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否定的是亂源,還是可能沉淪其中的自己?

最近慢慢有種體會,很多那些對某個主題義正嚴詞、反對某項行為的人,其實是因為那些主題其實對自己有莫名的吸引力,如果一旦陷入那種情境,會無法自拔、沒有自制力可以讓自己自由,所以才要用那麼嚴厲的觀點去檢視那些事物,表面上好像是勸誘世人,其實…警告的是自己:“我告訴你(我自己)喔!千萬不可以做這件事情、變成那樣,不然你會萬劫不復的!!!!"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火是生命之源卻也能毀滅生命,萬事萬物的屬性都是中性的,端看你如何與之互動;可以為我們帶來歡樂的事物可能造成上癮的危險性,為我們帶來磨難的事物也會帶來領悟與成長。

有的人堅持不看電視,覺得電視上都是沒營養的內容,看了等於被媒體操控,無意識中被洗腦;但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可以去選擇他想看的內容與何時去看,也可以去思考吸收到的資訊是否真實跟適合自己,根本不會恐懼看了電視以後會上癮、被洗腦,反而可以利用電視來取得他想得到的資訊。

有的人反對同性戀,說這不自然,甚至覺得同意同性戀的存在後等同於向人獸交開了大門,但問題是人家關起門來相愛或愛愛關你什麼事?有多少案例顯示那些反同性戀的人實際上就是同性戀,他們的大力反對不過是不想承認自己的本性。

最近的寶可夢也是,雖然一直以來沉迷於手機的確是現代人的通病,但硬要把一個結合了AR科技與有趣主題的遊戲妖魔化,是否也太嚴重一點?是否,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如果被推坑也會跟那些玩家一樣變成喪屍,才會如此畏懼這個遊戲帶來的影響力?

Screenshot_20160812-171138.png

胖丁還是我的最愛阿!

這幾個月來的自我整理,讓我深切體認到,當我對外在某個事物充滿了批判或憤怒…其實我是在指責自己內在的這部分;因為雖然我想,但因為種種原因又不允許自己的這部分存在,因此對於他人竟可以大喇喇地從事或表達這些行為感到無法接受….“我都不可以,你/他怎麼可以?"

但…沒有人跟我說不可以阿…禁止我去承認與面對這些面向的人是我自己。

 

在這個社會中,許多事情被歸為self-destructive behavior,電玩/手遊/線上遊戲、抽菸/喝酒/吸毒、不健康的關係、賭博,但諷刺的是,這些事物被定義為具有毀滅性,就是因為它對某些人有無法自拔的吸引力,一旦掉入就無法自拔而導致自我毀滅;而最恐怖的是,當事人越想否認這些事物對自己的影響力與吸引力,就越難脫離,就像那種越掙扎夾得越緊的捕獸夾。

致命的吸引力及上癮往往來自某種情感上的匱乏,用虛擬世界彌補在真實世界的挫敗感、用抽煙帶來安全感、用不健康的關係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感),而在去年一部很有名的Ted Talk:"你對上癮的所有認知都是錯的"中有個短片提到,上癮來自於缺乏人與人、人與環境的"連結 connection";換句話來說,內在有了匱乏,卻無法從與外在的連結中獲得滿足與平衡…只好用手邊可取得的方式,毒品、香菸、遊戲…來暫時滿足內在情感的匱乏。

我不認為一個跟外在環境有良好連結的人一定就不會對某件事物上癮,因為很有可能他從外界取得的能量或支持根本就沒有給到那個被他關在內在牢籠的自己(就像我們送的善款不一定都有到真正需要受幫助的人手上…),追根究底…我們還是得從面對並承認那個令自己覺得很不堪的面向存在開始,或許是不被認同的性取向、某個變態的嗜好、某個dark side,才能夠將那個自己解放,也讓自己從無法自拔的誘惑中解放。

蛻變遊戲中有一張牌說:“By being yourself, you make it safe for others to be themselves.",一開始我有點不懂這張牌的邏輯,但最近慢慢可以感受到,如果我願意接受自己的全部面向,那麼自然也就不會去阻止或批判他人表達自己…這有點像前面提到的不平衡心態…當你無法做自己,自然而然也見不得他人自由的表達自己;但如果你允許自己毫無遺憾的表達,那麼你也會開始欣賞他人迥異而多變的自我…即使跟你完全相反。

大力抨擊某項行為/主題可能造成上癮或一發不可收拾的人或許害怕的正是自己心中對這個主題的慾望,他們預見的洪水猛獸其實是自己…卻一直忘記當年鯀用防堵方式治水是怎麼淹死的…而他兒子禹又是怎麼去了解水的屬性後,使用疏導的方式治水。

說了那麼多…好像得有個結論,但事實上這裡頭揉合了很多主題,也很難下個簡短的summary;只能說,這段期間我一直在學著接受自己,接受那個以前被我的道德觀或價值觀批評的體無完膚的自己,因為我發現我越不希望自己情緒化,自己就越情緒化,越覺得自己應該脫離某種情境,就越無法自拔,越無法接受自己的懦弱、懶惰、逃避,就更提不起勁去努力…

所以後來我盡情的去擁抱那個很不完美的自己。

前陣子我很迷偶像劇,就開心的看,跟著劇中人又哭又笑,覺得很爽,但結束後,電視又重新被我晾在旁邊。

每晚不斷向室友傾吐千篇一律的心聲與心情,然後用滿桌的牌一次又一次的探究著類似的主題,直到我在爛泥巴中滾個過癮為止。

最近我當然也開始玩寶可夢,不管是走路還是坐車都忙著抓怪轉驛站,等我抓夠了,就把手機放在一旁,專心的工作、學習、與人交談。

一直很喜歡"與神對話"中的一句話:“你所抗拒的,就會堅持。你所注視的,就會消失。"

接受了所抗拒的,改變才會發生;那麼,如果我想看電視就看個夠,想玩寶可夢就玩個夠,想對一個主題鑽牛角尖就鑽個夠,等我內在的這個面向被真正看見(而且被看的滿足後),它自然會放手讓我毫無罣礙的向前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