聖地埃及慢熟之旅 – 有緣千里來相會篇

在埃及旅行的這十天,團主們用了很有創意的方法來決定每晚的室友 – 抽埃及塔羅牌,所以每天我們就抽一張塔羅牌,看看自己今天的能量狀態之類的,然後再把想參加抽室友遊戲的牌收集起來,任意配對;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亂數,每天配到不同室友嗎? 錯!宇宙自有它運行的道理,於是不管怎麼抽,與我有緣的就是那幾個人…令人不禁懷疑宇宙到底在牌中動了什麼手腳??

到埃及的第一晚,我一個人都還不認識,喉嚨嚴重沙啞,動不動就咳出黃綠色的膿痰來,根本生人勿近,所以一直擔心著等下抽到了室友到底要怎麼跟她相處?

抽了牌、決定好室友、一起拉行李進到房間,我們終於開始正式交流;我的第一位室友小嬡,一頭長髮飄逸、說話輕聲細語、身段婀娜多姿,尤其當我得知她是華航的空姐時,"哇!!!空姐耶!!!我這輩子第一次認識空姐耶!!!“心中的OS不禁如此大喊著。

對於她必須與不斷咳嗽、甚至咳出膿痰的我共處一室,覺得有點抱歉,但當她得知我喉嚨不舒服後,馬上從包包裡掏出德國百靈油塞給我,要我滴兩滴,說可以把喉嚨的痰逼出來,而且此後,她就一直將那瓶救命的百靈油放我這邊,只有在她需要用時才向我拿一下,直到我們旅程最後一天…哇~~人美心也美,這根本是天使來著!!多虧那瓶百靈油,成為我整趟行程"排毒"的催化劑。

短暫的共度一晚後我們分道揚鑣,她之前已經參加過其他聖地旅行,所以已經認識部分團員,因此接下來我們並沒有太多深入交集,但始終都在附近 (像是在遊覽車上我們就坐在前後),不時聊個一兩句話、幫彼此拍拍照之類的。

我還記得她常常拿著自拍棒幫自己拍照,或是變換各種姿勢,成為眾人手機、相機下的寵兒,偶爾會有人調侃她太愛拍照,但她說自己是此行才突破自我,練習去擺各種姿勢;她的舉手投足都真的很美、很有仙氣,總是給我一種敦煌飛天仙女的感覺,加上她容易親近人的個性,常可以聽到團裡面呼叫"小嬡"的聲音此起彼落。偶爾,我會察覺她內心流露出的不安感,好像自己被遺忘或排除在外的那種感覺,但她或許不知道自己在眾人眼中是根本不可忽視的存在吧!

24301405_10156173909685934_1841734993177976655_n

小嬡在清真寺

然後,在我們離開住了四晚的郵輪,再次回到開羅,準備抽牌選這晚的室友時,宇宙決定讓我們重聚,於是施了點小魔法又讓我們的牌配對成功,成了二度室友;就好像是兩人一開始結識,各自踏上自己的旅程,最後再次聚首來分享各自的體會,好一個完美的循環阿!

宇宙玩的巧合把戲可不只這一點…在埃及度過第一晚後,隔天我們就準備搭飛機到Luxor,在候機室等待時,想說閒著也是閒著,於是大家就先抽牌分室友,我與外號為巧克力的淑茹同個房間,簡單打過招呼後,我們就開始登機…五分鐘後…"诶?你怎麼剛好坐我旁邊?是老天爺想說我們既然同房,所以先認識一下嗎?" (我剛剛翻照片時,發現搭飛機前在飯店吃早餐時,我跟淑茹已經同桌了耶…原來我們的緣分那麼早就開始!!!)

1511689163576

小嬡、我跟淑如,在Mena House的池畔遠眺金字塔吃早餐~

於是飛到Luxor的路上,我們就開始聊彼此的背景,她告訴我她在一家印刷廠倒茶掃地…心想…這不是老闆做的事嗎?於是單刀直入一問,原來她丈夫跟她當年經營了一家印刷廠,後來她丈夫離世,於是變成她在經營;她個性很溫和敦厚,一點都不像精明的女商人,跟我一樣也是比較理智派不飛天的,所以兩個麻瓜聊起天來還蠻順的。

一起住了一晚後,我們準備搭車前往即將慢慢駛向Aswan的郵輪,即將在上面住四晚,而這四晚的室友都會是同一人,所以這次抽牌很重要阿!!要是抽到了合不來的室友就浪費這趟難得的郵輪行了!!

於是宇宙看我跟淑茹前一晚住得還不錯,金手指一點…又把我們兩個配在一起了!!哇!!再鐵齒也不得不說這是天意,整趟旅程我們也就住10個晚上,能有5個晚上都與同一個人同房,肯定有什麼特別的緣分!!

5天住下來,並沒有感到我們兩人間有什麼獨特的連結,但我們的相處非常自在,兩個人都在靈性道途上行走多年,也都是屬於理智麻瓜型,所以對於團中其他感應力強的夥伴,總是能栩栩如生、感動不已的描述他們各種聖地體驗,我們多半就是微笑旁觀,可能回房間後再分享一點自己真正的心得:"其實我剛剛沒有什麼特別感覺耶…" “我也沒有(笑)"

淑茹帶著一台相機,是團裡的攝影師之一,她不愛出風頭,常常在旁邊幫大家側拍,也幫我拍了好幾張我自己很喜歡的自然鏡頭,總是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其實我很開心在這趟埃及團中我都是與這樣一個人同房、同座(在遊覽車上我們也都坐在一起),或許我們聊天的時間不多,但卻覺得很輕鬆自在,需要時對方也都在附近,這種舒服的連結大概就是我倆的緣分吧!

1513079912197.jpg

我與淑茹,乘著風帆船,準備前往Philae神殿的路上

繼續閱讀

廣告
張貼在 非洲, 埃及, 心情, 旅行 | 標記 , , , | 4 則迴響

聖地埃及慢熟之旅 – 個人小時光篇(下) – Philae Temple & Abu Simbel的薩滿曲調

那天在Dandara的Hathor女神神廟有過神奇的經驗後,一直就希望還能被下一位神奇老公公拉到旁邊去灌頂,只可惜我福報不夠,一直都沒有再碰見此奇遇…於是轉眼間,時間來到三天後,我們已經從Luxor逛到Aswan的大小神廟,認識許多壁畫,也開始會認一些象形文字;我對埃及的興趣早已從朝聖變成研習象形文字,每天像個學者般,拿著手機圖文並茂的紀錄Yasser的解說(Samsung Note 5真好用!!拍個照就可以拿筆在上面塗鴉)。

這天,我們來到Aswan地區,坐著風帆船乘風而行,據說很久以前這裡並不屬於埃及本土,比較像藩屬,擋在埃及跟其他入侵者間當肉盾用,而這裡的風光也跟前幾天看到的很不同…坐著船在耀眼的陽光下前進,看著兩岸的風光,一時間還以為自己在地中海中航行呢!

20171130_090143.jpg

到Philae神廟前先到附近的努比亞村落逛逛

沿著尼羅河,我們來到Philae島上,島上有座專門供奉Isis女神的神廟;原本這座神廟是在不遠處的另一座島上,後來Aswan大壩建成後,神廟被淹沒,為了不讓失落的古文明再次失落,就將神廟拆掉,再一塊塊的搬到附近較高的島上重建,真是很大的工程呢!

20171130_101728

Dehors du temple de Philae

已經看了好幾天神廟,其實牆壁上的神話故事也就是那些,這座神廟的特殊之處在於進入Isis神殿前,還有個供奉埃及大祭司印和闐的神殿,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被埃及人尊崇為醫神,相傳可能也是他一手促成了吉薩金字塔前身 – 階梯金字塔的建築…那可是劃時代的創舉!不知道他有沒有可能是穿越回來的時光旅人呢?

另一個特點是神廟裡還可以看到十字架;埃及本來就崇尚多神信仰,對不同宗教的包容性還算強,所以在神殿裡可以看到基督教十字架與埃及十字架-生命之鑰並存的奇景。

20171130_094221.jpg

上面是基督教十字架,下面是埃及十字架-生命之鑰

聽導遊講完這座神廟中重要的壁畫後,團主要我們各自在神廟中找自己有感的角落靜心;Isis女神是三大女神能量之一,又是個有起死回身能力的魔法師,所以團員中有許多人都與她非常有感應。雖然上次帶擴療時有學員說Isis女神也是我的上師,但我一向跟她不熟,所以也沒多想,試圖在廟裡找一幅有感覺的壁畫但找不到後,我就晃到外頭看風景去了。

外頭風和日麗,神殿外還有之前遺留下的希臘羅馬式建築,是我最愛的那種…感覺好浪漫,看著這些彷彿讓自己置身在地中海的景觀,不禁哼起歌來。

20171130_101403.jpg

我小時候常常夢到這種希臘羅馬式神殿…明年三月底我就自己去希臘一探究竟了!

一開始只是由心而發,隨意哼的音符,後來加入了亂語,好像在訴說或傾吐什麼…我們的團員中,多的是會突然說天語或唱起歌來的人,所以我這樣稍微玩一下也不奇怪,就順著感覺讓自己或說或唱,一邊繼續到處逛。

20171130_100804

Je densais

或許是人放鬆敞開了,就特別容易有感,亂語說著說著,我竟開始哽咽了起來,情緒不強,於是等平復後我又繼續瘋言瘋語…慢慢的,亂語變成隨意的音符,又變成一段旋律,不…不只一段,而是好幾種旋律交替;有時唱到一半又突然哽咽,但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這樣淡淡的,唱出悠悠的旋律。

其中一段旋律試聽

那是我熟悉但又沒聽過的旋律,感覺像是部落或原住民的曲風,要說是我自己胡亂編曲的也好,但我絲毫不需要思考就自然唱出那些曲調,且重複時也一致,彷彿從遙遠的記憶而來。

20171130_100203

La photo que j’ai prise quand je chantais

我想到自己與白水牛女神和薩滿的連結,雖然這都是別人跟我說的,我不太有感覺…但此刻,我似乎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薩滿特質了。

在埃及神廟唱著薩滿風格的歌,似乎哪裡不太對,但好像又很搭…我感覺到自己正在以這種方式與Isis女神溝通,我正在用我的薩滿與埃及交流,土元素與土元素的對話,或許很怪,但這是我的方式,當下…我彷彿找回了自己,找回連日來一直感覺不到的力量,或許…我也拾回了一塊靈魂碎片。

20171130_102025_001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薩滿, 非洲, 身心靈, 埃及, 旅行 | 標記 , , , , , , , | 3 則迴響

聖地埃及慢熟之旅 – 個人小時光篇(上) – Dandara Temple的第三類接觸

儘管整趟埃及旅途中,我一直著眼於自己的冷感和格格不入感,但也仍很有多magic moments,或許只有一瞬、或許很微小,但累積起來,我才發現這趟埃及行我也不是一無所獲!

一直以來我跟埃及或它的神話沒有太多連結,雖然我頗喜歡生命之鑰這個符號,也有擴療的學員上課時看到我與Isis女神的連結過,但那一直是一個我覺得有趣卻沒想探究的文化,挺多就是想親眼瞧瞧金字塔到底長什麼樣子?

20171130_150326

在Abu Simbel的拉美西斯神殿前,拿著神殿鑰匙-生命之鑰拍照

於是當我們驅車進入市區,發現金字塔的影子就藏在市區建築物後時,一時間不知道該驚嘆還是驚愕…驚的是金字塔竟然就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嘆與愕的是好像太容易就見到…神秘感都不見了XD

總之,我們來到了Giza金字塔群,站在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前,還來不及聽導遊的解說,也顧不及團主雷恩要我們保持靜心覺知的叮嚀,大家早已迫不及待的與金字塔合照…這時候什麼聖地旅行、什麼憶起亞特蘭提斯早就被拋諸腦後…這可是建築奇蹟金字塔阿!! 20171125_135136.jpg 於是與金字塔的第一次接觸就….如此平凡,你以為站在它面前會被它的雄偉震攝,以為會接收到來自什麼獵戶星座的能量…都沒有…就是個旅客跟小販都非常多的旅遊景點。

因為時間不多,這個點並沒有安排我們進入墓室,有點失望,所以我走到胡夫金字塔旁,找了一個小角落,伸手觸摸金字塔的石塊,敞開自己,想看看自己是否會感受到金字塔的能量…其實我沒感到什麼,或許一些交流正在底下發生著,但意識表層的我渾然不覺…倒是那出神的樣子被阿龍側拍了下來,意外替我留個紀念! 1511632789555

後來就是一般觀光客的行程,逛逛太陽船博物館、騎駱駝、拍照、看人面獅身像,匆匆兩個小時就快速瀏覽完我來埃及最想參觀的金字塔跟人面獅身像…如果是我自己來,在這邊待一天都沒問題…可是那兩個小時我只覺得像在趕集…什麼都還來不及吸收醞釀就結束了@@ 1511689127277

隔天早上,我們在飯店風光明媚的戶外區遙望金字塔,做了個神遊到金字塔中心的冥想,這是我在這趟旅行中第一次感到"無法進入";在內在視覺中,我很快就到了地底金字塔的中心,等待大家,但等大家都來了以後…我就出神了…雖然我一直專心聽著雷恩的帶領,但就是很難再進入那情境,反倒是在我身上到處亂爬的蒼蠅越來越張狂,把我的注意力都拉走了…於是這次冥想就在很多人意猶未竟、流連忘返,但我早就回到"現世"的情況下結束了。 20171126_085042.jpg 這時候我心情很low…重感冒沒有聲音已經夠糟了,來到這裡覺得與大家格格不入更糟,結果現在連冥想都無法進入狀況…我到底來這邊幹嘛的?

好在…下午我們就離開開羅,搭飛機來到Luxor…原來,我與埃及的連結不在金字塔,而是從此開始的神廟之旅阿!

從Luxor我們搭郵輪一路到Aswan,途中我們參觀了9座神廟(下圖由左至右、由上至下):
Luxor Temple、
Karnak Temple (這兩個都獻給Luxor當地的主神Amun,它後來自然也跟太陽神扯上關係)、
Dandara Temple (Hathor女神)、
Abydos Temple (冥神Osiris,Seti一世<–拉美西斯二世他爸所建)、
Al-Deir Al-Bahar Temple (Hathor女神,哈基蘇女王-埃及武則天所建)、
Temple of Edfu (老鷹神Horus)、
Kom Ombo Temple (老鷹神Horus與鱷魚神Sobet雙主神廟)、
Philae Temple (Isis女神)、
Abu Simbel – Two Temples (Ramses II與其妻子Nefertari,拉美西斯二世在位40年後開始覺得自己也是神,所以幫自己建了神廟), 從我都還寫得出每個神廟的主神是誰,就知道我跟每個神廟都有自己的連結,不一定是靈性上,更多是智性上的…透過參觀這些神廟、欣賞牆上的壁畫,我對埃及神話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更因此開啟我對學習象形文字的熱情。

要是描述我在每座神廟的體驗,應該三天三夜都寫不完,所以我就只挑其中三個最深刻及獨特的時光分享給大家。

當我們抵達Luxor時已經是傍晚,所以第一晚參觀的兩個獻給Amun神的神廟都是摸黑參觀,到第二天的Dandara神殿才是我們在光天化日下參觀的第一座神殿。

20171126_174751

Luxor Temple

20171126_202757

Karnak Temple

這座神殿獻給代表美、愛、喜悅、母性、音樂的女神Hathor,而在更早之前,她又與天空女神Nut合併,所以也身擔每天傍晚吞下太陽神Ra(夕陽西下,古代相信日落後太陽神Ra就死掉了,被吞到Hathor/Nut的肚子裡,經過一系列的歷程還有難關後,隔天又從Hathor/Nut的產道重生),隔天又將太陽神Ra重新生出(日出)的要職,因此她也帶有撫育、重生的能力。

20171127_085416.jpg

天空女神Hathor吞吐太陽的過程

或許是Hathor跟我的本質相應(多年前我不小心皈依藏傳佛教時,得法名 “貝瑪天喜",來自天上的喜悅,所以一直感覺喜悅就是我的本質),一進入這個神廟心情就開朗起來,整個人覺得很輕快,嘴角也不自覺上揚,跟著導遊Yasser快樂的認識天花板上的十二星座(是的…古埃及早就有十二星座囉!),研究牆上的壁畫跟象形文字。

20171127_082136.jpg

十二星座圖,可以看到底下有個女神呈ㄇ字型,那就是天空女神Hathor

後來,Yasser說這座神廟下面有個地道,藏的很隱密,所以裡面的壁畫保持的還很完整,沒有因為戰爭而被摧毀(很多神廟裡神像的臉都被戳成大麻子,因為後來基督教入主埃及,不允許崇拜偶像…orz),於是我們大家輪流下去參觀那狹長的地下室跟裡面仍保存完整的壁畫。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我是第一批下去的,所以很快就上來了,之後就想在神廟裡到處看看那些剛才沒進去的小房間。我進去幾個小房間轉轉,沒看到什麼特別的,但某次出來時,突然一個看似廟裡工作人員的老爺爺,微笑著對我招手,要我跟著他走。進來前導遊早就警告我們不要隨便被人家拐走或拍照,因為他們都想要小費,但當下好奇心大過一切,所以還是跟著他進入了一個看起來很普通小房間。 繼續閱讀

張貼在 非洲, 身心靈, 埃及, 旅行 | 標記 , , , , , , , | 4 則迴響

聖地埃及慢熟之旅 – 隨行人員篇

以我這種有什麼fu都迫不及待與全世界分享的個性,往往一從旅途中回來就馬上連續發幾篇遊記,闡述我在旅程中的點點滴滴及內在細微的變化,即便幾個月前我去法國玩時已經每天發文,回來後仍可以連寫三篇遊記,另外還有三篇法文的,因為我的內心戲是如此豐富,永遠有新的發現與轉折。

然而,這次從埃及行回來,卻感覺我的心好像死掉不會動了…面對如此宏偉的古埃及文明我竟然沒有深入骨髓的感動,難得參加都是由光行者組成的旅行團,途中還有許多靜心或靈性活動,我卻一點共鳴跟感動都沒有,若有任何感觸…也是我驚覺自己怎麼如此冷感,跟周遭哭成一團或渾身散發光與愛的同伴們成為明顯的對比

1513086288251.jpg

在湖畔飯店的日出,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與太陽神連結….而我在自拍XD

破天荒的,我寫不出埃及的遊記,於是我按耐住自己的急性子,決定等到我找回自己對埃及行的感覺後才寫…終於,兩個禮拜後,我慢慢地回到自己,一度沉睡的心也再次慢慢甦醒。

先說說我在團裡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吧! (這一篇應該都會寫與團體互動的內心戲,所以沒興趣看得可以直接跳到文末看照片或轉接其他篇)

就如同我在團員自我介紹時所說的,我一向不喜歡參加旅行團,以往即使參加團,我也會趁機單獨行動,去尋找自己的感動,對我來說,去一個地方旅行,重點不只在看名勝古蹟,而是去感受我自己與這個地方的連結,但參加旅行團,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程與步調,還要分神與群體互動,那變成是配合大家的旅行,而不是自己的旅行了。

2017埃及聖地旅遊_171207_0587

Edfu老鷹神荷魯斯神廟,我高舉著荷魯斯之眼捕夢網~

自己本來明年就打算去埃及玩,在我從祕魯回來後,突然出現這個埃及的聖地旅行團,團主之一段世龍又是我頗信賴的人,覺得是天意,就決定參加了。說實話,當我答應參加,而他把我加入line的群組後,我就後悔了,因為光看到line裡大家的對話,就已感覺這個團的屬性跟我的tone調不同,但心想…或許這是我面對團體障礙的好時機,於是還是硬著頭皮繳了錢。

時光飛逝,期間我工作繁忙,又決定離職,開始有接不完的催眠個案,前面還有個法國心靈之旅,於是也就順理成章的將埃及行拋諸腦後,直到前一個週末我從武漢考完證照回來後才開始正視這趟旅行,然後在毫無期待與準備下到了機場。

整個團裡面除了找我去的團主阿龍外我一個都不認識,但偏偏我在武漢時冷到感冒,所以到機場時我頭又暈,喉嚨也啞到發不出聲音,根本無法與任何人交談或搭訕…似乎也就給我一個好藉口不用刻意去與大家交流。

早已習慣機場流程的我,很快就已經拿到機票掛好行李,但還有許多人愣在那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阿龍他們辦過多次聖地旅行,但以往都是大家各自到目的地集合,這是第一次一起從台灣出發,所以一些團體事宜搞得有點手忙腳亂…我發現有好幾個團員在check-in櫃台排隊,但手上還沒拿到機票,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做些什麼,於是問到阿龍跟其他團主位置後,就去找他們,自告奮勇去遞送幾張機票。

扯著沙啞的喉嚨,叫著陌生的名字,遞上機票,我只是不想當個袖手旁觀的人;奮力的從腫痛的喉嚨中擠出聲音與阿龍短暫的聊聊近況後,我再次回到一個人的狀態,候機、登機、在機上看電影、與陌生人交談、下機、找到在伊斯坦堡機場等候我們這班遲到班機的機場人員、招呼大家集合、跟著機場人員快速通關、再次登機、吃了第二段機上早餐、一馬當先的出關找到接機人員、等候其他團員一起出現…似乎打從一開始我就跟這個團若即若離的。

2017埃及聖地旅遊_171207_0002.jpg

埃及土地排列時,我與三位團主的合照;左起為珮詩、雷恩跟阿龍

第一次踏上非洲的土地,這代表我的足跡終於又遍布另一片大陸…如今只剩下南極洲還沒有我的足跡了!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薩滿, 非洲, 身心靈, 埃及, 家族排列, 旅行 | 標記 , , , , , , | 6 則迴響

Rencontres Insolites Avec Les Dieux Égyptiens Anciens

Quand j’étais en Égypte, on est allé à des temples différents tous les jours. Ces temples étaient les endroits sacrés, alors même s’il ya a beaucoup de visiteurs aujourd’hui, on peut toujours sentir de l’ambiance sacrée si l’on se calme.

On a visité environ 9 temples et j’ai eu des sentiments spéciaux et des rencontres insolites dans le temple de Dendérah, le temple de Philae et le temple d’Abou Simbel.

Le temple de Dendérah était dédié à la déesse Hathor, qui est la déesse de l’amour, la beauté, la musique, la maternité et de la joie. Je me suis senti heureuse lorsque je suis entrée dans le temple. Je ne sais pas si j’ai senti la présence de la déesse de la joie Hathor, mais de toute façon j’ai bien aimé le temple. Il y a un tunnel dans le temple, et on l’a traversé chacun son tour pour visité la cave cachée. J’ai vite fait mon tour, alors je voulais prendre mon temps pour explorer ce temple.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À ce moment-là, un homme âgé m’a appelée et m’a demandé de le suivre. Alors, il m’a dirigée dans une pièce, et il y a une peinture murale, qui représente un homme qui offre un maraca à Hathor. L’homme âgé m’a demandé de mettre mes mains sur la peinture, de toucher le portrait de Hathor, de fermer mes yeux et de le sentir intensément.

 

Donc, j’ai fermé mes yeux et j’ai essayé de sentir le lien avec Hathor. Il n’y a rien eu d’abord, mais tout à coup, j’ai ressenti un sentiment profond et j’ai commencé à pleurer. Ce n’était pas des pleurs de tristesse, ni de joie, mais de quelque chose d’inconnue.

 

20171127_092137

La peinture dans la pièce que j’ai touchée

Donc, j’ai fermé mes yeux et j’ai essayé de sentir le lien avec Hathor. Il n’y a rien eu d’abord, mais tout à coup, j’ai ressenti un sentiment profond et j’ai commencé à pleurer. Ce n’était pas des pleurs de tristesse, ni de joie, mais de quelque chose d’inconnue.

J’ai pleuré pendant plusieurs minutes, et puis l’homme âgé m’a prise dans ses bras, et j’ai pleuré encore.

Après, il ne  m’a rien demandé mais il m’a demandé de ne pas raconter cette aventure unique aux autres. Plus tard, j’ai découvert que l’homme âgé a aussi amener d’autres personnes dans la pièce, mais je pense que chacun a eu une expérience unique et indicible.

2017埃及聖地旅遊_171207_0451

C’était l’homme à droit de moi qui m’a emmenée dans la pièce

繼續閱讀

張貼在 Apprendre le français, 薩滿, 非洲, 身心靈, 埃及, 旅行 | 標記 , , , , , , , , , , , , , , , , | 5 則迴響

“自我中心"者的自我研究

上周跟老朋友吃飯時,他問我怎麼有辦法花那麼多精力在自己身上?怎麼可以一直用文字闡述自己的心情而不厭煩?覺得我太自我中心了,要我多去關注外面的人事物。我早就知道也接受自己是自我中心的人,但我也不喜歡當個目光狹隘的人,所以對於朋友這番話我想了很多。

昨天又到了一周一法文的時間,於是我想,不要再寫自己的內心戲了,來去描述外在具體的人事物好了….然後我就卡住了orz

我思考生活中或世界上有什麼其他事情是我想寫的,發現還真的不多,就算真的有,我也覺得單純的描述沒有意思,就算真的單純描述好了,我寫的仍然是主觀感受:"一朵美麗的紅花" <–這是我看見外界事物後的評論與感想,並不一定是客觀事實。

於是發現,不管我怎麼去觀察外在的人事物,最後還是回到我內心的感想與感受…所以後來,我終究提筆寫了我在埃及幾個神廟的特殊經歷 –描述外在事件,但還是回到自己的內在感受…而且還破了紀錄…寫了整整四面的活頁紙!

我很少發表對時事的評論或對周遭的關心,不代表我沒有注意這些事情,只是我要不是自認對這些事情沒有透徹的認識而不想隨意發表意見,就是心裡沒有太多激盪產生,自然也不想為了刷存在感而講。

何況,就像我那天對朋友說的,我連對自己的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何況是其他人? 繼續閱讀

張貼在 心情 | 標記 , , | 1 則迴響

Une Rencontre Insolite Avec Un Extra-Terrestre Au Temple De Philae

J’ai voyagé en Égypte il y a 2 semaines avec un groupe. On a visité des temples tous les jours pour voir les peintures murales pour comprendre l’histoire ancienne et la vie quotidienne des égyptiens.

Un jour, on est allé au temple de Philae, qui est le temple dédié à la déesse égyptienne Isis. J’ai bien aimé le temple et après l’explication du guide, je me suis promenée partout dans le temple.

20171130_102025_001.jpg

Devant le temple de Philae

Je regardais un peinture sur le mur en étudiant ce qu’il voulait, et tout à coup, j’ai entendu un voix dans ma tête. J’ai tourné ma tête, et j’ai trouvé un extra-terrestre debout devant moi. Il était petit et vert, avec trois grand yeux et cinq jambes. Je me suis retournée et ai encore regardé la peinture. Il présentait un homme qui tenait dans sa main des prisonniers de guerre, mais ensuite, j’ai réalisé qu’ils n’étaient pas “des prisonniers" de guerre ; c’était “un" extra-terrestre, comme celui devant moi. J’avais peur, mais l’extra-terrestre m’a clamée et puis il m’a raconté leurs histoires avec les égyptiens anciens.

20171130_093122

Un homme avec des prisonniers dans sa main

Ils viennent de la Sirius et ils habitent sur terre depuis longtemps. Ils ne se sont pas cachés avant et ils vivaient avec les humains en paix. Ils ont même aidé les égyptiens anciens à construire les pyramides et les grandes statues devant les temples partout en Égypte. Les égyptiens anciens les adoraient et les appelaient “dieu" et “déesse". Alors, “le dieu solaire Rê" ou “la déesse de la justice Maât" est en fait un(e) d’entre eux. Les dieux égyptiens anciens seraient des extra-terrestres !!

20171130_100936.jpg

Horus et Hathor

Toutefois, un jour, un pharaon a pensé que les humains étaient meilleurs que les extra-terrestres, et il a décidé d’attraper “les dieux" et de les tuer. Les extra-terrestres verts étaient sympas et n’ont pas voulu blesser les humains, alors, ils se cachent depuis. L’extra-terrestre m’est apparu parce qu’il attentait quelqu’un qui aimait ce peinture-là pour raconter les histoires cachées. Et voilà, j’étais là. J’étais très étonnée quand j’ai vu l’extra-terrestre et ai entendu son histoire. Mais tout est possible et peut-être que les extra-terrestres se montreront encore au monde un jour.

20171130_100446

Les dieux égyptiens et l’homme avec des prisonniers dans sa main

張貼在 Apprendre le français, 埃及 | 標記 , , , , , , , , | 4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