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之夢

我清楚知道自己在作夢,因為這就是我閉上眼睛的目的。

進入夢鄉前,我口中不斷唸著奇蹟課程的導言:

凡是真實的,不受任何威脅,凡是不真實的 根本就不存在。上主的平安即在其中。

小樽最近借了好多奇蹟課程的周邊書籍回來,雖然兩年前讀號稱是奇蹟課程的前導書-告別娑婆 時,我就決定這個系統不是我想深入的,看到書上堆著那麼多書,還是忍不住好奇翻了翻。

或許是時空背景改變,或許是這次我翻的都是奇蹟課程元老肯恩的書籍,他那忠於原文,不帶個人情感的詮釋反而讓我較容易接受。

於是,前幾天我覺得開始看告別娑婆的續集-斷輪迴。

或許是看了之後,很多潛意識的內疚感被翻上來,又或者是所謂的小我慌了,連續幾天我竟然都做著不同的惡夢,有時候是無意中得知朋友背地裡對我的惡意,有時候是親人在我眼前過世,有時是一種在黑暗中的寂寥無助感。原本從俄羅斯回來後體力已經一直沒有恢復了,又這樣惡夢連連……整個身體都支撐不了,於是今天開工第一天就請假在家。

想要打起精神振作,卻發現自己連坐著都可以睡著,只好乾脆躺去床上一了百了。

我不想只是昏睡,我希望自己是有意識的進入潛意識去一探究竟,因此閉上眼睛後一直唸著前面的導言,很快的進入夢鄉。

我到了一個有很多隔間的圓形大廳,我在一個房間內,裡面還有一些其他的人,看起來都是熟門熟路的前輩,但似乎正等著我的到來。

主要跟我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還有一個看起來比較年輕的女性。

我向他們道出最近的困擾與迷惘,想找出根源,想找到出路。

我坐在地上,突然那位年輕的女子拿出繩子跟交代把我的雙腳牢牢綁起來,然後繩子一直纏繞到我的上半身。我問她,這就是我目前的現況嗎?被綁住了?

她點頭說是,然後問我想怎麼做?

二話不說,我馬上連人帶動作開始用力掙脫繩子,沒有東西可以束縛住我,我才不願意坐以待斃呢!

腳上的繩子順利掙脫,我站了起來,開始繼續掙脫纏繞在上半身的繩子與膠帶;手自由了,但繩子跟膠帶還一圈圈纏在胸部,我用手肘往上繼續掙脫,但越來越難……右邊整個自由了,但我卻發現膠帶緊緊黏在我的左後胸,怎麼撕都撕不乾淨。

在我掙扎的同時,那個中年男子在一旁饒富趣味的看著我,想來他很了解我的個性,完全在一旁看好戲,中間他冒出一句:“我在你的頭部左邊看到30%高我的蹤跡。”

當時我沒注意聽他講什麼,但當我發現繩子跟膠帶都纏繞在我左後背解不開時,只能向他求救,問他到底看到什麼?

他沒有重複高我的話題,倒是盯著我的左胸部看了一下,然後臉色一沉,我趕緊問他看到了什麼?

他說:“在你的左胸部有一塊能量,會上下移動,且顏色不斷變換,一般來說挺多是呈現暗紅色,且不會移動……這個情況很難解。”

我馬上聯想到一個人,並詢問這能量是否與這人有關,他不承認也不否認,接下來我問是否需要跟這個人切斷關係,他卻回:“切不切斷是你的事情,你自己最知道怎麼做才好。”,然後就沒有意思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後來我們繼續聊其他話題,我說我知道自己在作夢(事實上這時候我緩緩醒來又再次睡去,接下來也一直夢夢醒醒),我也知道自己所處的世界是一場幻夢,但我進入這個夢中就是想看自己要怎麼從夢中醒來,接下來才知道怎麼從外面那個夢醒來。我想看自己是否能在這個夢中找到問題的癥結,然後把訊息帶回外面那個世界。

我開始感覺到自己在夢境中上半部視野是受限的,且開始有種窒息感,於是我開始醒來,然後再次進入夢中,一方面調整自己的感受,一方面也是告訴自己這只是夢境,窒息感只是我投射出來的幻象,然後讓自己狀態慢慢回到平穩。

後來我們繼續談話,他們兩位給了我一些訊息,關於一些地點與日期,雖然我很努力的在腦中複誦關鍵詞,也很努力去記住現在眼前發生的一切,但醒來後還會剩下多少也沒把握。

接著,似乎什麼時間到了,各個房間內的人開始往大廳移動,準備搭電梯上樓(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其實我們應該在地底下),我也跟著人群走,同時意識開始在夢中與現實進進出出,我知道差不多該是醒來的時候了,努力在腦中記住眼前所見以及剛才他們給我的資訊,然後踏入電梯。

當電梯門緩緩的關上,我感受到自己的意識慢慢從夢中切換回現實世界,我小心翼翼的保護腦中的資訊,不讓意識轉換的過程扭曲它們,然後,終於我感覺到自己已經回到現世,慢慢睜開眼睛。

醒來後第一件事是抓起床邊的筆記本把所剩無幾的關鍵字記下:陽報(位於英國某一條街上的報社,與吉姆百貨有關),一個名字馬玉來(好像是一位記者),9/14,24,4<–應該是某個日期時間。

在夢中我記得這些是很重要的線索,且當時對我來說是有意義的,但意識切回表層後,這些就只變成零星的片段資訊,無法辨識。

醒來後還是很累,但覺得再睡下去也回不到剛才的情境中,還是實際一點面對日常生活吧!

很難說這個夢給我帶來什麼影響或有什麼涵義,但能夠真切的知道自己在作夢,且清楚把我在夢境外的意念帶入夢中,再把夢裡的訊息帶回夢外,這種經驗並不多見……算是某種形式的清明夢吧!

我必須承認自己目前的身心狀況都很糟,一些以往對我來說一盤小菜的關卡現在看起來像永遠翻越不了的高山,但同時我覺得自己正是觸到核心了才會有這種不勝負荷的感覺……只是這段期間我真的很需要好好靜養,用自己的方式去找到新的出路;然而我對自己高標準的自我批評讓這個過程加倍艱辛……讓我真的好想名正言順的在身心層面都放個長假喔!

後記:回顧這個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是掙脫繩子那部分,在夢中我斬釘截鐵認為我體內的負面能量團與某人有關,但醒來後卻訝異自己原來在潛意識層面把他妖魔化的那麼恐怖,導致我認為自己的不適都是他造成的……這倒是值得深思的部分,為何我會將一切歸咎於他呢?或許這個點是我需要去看見與寬恕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夢的故事, 心情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