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颱尼伯特中的轉化

這周末的尼伯特颱風強勢來襲,除了把台灣徹底搞得天翻地覆外,我的內在也意外經歷一番深層清理。

話說自四五月以來,除了工作上,我的感情上也經歷許多震盪,過去因現實因素而被迫分離的舊情人,現在有機會再續前緣,卻因為兩人都還帶有傷痛,且對彼此有太多期待,反而陷入互相二度傷害的惡性循環。

前陣子驚覺這樣下去不行,主動退一步,重新以朋友的角度去看待對方,雖然心上的重擔卸了不少,但心中對他的期待卻依然藕斷絲連,搞得自己每天心情都很低迷。

週四晚上得知隔天有颱風假後,我與室友就開始拿出各種牌卡,各自針對自己想探討的議題狂算一直到半夜,週五又將girl’s night繼續延伸成girl’s day….說真的,我旁邊一直都是很理性的朋友,每次看到我針對一個主題不斷鑽牛角尖都會想阻止我,但現在可以跟室友一起盡情用我喜歡的方式在這個我在意的議題中滾個盡興…實在很爽…畢竟就是要讓自己覺得過癮了以後才會心甘情願放下嘛!

中午逛臉書時,看到嘉宏要舉辦個颱風夜結緣活動,只要$55元,而且地點就在我家附近…想想反正在家我也是跟朋友做自我療癒清理,去嘉宏那邊有人幫我清理…何樂而不為?所以我下午就提早去他家聊天,聊聊這幾個月搬來台北後的近況,感情上遇到的問題跟我處理的狀態,然後不曉得為什麼聊到覺得與神的關係有點若即若離,嘉宏這時打斷我,說他感到一股哀傷,要我也往內看,去找到這個哀傷的源頭,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觸不到神,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把心門關起來?

在嘉宏的引導下(其實是提示…因為我壓根不知道這股感傷會跟什麼有關,也不知從何找起…所以是他丟給我一些蛛絲馬跡讓我往下探索),我似乎看到自己的胸膛被從天降下的金紅色光柱刺穿,右手邊似乎是我的愛人,也跟我遭受同樣的命運,我們努力伸出手想觸及對方,卻碰不到;下一刻,我感覺自己似乎雙手被縛在後、被壓制在地、頭被迫向左貼地,我再也看不到我的愛人,連最後一眼都看不到…

內在有一股非常深沉悲憤的情緒一擁而上,讓我不自主地哭了出來,但很快又被莫名的壓回去,只好讓自己再更深入回顧那個情境,重新喚起情緒,再更用力地哭出來,然後又被壓回…如此重複了幾次,終於可以順利把心中那種與愛人天人永隔的悲憤感哭喊出來;哭到一段落後,剛好其他人也來了,這個釋放就到一段落。

可能是自己剛經過一個大釋放,對於接下來的正式活動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整個人都在放空,若要說有什麼影響…就是我在活動結束後變得異常憤怒…憤怒到我連在電腦上打字,覺得螢幕上出現的每一個字都好醜,都不是我要的字,很想砸鍵盤…室友跟我說的每一句話,雖然只是簡單的問候,都覺得異常刺耳,很想請她閉嘴。

除此之外,我開始覺得世間上一切都沒有意義。在我的內在視野中,當我經歷完與愛人的天人永隔後,我似乎看到自己的靈魂流轉到另一個時空,但潛意識裡還是不斷尋找自己的愛人,心中想著:"我的愛人已經消失了,那麼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意義…“,有如行屍走肉般的活在世間。

這時我開始意識到,或許我對我舊情人的依戀,是因為他讓我想起了那個再多生累世前我曾失去的那個愛人,又或者他就是那個人的轉生,所以我才會覺得自己無法離開他、丟下他,除了當年的愛戀外,更多的是那時無法拯救他的遺憾與內疚,讓我無法再次從他身邊走開。

但說也奇怪,經過那颱風肆虐、輾轉難眠的夜晚後,隔天起來再想到他,竟已經少了那種依戀感…一直以來冥冥中都可以感受到的連結似乎就沒了。

週六室友帶我去認識她的朋友,順便玩原型卡,還蠻驚訝的發現目前的我實在把自己擺在太卑微的位置,抽到的牌不是Slave、Beggar就是Servant、Healer、Companion、Child: Nature等很服務性的原型(甚至在抽面對那位舊情人的心態時還抽到Martyr殉道者…嚇到我了…所以原本我已經決定要為他自我犧牲了嗎?我對當年那位愛人的感情也太堅貞了!),但抽到的建議反而都是讓我很驚訝的Bully、Femme Fatale、Dan Juan、Rebel等非常自我本色的原型;雖然當下對這些建議(尤其是加上室友朋友的嘴賤的加油添醋)很不以為然,但回家後…前一天感受到的憤怒又再次出現,開始對於室友的朋友那種stereotype的評論很不爽、對於前一天家排時嘉宏對我說的一些話很不爽、對於我一直以來努力了那麼久,但最後接受到的評語只是一句:"我還不及格",完全無視我的努力很不爽…總之,我對於一切的一切都很不爽,一切的一切都覺得很沒有意義…最讓我生氣的是,following那個失去愛人的inner vision,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對我來說本來就沒有意義了,我只是為了生存的義務而去扮演好自己身為"人"的角色,到頭來卻還要受到"我不夠真、我不及格"的評語…那搞屁阿!

既然硬是覺得我沒有做自己、過度壓抑…那我就誠實的宣告,這地球的一切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想追求的東西根本不在這邊,什麼真不真的對我來說都是假,因為我的就是什麼都沒有!!

昨天去喝前同事喜酒時,席間突然又一陣沮喪感襲來,喝完喜酒後因為沒趕上公車,下一班似乎又不知何時會發車,沮喪感發酵成為挫敗感,儘管還穿得美美的站在大街上(還露背咧!),眼淚就一顆顆掉下來了。

回家後保持低氣壓了一陣子,才開始跟室友大吐苦水,很沒有邏輯緣由的把我心中所有的怨氣、怒氣全部吐出來,我好氣我好氣,我最氣的是一直以來我努力去符合所謂的"正統"與"正道"(不管是品德、能力、工作/學業、心靈成長、人際關係…),但到頭來卻還要被那些自以為是的人品頭論足,說我太過狹隘、不夠到位…他們是誰啊?憑什麼對我下任何comment?就算我今天在地獄裡發爛發臭也是我的事,不需要他們給任何意見!他們是我嗎?他們夠認識我嗎?他們只看到我外在的表現就自以為那是全部的我,任意解讀我的文字、我的感覺,然後把他們的結論冠在我頭上…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啊?有什麼資格去定義我是什麼樣的人?不管你今天是神人、上人還是達人,你都不是我,憑什麼我要對你們的意見照單全收?

是阿…為什麼我要對他人的意見照單全收?為什麼我會對他人的comment如此在意?為何當他人對我做出我不認同的評語時,我第一個反應一定是覺得這評語其來有自,而開始反省自己是否真的有什麼缺失?

所以…到頭來,真正傷到我的並不是他人有心或無心的評論,而是我對我自己的自我批判阿!

因為我認同了他們的話,才會覺得那些話傷人、才會覺得他們自信肯定的表達一定就是真理…重點是,因為我也是這麼想我自己的阿!

突然領悟到這點…霎那間先前的沮喪感、憤怒感、挫敗感,甚至覺得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沒有意義的悲憤感都消失了…一切就這麼神奇的被轉化了!

才又突然覺知原來這個long weekend是我的靈魂或高我安排的好戲,藉由一些事件引發我的深層情緒,讓自己在其中翻滾煎熬,直到那個breaking point,所有的情緒到達臨界點後爆發…就瞬間被釋放轉化了!

不過這周末發生的事件也都起了各自的作用,至少可以確定下個階段的方向是要擺脫"娘娘"的形象,開始當個"惡女"…雖然這對服務性非常高的我來說很困難,但或許只有讓自己自由了、能拿回自身的力量去掌握開創我的人生後,才能夠普渡更多人吧!

(不過這陣子在我身邊的人要注意了…根據新巴哈花精的花軌理論,好好小姐要開始嶄露真性情時,通常都會有許多怒氣與怨氣爆發…所以要是跟我講話時發現我都沒回應…請默默退下以保安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身心靈, 心情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