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白水牛女神的第三類接觸

最近嘉宏連結到他的力量本源“聖奈陀哈瑪雅亞”,又換了張臉書照片;以往不知為何,我總是很不喜歡他的臉書照片,但這次這張卻給我很舒服的感覺,剛好最近興起想找其他療癒師幫我探索一下心靈的念頭,就決定找他做個案……說真的,我們認識那麼久,還是第一次想給他做個案XD

這次的主題是針對一直以來緊閉的心輪,過程中免不了看見並剝除許多詛咒印記等,像是一個一直對我奸笑的老巫婆,我不服輸的與她對峙著;還有一位來自德國黑德蘭斯(?)部族的老婆婆,身上有著因違背族群中嚴苛的道德規範而背負的血印,不知為何我與她連結上,身上還被一堆名為“皮德斯”的小魔物黏著,阻礙我與愛還有更高意識的聯繫,以及因某代祖先犯錯受處罰而在我的左肩上插著根大釘子等。

但這些不過是些扭曲思想面像的具象化,所以當故事聽完就別再去深究,真正的重點是一開始嘉宏就跟白水牛這個意象連結上,這自然是已經很多人對我說過的白水牛女神,我曾試圖多次與她連結,但都沒有下文,這次又聽到她的名字,有些意外。

aaa1
嘉宏代表白水牛女神的能量站在我面前(白水牛女神的手勢好特別,左手豎立胸前,右手在下腹部撈阿撈的),我卻覺得她很陌生,原來上述的"皮德斯"魔物阻斷我與她的連結,而我自己也一直專注於左肩上那個讓我疼痛不已(是真的疼痛不已,這幾天那個點突然酸痛起來……原來是大釘子浮現出來啦!)的釘子而從未抬頭看她。

她說要幫我把釘子拔出來,但我似乎還沒準備好,不想拔,我只好乖乖承認說……因為人家怕痛,擔心拔出來後會血流如柱啊>_<

但想起離開公司前抽的彩虹卡,要我將危機視為成長學習的機會,想必指的就是這個,於是下定決心還是請白水牛女神拔了!

後來,她又說要摘除我臉上的荊棘面罩以及頭上的荊棘冠,要我不要再背負他人的業力了!(這時我還小聲地問..“真的可以嗎?" “是的,你可以!"…不過我會這麼問的原因跟過去某次薩滿療癒看到的影像有關,有興趣者可以連過去看。)

rugged-wood-cross-with-thorn-crown
是啊…最近一直接到訊息要我別再一直當拯救者、普渡眾生的娘娘,而該好好照顧自己、注意自己的需求呢!俗話常說希望別人怎麼對你,就先怎麼對待他人,我很希望被愛,所以過去我常常不斷付出、關懷他人,希望他們能注意到我也有被愛、被呵護的需要…但看來這種"等價交換"的念頭效果不彰啊!人應該還是要先好好自愛比較實在…

teresa
後來又陸續與白水牛女神有些交流,她說過去的我有太多黑暗的能量與印記,必須經過一次次的毀滅與崩壞,才能再重新整合,回復完整

曾經,我右胸被插入木樁,遭受火刑而死,我問她當時為何不救我?我不恨她,只是想要個答案,她卻說我是被揀選的靈魂,必須經歷這樣的事件才能整合成長

我哭著說難道不能暫停,有個休息期嗎?她說我像個吵著要糖吃的小孩……但,人家吃那麼多苦後是真的很想吃根棒棒糖啊!

我問她會如何引導我,她說她無法給我什麼實質幫助,只會在我最脆弱時出現,告訴我不能放棄,成為心中那股提醒我不要墜入黑暗的聲音,要我不論如何要找到出路……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只再問了一句: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 “是的”

嗯……say no more…一直以來我就感覺自己處在一個比一般人還深的深淵,但同時我也一直感受到自己有股趨光性;我總是不斷的往上爬,但當我自覺已經上升許多,抬頭一看卻總發現我仍在谷底,然而不論我陷入什麼樣的處境,我從不讓自己成為憎恨、恐懼的俘虜;我從沒有聽從撒旦的聲音而再次墜入深淵(雖說就在我描述這段心路歷程的當下,嘉宏看到撒旦正站在我的後天準備與我締結契約,趕緊把我拉開,讓我與白水牛女神的力量合一,去送光給那存有並崩解黑暗)…

霎那間我覺得白水牛女神對我完全就是tough love 阿!跟我剛上完SRT時感受到的高我一樣,總是趕我下山自食其力,然後當我跌的遍體麟傷跑回山上來求助時,祂老人家只是笑著說:“很好很好,再繼續下去多摔幾次!”

請問這下我可以翻桌嗎?

然而,我一直就知道自己無法放任自己墜入黑暗(雖然我內在的黑暗面總是引我進入一個又一個險境中……所以每次我出國那麼多奇遇不是偶然啊!),但從沒想過這股力量便是我與白水牛女神的連結!

看來,我又要再次嘗試與白水牛女神結緣了……希望這次在嘉宏的幫忙下,我終於可以回歸本位。(有誰知白水牛女神的發源地或聖地在哪嗎?也許可以去造訪一下!)

後來發生一件小插曲,嘉宏代表我的心想感受一下目前狀況如何,卻突然冒出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問我有何感覺……我說我只感覺到一個女生在騎馬,但不是我,接著他突然沖著我大喊一個女生的名字,那不是我,但我卻不自主的閉上眼睛撇過頭,不想回應他。

嘉宏一直叫著那少女的名字,要她回頭,不要盯著那綠色的眼睛,不要闖入禁地,快點騎著馬離開,但我卻一直依依不捨的回頭張望,不想離去,最後在半推半就下才總算開門離開房間,感覺自己到了一片寬闊的草原上,嘉宏也說那少女安全了!

據他感覺,那16歲的澳洲少女正好端端的活著,而我與她連結上了,似乎我在較高的靈魂意識層面是她的高我,而我本來睡覺時星光體就會跑出去到處遊玩出任務,可能回來時閘門沒關好,才會感應到了這個連結,也目睹了那少女的高我警告她遠離危險的一刻……齁,不論那個國家的青少年好奇心都很重啊!

最後,嘉宏請我先後擔任他的心與靈魂,與他的本源聖奈陀哈瑪雅亞連結……之前看他用文字描述,沒有太多感覺,但親自去排列感受祂的能量卻是完全不同的體驗……祂整個存在活靈活現的顯現在我面前,甚至感覺的到祂的姿態與神情,真的很有趣啊!比我的白水牛女神和善多了阿XD

在我擔任嘉宏的心與聖奈陀哈瑪雅亞連結時,他問我(聖奈陀)來自哪個星球,腦海裡浮現出一些字,雖然沒把握還是硬著頭皮說出來,原來這幾個字是祂們星球名字的前幾個音…這些外星球的名字都一定要那麼長嗎?

最後的最後,嘉宏再次帶我釋放因長期缺愛而累積的怨恨、懷疑、恐懼與不信任;其實今天早上才跟朋友聊到,我心門緊閉不是沒有道理,因為每次鼓起勇氣打開,都會有怪怪的東西闖進來…這些應該都是被我內在的黑暗面所吸引來了…所以實在太害怕隨意打開心了!

不過早在今天個案前,我就已經下定決心,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要讓自己的心輪保持敞開,寧願冒著會受傷的風險,也不要再次封閉自己(然而排列才一開始,就看到我的心躲在小角落,拒絕外界一切…覺得那些無端招惹來的人都非常噁心阿!)…嗯…看來到我完整敞開心胸接受愛之前還有一些轉念功夫要做!

然而想想…要是我的元神與白水牛女神有關…會對愛的聖潔如此挑剔也不是沒有道理…想當年白水牛女神現身蘇族時,可是當場就把對她意圖不軌的男人殲滅了…在這之前,她的前身Wóȟpe女神也曾屢次遭她老公的哥哥騷擾…就可想而知她或與她能量頻率相近的我對色慾薰心的男人有多厭惡了!(這感覺跟希臘神話的處女神雅典娜也很像阿….都一掛的!)

非常盡興有趣的一場個案,除了清理療癒本身,我也看見自己的內在感受是越來越清晰、強烈的;其實過去我本來就會有這些內在覺受或畫面,但以前頭腦一直選擇忽略,直到今年我決定好好正視自己的感覺,才越來越信任這些浮現出來的影像或感受,而今天也才能更投入並參與這場療癒。

那麼,今年一整年的內在清理療癒,最後由嘉宏幫我做個總整理後暫時告一段落;今天與白水牛女神重新連結後是否會產生什麼新的火花?又或者明年會有什麼樣的展開呢?就讓我們繼續拭目以待吧!

後記:話說…一開始閱讀白水牛女神的傳說就覺得她是很威的女性,今天接觸到她的能量,讓人有種不容侵犯、不好親近的感覺…這好像也是我常給初次見面的人的印象….但其實過程中她也不斷療癒我、給我支持的力量,似乎又是位很溫柔的母親…讓我覺得好難捉摸,到底該用什麼樣的態度與方式與她連結呢?….該不會其實這也是他人對我的感覺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薩滿, 身心靈, 家族排列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