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跨出後再也回不來的內在小孩

早上鬧鐘響起前,我在夢中對一個人為了某件事情大聲宣洩自己的不滿,這件事情是真的,不滿的心情也是真的…只是我沒想到力度那麼強,強到我得用作夢的方式在潛意識裡大罵一番。

或許是共時性,起床後滑滑手機,連續看到好幾個跟內在小孩相關的文章,於是決定來自我探索一下。

閉上眼睛,做幾個深呼吸,帶自己來到覺得最舒適的空間…想不到竟然是一個陽光充沛的房間,有個又大又柔軟的床,床上有很多鬆軟的枕頭跟羽毛,我就在床上滾來滾去、鑽來鑽去的,一點都不想起來。

我覺得自己是15歲,但即使是少女了,我心中還是保有小孩子般的赤子之心,而我不想失去它。

等到她(內在視覺中的我)鑽床鑽過癮後,我問她想不想出去? 她說不想…她知道窗外的景色很美,但是是假的,也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在一個被束之高閣,與外界隔離的小房間,但她不想出去,很擔心出去後就回不來了!

經過溝通後,我說服她連床帶人出去看看…於是一眨眼,我們就處在一片星空下,雖然沒有很多星星,但夜晚的寧靜與廣闊感很令人舒服。

慢慢的,太陽升起,才發現我們位於一片草地上,而那張軟綿綿的大床就坐落在草原的中央。以我們為中心往外擴展幾十公尺處,是一片圍繞著我們的森林。

003097-01-bed-under-the-stars

看著天空東方漸白是很開心的,但同時,從四周的森林也開始傳出吵雜的人聲;她馬上摀住頭,覺得那些聲音好吵…不希望被他們打擾…只想保持自己的寧靜。

我告訴她,這片草原是她的,沒有她的同意,無人可以進來,讓她慢慢恢復平靜。

我們在草原上待了一陣,一切的景色都非常美,氣氛也很愜意,但好像少了些什麼(好啦,其實這是我自己認為,內在視野中的我很樂於在自己的天地中耍孤僻),於是我再次問她,難道不想去探索一下外面的森林裡有什麼嗎?

她說想,但是她不想出去,於是我問她到底想要什麼呢?

結果…她/我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只想鑽進媽媽的懷裡,可是為什麼她討厭我?為什麼她不肯抱我?

我繼續問為什麼覺得媽媽討厭自己,她/我說:因為她覺得我討厭她,所以她討厭我,她覺得我不要她了,所以她不要抱我…可是我沒有討厭她,我也沒有要離開她,我好愛她,可是我也好想長大、好想出去…可是我怕我出去以後就回不來了。"

我再問為什麼媽媽不希望自己自己出去呢?

她/我回答:"因為她覺得外面很危險,我沒辦法好好保護我自己,所以她很擔心我。可是就是如此我才會想要長大阿,這樣我就可以保護我自己,她就不用擔心了…可是我發現我變強以後,她就生氣了,好像我背叛她…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好想出去,可是我好害怕出去以後就回不來了,我好怕要是我在外面受傷,回來以後媽媽不會願意抱我,還會跟我說’我早就跟你說過了!’

我沒有不要她,我只是好想長大、好想去外面看看,我好希望不論我在外面遭受什麼、成功或失敗,回來以後,媽媽都不要罵我,可以將我抱在懷裡…

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好像只要我長大、只要我變強,我愛的人都會生氣,所以我不敢變強,這樣他們才會愛我…我好想出去,可是我不敢出去,因為我怕出去以後就再也回不來了!!"

我就這樣大約嚎啕大哭了10分鐘,才斷斷續續地把那些話說完….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如此發自內心的大哭了!

我不知道媽媽或我愛的人會不會在我殘破不堪時擁抱我,但至少我自己永遠會無條件地接受自己,於是我邊流淚邊在內在視野中將那個大哭的自己抱住,告訴她我永遠會支持她,在她需要我的時候出現。

終於,她願意試著離開這片草原,前往外面未知的世界,我也答應她回來時我永遠會在這邊等她。

—–以下換成第一人視角寫—-

我掀開森林一角走了出去(就像掀開布景那樣),踏進一片虛無中,過了不久,看到遠處有個亮光,於是朝向那光走去…

進入光中,我來到某個河岸,可能是歐洲某處一個夏日午後,河岸邊到處坐著來野餐或休閒的人們,就像雷諾瓦畫中的情境;我沿著河邊的草地往前走去,沿途經過大家,他們都對我抱以友善的微笑,於是我緊繃的心情也慢慢放鬆,開始融入當下,甚至往河邊走去…看到清澈涼快的河水,忍不住就跳了下去!

在河中游水著,打從內心不自主地笑出來…但此時慢慢發現不對勁,河水慢慢凝結,岸上的人們也開始靜止,我爬上岸,意識到這不過又是個虛假的世界,可能是programmed好的或是我虛構出來的,於是當我做出預期外的行為,或我沒有在思考時,這個世界就停止了。

我想要找到這世界的盡頭好出去,於是往前走,發現自己正從一個電玩場的大型遊戲機台螢幕裡出來,就像電影Wreck-it Ralph那部電影的情節一樣。遊戲場裡一片昏暗,感覺得出來這裡已被荒廢多時,大部分的遊戲機台都已損壞,只剩兩三台的螢幕還亮著;剛才我就是從其中一台出來的。

我走出遊戲機台,將遊戲場的燈點亮,並且開始把壞掉的遊戲機台清理廢棄掉,也將整個環境整理一下,原先的想法是再進去其他那些還在運作的遊戲機台看看,但繞到剛才我跑出來的機台後面時,卻發現它後面整個被嵌進一塊又像樹根又像石頭的巨大物體中,那物體向屋內延伸,把整個通道都堵住了,感覺就像個巨大的插頭化石!

於是我用力想把那樹根從屋內拔出來,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卻發現它的根已經深入整個牆壁屋頂,當我用力拔扯時,整個遊戲場也開始崩裂,最後樹根跟遊戲場都消失於虛無中…我又回到了剛才的一片黑暗。

我詢問自己在哪裡,開始看到黑暗中其實漂浮著許多小幼苗,每株幼苗都自帶由上而下灑落的陽光還有一球土壤,我問自己這是什麼? 得到的答案是:"這些都是我仍在灌溉中的思想“…這就相當於SRT裡的胚胎或構思(Idea)吧!

當心智有意念產生後,便會有棵對應的幼苗誕生,等待我們的灌溉讓它長大成形,最後顯化於物質世界中;而這些就是尚未成形的思想意念吧!

我無法分辨每個株苗代表什麼樣的思想,但倒是注意右下角有一棵株苗的土壤球非常特別,就像是閃亮的黑珍珠,於是我捧起那個株苗,問那是什麼?

這是我靈魂的使命。

那它的主題是什麼呢?

散播希望的種子。

其實多年前福長幫我催眠,與我的靈性團隊連結,探索我此生的靈魂目標時,就曾經出現過這樣的念頭,但會在這邊再次浮現,還蠻意外的!

我捧著這株幼苗,到了旁邊一個較隱密的隔間,其他外頭的各種思想幼苗我都不想理了;然而眼前這棵幼苗似乎還很小,也不急著長大…揠苗助長看起來不是個好方法,但痴痴的望著它好像也不是辦法,該怎麼面對處理它呢?

不久,這棵幼苗快速長出幾根修長的葉子,然後在葉子的頂端盛開一朵白色的花,類似牡丹或芍藥。

2014112338405657

我被示意將這朵盛開的花摘捧下來,頓時,白色從花流洩而出,經過我的手,然後渲染至整個空間,接著…我就像處於一個圓球中觀賞360度立體電影一樣,一個全景畫面在我眼前展開,是一個年輕的外國女生,金色的中長髮,穿著格子襯衫,有著美麗而開心的笑容,一直對我招手要我跟著她走。

slide-img-2

我知道她並不是在叫我,而是化為那朵白花的主人…感覺上是個12、3歲的男孩,這女生要不是他姊姊就是他暗戀的鄰家大姊姊吧!

感覺自己正騎著腳踏車,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跟著那女生走,但我突然想起…如果我的任務是"散播希望的種子“,也許這就是我協助這男孩踏出那一步的時刻!

於是我用意念讓自己/那男孩騎著腳踏車向前走,跟隨著女孩,在風中徜徉著,好不快樂!

depositphotos_30790447-stock-photo-urban-biking-teenage-boy-riding

接著,螢幕慢慢褪暗,我又回到原來的空間,一切靜悄悄的落幕….感覺上我只能等待下一朵花結成並盛開,才能進行下一次的歷險了!

突然想起外頭還有許多仍待灌溉的思想幼苗,或許有好有壞,但我相信都可以轉化為我靈魂的養分,於是我打開門,捧著有著黑色土壤的幼苗走出去,然後用意念將空間中其他所有的幼苗都吸收整合進這個幼苗…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right move,但如果黑色的土壤代表地球之心的黑色鑽石,那麼它是可以整合、平衡所有能量的…就像空氣清淨機一樣XD

一下整合太多能量養分進來,原來的幼苗似乎有點承受不住,原先已經開的葉子瞬間變得枯黃,一開始有些擔心我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但後來想…要是苗枯死了,那麼就連根拔起,才能讓土壤中其他新的種子發芽阿!

於是我將枯萎的株苗拔起,果然新的、不同型態的葉子又長了出來…還不知道這次它會長成什麼樣的花,不過就先拭目以待吧!


慢慢再睜開眼睛,已經過了快一個小時….走出森林後看到的一切比較超現實,但在草原上大哭的時刻卻是刻骨銘心….雖然我一直知道自己有很嚴重的自我限制,但從沒想過自我限制的原因是害怕再也回不來了….我不敢飛是因為害怕展翅高飛後再也沒有落腳之處…我知道這很鴕鳥心態,卻是我目前深刻感受到的處境。

我知道這次的內在探索雖然釋放了很多情緒,但卻還沒完全釋放我的恐懼…或許需要再找時間好好的深入一下吧!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身心靈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