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竟然是殺人魔的姊姊???!

曾有一陣子,頗喜歡參加家宏的排列,除了可以痛快的角色扮演而不需因情緒爆發而覺得愧疚,我本來也就頗享受那些戲劇化的歷程,但慢慢發現,每次排列回來後,差不多要三天到一個禮拜才能恢復自己,有人說那是受排列場的能量干擾,但當然,若自己內在沒有呼應之物,又怎會受影響?所以後來慢慢越來越少去,只有偶爾去參加一下活動或做個個案;一兩年前他開始帶多日的"深化內我意識合一",簡單來說就是連續排列個兩三天排到爽,聽起來很有趣…但想到之後的復原期就讓我退卻,因此好不容易等到現在辭去工作,每天在家玩耍,而面臨新的生活階段,我也想要來個深層的震盪,鬆動一些早已習以為常的習性或印記,所以2018年的第一場排列我就馬上報名啦!

第一天就已經戲劇張力十足,大家先輪流檢視自己意識與心的狀態,接著挑了一位案主進行深層的排列…這個排列足足進行了兩個小時阿!主題是對於情慾的執著,因錯把情慾當愛而沉溺在其中不願放手,整個場面完全是花系列,有人痛罵案主活該、是垃圾,有人以肉身護著案主(就是我啦),替她擋住所有的謾罵與攻擊(是真的被人拿枕頭丟阿!!),中間還有大大小小不同橋段…最後的最後,請出觀音娘娘坐鎮(碰巧又是我扮演的XD),讓案主真心向觀音承諾願意放下那些執著,還真的讓觀音從案主背上踏過進行淨化,整個排列釋放過程才告一段落。

第一天就那麼刺激…剩下兩天怎麼得了??…其實我很期待啦XD

不過今天我自己也進行了一場情緒很激動的排列…而且根本是電影情節 — 我竟然是某個連續殺人魔的姐姐!!

一開始,我的"心"與"意識"站在場上,"心"一直喊著很不舒服,說心很痛、頭好暈、好像有個緊箍咒,而"意識"欲言又止,好像說不出話來,只感覺到一股很深很深的悲傷,而我則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的"心"與"意識",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好說或好做的。

後來家宏過來,感應到一段畫面,於是引導著我的"心"說出下面的話:"怎麼會有如此泯滅人性的事情?如此可愛的你們怎麼會做出如此可惡之事?我是如此的相信你們,怎麼會做出那麼泯滅人性的事情?"

接著他描述一個場景:一個小孩子,好像被埋在土裡,伸出稚嫩的小手,破土而出,伸向天空,似乎想盡力的活著。然後,有好多人被丟進一個池子中,池子中的人奮力想要爬上岸,但卻被岸上的人用釘子、用槌子將手打回去,即使爬上去了,又被丟回來,儼然是個人間地獄。

怎麼做得出如此泯滅人性的事?

家宏與我的"心"聲聲的問著,我的淚珠也一顆顆掉下來,然而,他們描述的越多,我留下的淚越多,我的嘴角卻開始逐漸上揚….我發現自己正在勉力的撐起微笑!!

我是為那些人難過的,我的心跟他們一樣痛,但不知為何,我卻覺得越流淚我越要笑,越要堅持下去,要是我不用力笑….我將會完全崩潰終至毀滅。

我的"心"與"意識"要我不要如此ㄍㄧㄣ,要我釋放出來,但我只能冷冷地回:"可是我已經麻木了,我已經沒有感覺了。"

似乎是在看過如此慘絕人寰的事件後,情緒及身體的感官已經被我關閉,所以我根本無法大哭出來…因為我根本什麼都感覺不到(即使臉上的眼淚無意識的流個不停)。

至此,我原本還以為自己參與了什麼團體大屠殺活動,雖然我為受害者難過,但因為我是加害者那邊的,所以我只能逼自己笑,才能活下去。

後來,家宏引導我的"心"說著:"我不相信,我承受不了,這一切都是假的,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很明顯的,我已經崩潰到自我欺騙了…

眼看我的"意識"仍說不出話來,我請代表退下,改擔任我的"靈魂"。

“靈魂"上場後,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要我勇敢,要我真實…這些話聽在我耳裡一點意義都沒有。

何謂勇敢?何謂真實?“我冷冷地問著…

你自己知道,你要願意去面對,要真實…"

我不禁冷笑了一聲…這完全是在打高空…講什麼勇敢、什麼真實,要是有種,"靈魂"就把血淋淋的真相說出來啊!!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

“靈魂"說不出來…這時候家宏突然拿了一個抱枕丟在地上,說這代表一個高大、強硬的男人。

我的"心"一看到這個抱枕就對它抱著敵意,說一切都是他縱容的,要他離開,但說也奇怪…當我看著抱枕所代表的"男人"與我的"心",我卻是認同那個"男人"的,一直沒移動的雙腳,此時竟忍不住站到他身邊。

家宏感應到我跟這個"男人"似乎有血緣關係,我應該是他的姐姐,而他….是個與德州電鋸殺人狂類似的存在,叫做"漢拔爾";我可以感覺到我是愛這個男人的,即使在我知道他是個冷血的殺人魔後。

p5_ao56ekJ6W

是我的錯,是我縱容他的,是我縱容他成為殺人魔的…但要是這樣能讓他開心,也就這樣了吧…“,確認男人的真實身分後,我的心開始如此哭訴著…

啊!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前面聽到那一幕幕泯滅人性的場景時我會邊哭邊笑了…我為那些無辜受害者的死傷感到悲痛,然而我的私心卻想要愛跟保護自己的弟弟,所以嘴角才會泛起那一絲微笑…因為要是讓弟弟濫殺無辜,才是愛他、讓他開心的方式,那就這樣吧…我知道理智上聽起來這想法很扭曲變態…但當時的我的確是這樣"以為"著…愛真的可以讓人盲目與失去理智阿!!

後來家宏請代表我的"心"的代表退下,改當這個叫"漢拔爾"的殺人狂,然後另外丟一個抱枕,當作不小心路過的無辜遊客。

“漢拔爾"一看到路過的遊客落入陷阱,毫不猶豫的就把他們千刀萬剮,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邊蹲下去抱著已經死透了的受害者,一邊爆哭…這時"漢拔爾"一臉冷笑,說我根本什麼都做不了,要我讓開…他要再剁他們幾刀,讓他們死的更難看。

我自然不肯讓開,心想…人都已經被他殺死了,難道讓我好好安葬他們不行嗎?

你給我滾開!!你什麼都做不了!!我就是要折磨你,要你痛苦…你不讓開,小心我連你一起殺了!!"

你到底是為了報復誰?“,在悲痛中,我終於擠出一絲平靜的聲音問著。

爸爸,我要報復他。"

可是爸爸已經過世了阿!"

我要報復爸爸把愛都留給你,我要你痛苦!!"

那你就報復我,為什麼要傷害那些無辜的人?"

我爽,我就想要這樣,我想要看你痛苦!!你什麼也做不了,我就是要這樣折磨你,一直到死,這個詛咒都會跟著你,生生世世!!!"

可能是人到絕境,反而異常冷靜,我不想反抗、也不害怕,只是冷冷地說著:"好,你想怎樣就怎樣吧!你要生生世世讓我痛苦也罷,我都沒關係…但夠了吧!至少讓我埋了他們吧!"

在氣頭上的"漢拔爾"當然沒那麼簡單放過我,一把就搶過我手上的"受害者"枕頭,丟到一旁,還把我推倒在地,"想得美,還想埋葬他們咧!你什麼都做不了的!!我就要看你痛苦!"

我真的無計可施了,癱坐在地下發呆,不知道該難過還是該害怕,相依為命的弟弟成了殺人魔,竟是為了折磨我,一直威脅要殺了我,卻又不肯真的給我一刀來個痛快…我並不怕時時刻刻活在這樣的恐懼下,只是那些無辜的人…是我害死了他們,但我卻什麼都無法做…

就這樣,我腦袋空空的癱軟坐在地上,生命彷彿就這樣凝結了。

過了不知多久,似乎內在的一股驅動力讓我慢慢站了起來,我仍然無計可施,但我不想再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也許我的主動又會再次換來一頓屈辱或毒打,但我不想再"無計可施"了。

那麼,我還能做什麼?你想要我做什麼?“,我站起來,對著背對我的"漢拔爾"冷靜的說著。

道歉!“,他頭也不回,只吐了這兩個字。

為了什麼而道歉?"

為你搶走爸爸的愛道歉!!"

這本該是一件很簡單的動作,不過就是道歉,要是道歉就能讓他就此收手…有什麼不好呢?

可是我卻說不出口…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無法對這件小事道歉…因為我壓根不感到抱歉。

在心中摸索了很久,我終於緩緩對他吐出我的真心話:"我真的對你很抱歉,是我對你的縱容,才讓你成為一個殺人魔,但我無法為爸爸對我的愛道歉…他是我的爸爸,也是你的爸爸,他愛我們兩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我無法為了爸爸愛我而道歉。

但,爸爸走了,我還在這裡,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漢拔爾"依然背對著我,但出乎意料的,他中間竟然沒有打斷我的話,我知道,他或許聽進我的話了,於是繼續加碼:"是我的錯,因為我的縱容讓你變成了一個殺人魔;我沒辦法將爸爸給我的愛還給你,可是我可以連他的份一起愛你。我不生氣,也不怪你這樣對我,我只是在想,你什麼時候才願意放過自己?爸爸離開了,可是你還有我,我是你唯一的親人了!"

他還在倔將著:"唯一的親人又怎麼樣?我不需要,我要殺了妳!"

但我心知肚明這是口是心非,要殺我早就殺了,一直把我留在身邊,不就是因為心底還愛著我這個姐姐嗎?

我沉默了一陣子,然後問"漢拔爾"願意讓我抱他嗎?

儘管臉上有千百個不願意,他還是讓我抱了…就在我雙臂環住他的同時,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於是我緩緩對他說著:"我一直還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你向我伸出雙手的模樣,是那麼的需要我,不管你今天做了什麼事情,或是殺了多少人,你在我眼中,仍然是那個向我伸出小小的雙手、很需要我的小弟弟,所以我根本不會離開你,因為我永遠記得小時候的你,那無助、純真的眼神…"

separation-anxiety-zoom

說這話時,我眼前彷彿真的看到那個穿著一身黑色冬衣冬帽,伸出雙手要我抱他的那個純真男孩,身為他的姐姐,我又怎麼可能忍的下心不顧他那求助的眼神呢?於是我抱著他一直啜泣…即使那只是幻影,這只是排列,但當下,我的心情就是"不管你做了什麼事情,姊姊還是會好好愛你“的感覺…即使理智上知道這種溺愛是扭曲的,但那份愛的心情卻是無條件的。

許久之後,我轉頭問被我晾在旁邊很久的"靈魂"現在感覺如何?還有什麼是我需要做的嗎?

“靈魂"說祂原本的緊繃,在我說完那些話後都鬆開了,因為我是發自內心說出那些真實;而"漢拔爾"也說他感覺到自己心裏痠痠的,好似有什麼在消融,而且隨著我每一次啜泣,好像就有什麼能量進出交流的感覺…我想那就是愛的交流吧!

阿…原來這並不是我原本所以為的大屠殺事件,所謂的"真實"並不是要我去憶起及面對那些慘絕人寰事件的發生,而是要真實地對我的殺人魔弟弟說出真心話;那甚至不是個道歉…只是真實說出內心感受,說到底…這不過就是個因為覺得爸爸的愛被搶走而痛恨姊姊,卻又需要姊姊疼愛的傲嬌弟弟衍生出的人間悲劇…雖然哭到我虛脫,但能用無量的愛感化原本冷血的弟弟也算是了結了一個緣。

關於"深沉的心痛"這個議題,已經在我的排列中出現好幾次,每次的情節橋段都不同…真不知道我的靈魂過去到底經歷了多少痛徹心扉的輪迴,才讓我帶著麻木無感又支離破碎的心出生(我有心臟瓣膜閉鎖不全,雖然不嚴重,但基本上心臟是無力的);要是接下來兩天有機會針對這個議題(當然還有其他重要議題)一起好好探究一番就太好了!


1/28後記

昨晚寫完blog後,洗澡時理智才清醒,意識到上述這個殺人魔的故事中,雖然姊姊對弟弟的愛既溫馨又揪心,但這種愛根本是扭曲又天理不容的,然而後來半夜作夢,才發現這場排列似乎是我潛意識諷刺的投射。

夢中,我與我的俄國前男友一起在夜晚的山路上開車,當時我們已經分手了,他正要離開,但硬是要我陪他開車到火車站。晚上的山路狹窄又崎嶇,時有來車就變的很驚險;他邊開車邊翻閱一些資料,然後抽出其中幾張塞給我,好像是一些行程規劃之類的,但他塞給我時,手還有意無意的碰了一下我的肚子,似乎在跟我調情…很不喜歡這樣。

這時,對面一個左轉彎突然冒出車前燈,一輛車直直向我們開過來,但我前男友卻仍看著手上的資料而完全沒注意減速,於是兩輛車就這麼幾乎緊貼著擦身而過…當另一輛車從我們旁邊擦過時,我嚇的開始尖叫,且時空彷彿變慢,一切都變成慢動作,正當我慶幸兩輛車沒有互撞時,只聽見"碰"的一聲,因為我們的車沒有及時轉彎,所以直直撞向山壁…慢動作鏡頭仍持續著,我就感受到車頭一寸寸的擠進山壁,超擔心我們會不會就這樣撞破山壁掉下山崖?

還好…車子總算在連擋風玻璃都撞進山壁前停止了,看著已經半殘的車子…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跳下車跑走,但想到丟下我前男友一人好像很沒道義,所以還是說服自己留在車上;看他撞車後不發一語,不知道到底是嚇呆了還是準備大發雷霆,空氣瞬間凝結。

幾秒鐘後,他鐵青著臉開始倒車,原來我們身後附近右手邊有個停車場兼簡易維修廠,維修廠可能已經關了,但車位還是開放的,所以他就這樣一路倒車直到進入停車場…剛才擦車與撞車的驚魂未定,他又開始倒車走山路這種危險動作,我怕的不得了…一路上一有個風吹草動就忍不住尖叫;直到他終於停好車,我當下的反應又是趕快棄車走人,不想陪他收這個爛攤子…但他應該會很生氣也不敢讓我走吧??

——夢境結束分隔線——–

半夜醒來後,上了個廁所再躺回床上,剛剛夢裡的車禍還歷歷在目,突然我明白了昨天兩場排列其實都跟這段感情某個面向重疊。

昨天的個案主題是執著於情慾,沉溺在其中以為是愛,想想…我跟我的俄國前男友也是這樣的結合,以為有個人寵我、呵護我就是愛,享受兩人那種親密的的互動,以為有了他我就不需要全世界,雖然明知彼此個性不合、價值觀不合,但每次理智上斷開兩人連結後,又會禁不住他的軟言細語,再次重修舊好…即使當年我回台灣後真的完全斷了聯繫,多年後在俄羅斯碰到他,一個長吻又再次讓我丟下理智,說服自己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只是當我回台灣後,很快的現實就擊敗了幻想,我們又再次分手…這次是真的完全斷了。

而在我們關係中,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一直是我們關係中的地雷:"要是有一天我犯了罪,你會包庇窩藏我不被警察找到嗎?

我無法說當事情真的發生時自己會怎麼做,但就我的道德價值觀來說,犯法就是犯法,即使是我的家人或最親愛的人,還是得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不會背棄這個人,會等他受完應受的懲罰,但要我罔顧道德法律,無條件的包庇他,我做不到….

然後我前男友就爆炸了!!身為非常注重群體的俄羅斯人,家庭就是一切,所以當家庭中的一員惹上麻煩,全家人都會抄起傢伙擋在他面前,即使他犯了蓄意殺人放火的重罪也一樣…因為家族講的就是信任,"背叛"親人的罪比殺人放火還大阿!!

何況,俄羅斯的警察是出了名的腐敗,要是落到警察手上等於就是死了…因此他視我可能舉發他的態度為重大的背叛…即使那只是個假設性的問題,他還是完全無法原諒枕邊人怎麼會背叛他,覺得再也不能信任我。

我們在這點上一直無法取得共識,所以每次一有爭執,這個話題就會被拿出來炒冷飯,也讓我們漸行漸遠…然而,在昨天身為殺人魔姐姐的排列中,我卻諷刺的成為我口中絕對不會成為的那個人 – 縱容包庇一個連續殺人魔,甚至最後還對他說:"等你願意收手了,我們就一起搬到一個鄉間,兩個人一起過平靜的生活吧!

Oh my god!!當時我完全在角色中,一心只想著愛"殺人魔弟弟",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出口的話有多麼荒唐…而要是那其實是我的真心話…那當年我竟然還因為"口是心非"跟前男友鬧翻…這一切也太諷刺了吧?

不過這個夢與昨天兩場排列也讓我領悟為何我一直容易吸引想依靠我的男人,而我也一直被過去內心受過傷的人吸引,以為自己可以拯救他們…原來自己潛意識有這種"無條件溺愛"的特質,以為可以用愛感化殺人魔、感化沉溺在不健康感情關係的人,但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根本是對愛扭曲又變態的認知。

我不知道經過昨天的排列後,內在這種扭曲的愛的習性是否已經被導正(可能沒有…畢竟排列中我的確用那種無量的愛成功感化殺人魔弟弟了@@),但看到自己內心對錯誤 “愛的信念"的認同,至少是個開始…下次再落入對愛的錯誤認知時要好好警覺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身心靈, 家族排列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什麼?我竟然是殺人魔的姊姊???!

  1. 引用通告: 靈魂排列 – 我在埃及行屍走肉的那些年…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