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六月初從印加古道登完馬丘比丘後的隔天早晨,打開臉書看台灣朋友的動態,突然有種離世感,於是窩在青年旅館的床上打了一篇長文,裡頭寫著:

我開始明白,每個人都活在自己創造的實相中,而這實相也不過是幻像

我們多麼努力的(至少我常常是)想讓他人看到我看到的世界,但實際上我們所看到的世界也不過是一小角

當我走在印加古道上,看著連綿的山峰疊起,什麼療癒內在小孩,勇敢做自己,與上師天使連結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踏踏實實的跨出每一步,我人就在印加古道上,與大自然在一起,與歷史在一起,與我自己創造的實相在一起,這種親身走過的體驗,對我來說遠比冥想、xx療癒來的真實,霎那間,那些靈性思維突然變成一種兒戲

如果我一直走在體驗這個世界的路上,根本不會也不需要去關注自己的靈魂的渴望、前世今生什麼的,因為每一分鐘我都活在當下,與所有的自我在一起

也的確,回來後我越來越少發什麼與靈性相關的文章或心得文,其實我的心態慢慢回到當初開始做SRT個案時有的感想…開始覺得沒有誰需要被療癒,也沒有人可以療癒他人;每個人都走在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道途上,每一個當下都是最好的安排。

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脆弱、迷惘的時候,想要找一個前輩、一個權威、一個專家來幫自己解惑指點迷津,然而若這個 “專家"真的以為自己有資格去告訴其他人該怎麼"活"時…代表他什麼都不懂。

我是一個從小情緒與思考就充滿矛盾的人,內在的情緒風暴與自我糾結隨時都活躍著;總是充滿迷惘的我,在人生不同階段會求助於一些諮商師或療癒師,希望他們能幫助我找到方向。矛盾的我在諮商師或療癒師眼中我是充滿破綻的,加上我很在意他人看法、自尊心又強,因此當他們直言我的不足與不是時,即使當場看起來不在意,其實都是往心裡去的。

回家後,總會自我懲罰般的用他們的評語一次又一次的重擊自己,不斷的反思…難道我真是這樣嗎? 一直以來我都在逞強/偽裝/自我欺騙/逃避嗎?

我會幾乎100%認同他們所說的話來否定自己,直到幾天後我再也受不了,大聲哭喊:"對,我就是這樣,但這樣真的不好嗎?當初若我不是那樣,根本無法造就今天的我,也許現在那種模式不適用了,但有需要全盤否定那樣的我嗎?" 或 “我才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他們不是我,憑什麼自以為知道我是誰又經歷了什麼?不管,老娘就是要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慢慢地,我發現自己內在有個無法被撼動的中軸,即使一時間會被外界各種刺激以及自我懷疑擊得東倒西歪、七零八落,但當暴風散去,那中軸仍屹立不搖,我仍然是那個任性又我行我素的曾中蓮,不管別人怎麼苦口婆心或出言恫嚇,最終我仍照著自己的意思走…或停。

為什麼我要說這個?是因為現在我終於覺得自己的內在比較穩,沒那麼容易因為他人、尤其是我崇敬之人的三言兩語就全盤否定自己,但也因為如此…我才終於看清原來以前自己某種程度上遭到一些諮商師/療癒師的"霸凌"。

當然,諮商師/療癒師非完人,難免會將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個案上,雖說身心靈的世界提倡"不批判",但當我們對眼前的個案說他"太…"、"不夠….."、"應該….."、"要……才行"時,不也是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評判他人了嗎?

如同我的催眠老師說的,個案來找諮商師時本身就已經處於對生命失控的狀態,難道我們還要讓他更失控嗎? (這裡指的是帶個案進入催眠狀態時,會盡量避免使用身心失衡的手法) 同樣的,個案就是對自己的生命感到無力才來找靈性療癒師,難道我們還要讓他感到更無力不足嗎?

仔細審視幾位我曾經親身互動過的專業與業餘身心靈工作者,發現往往我是不被"相信"的;自然,我的生活會陷入某種困境是因為目前的模式或心念有問題,這時我感到無力與無助,然而與其告訴我"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好讓我接受現況或讓我相信"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幾次我碰到很享受打我臉的諮商師,給我一種"要是再不改變就沒救了“的威脅感。

每當碰到這類型的療癒師,在場也許會有種五雷轟頂的、自慚形愧的fu,但回家後經過上面講的自我懷疑歷程…最後總會初夢大醒,意識到我管他怎麼說…他又不是我,怎麼可以信誓旦旦的評斷我人生的好壞對錯?

當然,我也碰過很多很棒的療癒師,從頭到尾提供支持的力量,的確會指出我的不足並指點一些方向,但總是相信我有能力可以走出屬於自己的燦爛道途,在他們眼中,我的未來總是一片光明,目前的黑暗只是一個歷程;也許當時的我很難相信並體會他們所說的,但他們對我的"信任"就是最好的療癒。

所以這連回到最前面說的引言,

我開始明白,每個人都活在自己創造的實相中,而這實相也不過是幻像

我們多麼努力的(至少我常常是)想讓他人看到我看到的世界,但實際上我們所看到的世界也不過是一小角

我不覺得有誰可以自信滿滿的說能把他人的生命看透;或許我們每個人的本質都是光與愛的存在,但像昨天一個朋友的玩笑…這個光有可能是陽光、雷射光、LED光、螢光…又有誰能狂妄的說處於黑暗與停滯中就是不好、天天開心就是好呢?

既然如此,覺得他人"需要"被療癒或許是一種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可以"療癒"他人或許是一種狂妄…既然沒有人需要被療癒也沒有人可以被療癒…那我還當療癒師幹嘛?

開始做SRT個案時,我就冒出這個想法過…但實在太恐怖了,所以搖搖頭讓這個想法散去,但如今 “沒有人需要被療癒,每個人都在以自己獨一無二的方式在體驗其生命“的想法越來越鮮明,也因此我越來越沒有動力去從事所謂的"身心靈服務"…我要服務/幫助/拯救/療癒誰呢?也只有自己罷了!

好幾個朋友都聽我說過我對身心靈領域熱度銳減的事情,我也不斷捫心自問,如果已經找不到意義,我還一直往前走幹嘛?可是我也僅是變得比較消極,從來沒有想要離開過;對我來說繼續走下去是跟吃飯、喝水、呼吸一樣自然而必要的事,只是步調快慢罷了。

最近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世俗",依然每天練著擴療、作SRT,可是不像以前總是想把這些靈性活動分享給身邊的朋友,希望他們能理解我的世界,現在我碰到大家只談著生活上的大小事,聊我的旅行,當然我也會提到我舉辦的各種課程或活動,但除非他們詢問,我不會講太多。

我開始在家舉辦蛻變遊戲的分享會,直接以體驗的方式讓我身邊未曾接觸過靈性的朋友用桌遊來一場自我心靈探索,也開始學習不去期待或控制聚會的走向;要是有人能因此開始向內探索,那很好,要是有人覺得這不過是一場遊戲而直講垃圾話,也無妨,就當大家同樂一場;開始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即使這安排不太合我意。

不再大張旗鼓的招募個案及辦課程活動,儘管這與我的夢想背道而馳;我覺得自己是個兼具靈性與實務的療癒師,理性而邏輯的頭腦讓我可以給個案實際的建議而不只是抽象的天語,可是越作個案越覺得靈性療癒或許可以馬上藥到病除,要是當事人本身沒有為自己生命負責的意願、要是沒有因此而改變自己的態度與信念,沒多久同樣的問題又會再次發生…靈性的成長道途沒有捷徑…也許高靈上師可以時不時來幫你充電、大掃除一下,但這條命終究是自己的,即使是高我也無法幫自己活…那麼這樣,我寧願放下靈擺,好好跟你促膝長談一番。

好幾個人聽到我目前的狀況後都很自動的幫我貼上"低潮"、"混亂"、"逃避"的標籤,當然,我不否認自己有這些情況,甚至這些話都是從我口中曾吐出過的,但其實我表達這些情緒的同時並不覺得這樣很不好,事實上我反而有種洗淨鉛華的感覺,我很開心自己的目光總算從某些炫目亮麗的光環移開,也許一時無所適從,總比持續有口無心好。

我開始明白,他人無法完全看到我所看到的世界,即使我再怎麼努力詮釋也沒用,因為他永遠無法取代我站在我的位置上,與我擁有同樣的視角;少了一點解釋,多了一點信任,少了一點委屈,多了一點諒解;或許我終究不會成為以前所期待並嚮往的角色,但我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我,那麼也會有屬於我獨一無二的位置,也許還需要不斷探索,但或許探索就是這場生命旅程的目的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身心靈, 心情。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