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被完全解構的藝術

有一陣子,我驚覺藝術是一件很理性的事情…

當你要畫一棵樹或雕刻一隻馬,你必須把對象完全的解構以了解所有細節。

樹有樹幹、樹根、樹枝、葉子還有花,枝幹的身長是直挺還是曲折的?葉片是成對還是交錯?樹幹是粗糙還是光滑?

馬有頭、身體、四肢、尾巴,姿態為何?在走路還是奔跑?這時肌肉呈現的強勁度與張力如何?毛髮是柔順還是紛亂?光滑還是粗糙?

就算是一片看起來完全是綠色的葉子,在作畫時也可能會因為光影及角度不同而用到三、四種綠,可能還有咖啡、橘色、甚至藍色!!

藝術創作時就好像透過顯微鏡解析對象物,看得不只是個印象,還有許多一般人不會注意的細節,為得是完整呈現對象物的精髓。

可是今天聽公司一個有關聲音表達的內部講座時,我才領悟到…你永遠不可能去解構藝術,至少無法完整的解構…它所呈現的內涵永遠比你能解析出來的多。

今天的講作將聲音表達用長短、快慢、高低、曲折四個象度來剖析…我以前沒特別作過訓練,也沒特別讀過相關研究,但這好像是普通人自然而然就會的…興奮激動時講話速度會變快、音調會變高,說內心話時字句會拉長、變慢…這些歸納可以用來讀出他人話語後的情緒,但如果作為調整自己說話方式的依據…似乎太過表面。

聲音表達的元素絕對不只上面那四個 “奧義",光音量大小就是不可忽略的元素之一了,且講師在示範某個實驗變數造成同一句話給人的不同感受時很顯然的也無法維持其他控制變數的一致性…(倒是看到了許多暗示與引導,如果要更精確,應該讓他當藏鏡人,才不會受到他手勢與表情的影響),因為組成一句話聲音表達的背後除了那四個因素外,動機與情緒等這些無法被量化的元素才是造成最後聲音表達結果與效果不同的推手。

回到藝術,或許我們可以去解構藝術作品的許多細節,歸納成不同派別或風格,但實際上讓藝術作品有感染力的是背後蘊藏的情感、藝術家在創作作品時真正想表達的意念,而不只是光影變化、寫實細緻度、色彩鮮明度等這些表面可被解構的元素…他們或許是輔助,讓觀者更能理解藝術家想傳達的,但絕對是背後的情感導致了如此的表達,而非這樣的表達造就了那樣的情感…

就好像練功夫一樣,我們練習並記憶所有招式,但真正的大師心中是沒有招式的,就如藝術家創作時,並非根據對象的detail去創作,而是創作的過程中自然而然會表達出那些精微的細節;聲音表達也是一樣,並非講得快、高昂就能感染群眾情緒,而是講者的心意觸發對應的聲音傳達給聽眾才感染了他們。

以前年輕時,也會思考或研究說話技巧、寫作技巧、XX技巧這樣的主題,但隨著歲月慢慢累積,發現一切還是都關乎於"“。那些技巧都是前人們日積月累後自然表現出來的結果;那是"結果",而不是"結論"…並非照著結論行事就能跟書上有一樣的結果;純熟的技巧也許能比笨拙多一些機會,卻絕不是通往成功的康莊大道,因為出發點/動機才是造成一切結果的主因,其他的只是輔助罷了。

還記得以前看過一個搞笑漫畫 – 不良百貨公司,有個客服道歉大王,已經強到可以邊翹二郎腿、邊挖鼻孔向客戶賠罪,但客戶還是滿心歡喜的接受道歉,因為他道歉時是完全的發自內心,所以不管他說什麼或做什麼,客戶都已經感受到那股誠意而接受致歉…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XD

不良百貨公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