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排超展開之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刀

去年下半年我曾經很熱衷於參加家族排列活動,也學了很多技巧,但後來興致消退,就慢慢淡出,然而就像之前說得,那些心法還在,且在我做SRT 個案時常會用到…而今天則是剛好相反的例子。

與E相識多年,他早已習慣聽我講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我也常常開玩笑說要幫他排個家排,然後他會反應非常大的抗拒,不是因為不相信,而是擔心自己內在的暗黑武士會跑出來。

想不到,前幾天他在半推半就下竟主動請我幫他排一排,我心想現在學會SRT,有什麼突發狀況也知道該如何處理,就答應了。

於是我們找了另外兩個好心人當臨演,就地排列起來了。

一開始只是很單純針對E的狀況把內在小孩、工作、家庭、財富等排出來,但似乎陷入膠著狀態,於是我加入一把椅子當作X Factor來解決這困境。

各角色面對這X Factor的反應不一,倒是E本人很順的就把腳翹在椅子上,這反而把大家嚇了一跳。於是我決定自己下場代表X。

我直接請E順著感覺問我問題,試圖猜出我代表什麼,經過一陣打啞謎後…我似乎是某種能量體,只想待在E身邊,沒有惡意,但好像也幫不上什麼忙,有種打從一出生就待在他身邊,所以也不曾想過要離開的感覺。

後來發現這樣的存在好像不只一個,於是又召喚另一個出來,一樣由E問問題,試圖找出我們到底是什麼?

最後在抽絲剝繭下,發現我們竟可能是E人生路上那些極強烈情緒聚集成的能量體,而在我腦海中“自己”生成的方式也好像是先有某種介質,然後其它能量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附著在介質上形成一個能量體。

依照E的人格特質來看這不是不可能,因為他的確會是那種把自己強烈情緒抽出來打包放在一旁的人,那些情緒並沒有因此消逝,只是被擺在角落等待主人某天再次垂青。

而且因為這些能量體似乎與E的內在小孩互看不對眼,於是討論後,我以SRT 的手法請高我將這些情緒能量體清理送至光中,而這似乎也讓E與其內在小孩的距離拉近些…不過仍有隔閡,於是我再次拉了張椅子當作E與內在小孩間的阻礙。

椅子一擺出來,E突然一直咳嗽,且覺得頭不舒服,而我的手扶在椅子上也同樣覺得喉嚨很癢,但還不至於咳出來。

我感受自己的氣非常沉穩,都集中在下盤,而我不是一個人或物,而是一種“品性”,非常中性,無所謂善惡高低,倒是覺得自己像一個窄窄方方扁扁的長條狀。內在小孩與E同時問我問題,前者問我是不是“敦厚”?後者問我是否為E心中的刀?

我回答:「我很想要靠向敦厚,那是我的舒適圈,但E的問句切中我的心。」,於是E說:「沒錯,因為你是我心中那把刀,而刀還在鞘中。」

E是練居合道的,也就是拔刀術,練這個氣要往下沉,屏氣凝神,然後以非常快速精準的方式將刀拔出,一擊必殺,而我剛才所描述的感覺正是居合道。

11665736_509088012587890_6390987572937984946_n

我還在納悶E怎麼那麼強,竟然知道我是他的刀,他竟說練居合之人心中一定都有一把刀,而且不時會跟心中那把刀對話,而剛才我排列的角色一上場,他就感受到那股練居合時會有的沉穩之氣,加上我又說自己是長長方方扁扁的感覺,所以馬上就猜到了…這是什麼超展開?

我感覺了一下,身為“一把刀”,我對內在小孩是無感的,但既然當初設定我是E與內在小孩間的阻礙,又看E一見“我”就一直咳嗽,直覺可能是刀久未出鞘,裡面藏了許多髒空氣,可能要把刀稍稍拔出來,讓刀鞘裡的穢氣釋出。

E馬上很認真的正襟危坐、閉目並在心中及手上都作勢拔刀,於是我也閉上眼睛感受。

我感覺之前那種很沉穩的氣消退了,開始想坐下來,於是坐到椅子上,整個身子垂了下來,與先前站的直挺挺、正氣凜然的樣子大相徑庭,心中想著自己怎麼變得那麼委靡不振?

睜開眼睛後,告訴E我的狀況,想不到他說剛才他是很認真的將心之刀拔出再完整收回,手都還按在鞘口上,這代表刀已歸鞘,也就是可以暫且休息的時候…難怪我整個人的氣都洩了!

拔完刀,我坐的離E更近了,但對內在小孩仍有些抗拒,覺得它沒有個樣子,這時E突然頓悟了!

他說一直一來他都是很中規中矩的照著標準動作練居合,可是前陣子看了另一個老師的表現後才知道居合也是可以有個人風格的,而他如果要更上一層樓,就必須揉合出自己的風格,看起來,將一板一眼的居合道與完全沒規矩的內在小孩整合,或許是他成長的關鍵!

這時候扮演心之刀的我開始一陣咳嗽乾嘔,結束後,我好像真的可以接受內在小孩了,於是我們三個人就做了個象徵性的和解。

接著,再回來進行家庭、工作與財富的排列,也很快的就讓大家整合在一起了..結論只能說家庭至上是非常重要滴。

將近尾聲之際,E突然問說:「剛才讓我跟阿居(居合道)排列了,好像還少一個的樣子…阿劍呢?」

阿劍?Well… 實際上除了居合道,E更是練劍道練了十年以上啊!

於是我也讓自己代表一下他心中那把竹劍..喔..差別也太多一點,剛才沉穩的跟什麼似的,現在覺得自己好輕浮,一直踮腳,想讓自己往頭頂上的燈光伸展,覺得自己一直在長高,好高好高,整個是high咖。

20141202013938_50547

當我把自己的感覺跟E說,他說那不叫輕浮,而是劍道練上段本來就是要把氣往上提,讓自己的氣勢越來越強,就像浩克一樣越長越大,我說自己的氣都積在胸口,頭好暈,快缺氧了,E則說他一開始練上段時也是這樣。

我問E想跟“阿劍”說什麼?他說:「要跟“阿居”好好相處啊,你們是兄弟,是一體的!」

我閉上眼睛一觀,感覺自己是個白色不斷往上伸展的火焰光,但旁邊有個帶著黑框眼鏡宅男似的縮在一旁;E回說沒錯啊…就比喻上居合道真的是個宅男XD

我又感覺自己跟旁邊黑黑的“阿居”的確是一體,可是我們很不同,我不斷想往上伸展,像一道白色火焰,可是他卻方方黑黑的坐在我腳旁。E此時驚呼一聲,說:「你已經領悟居合跟劍道的差異了!居合與劍道是一體,但氣完全不同,很多人練了四五年才能領略中間的能量差異,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如此精準形容,要不要來練一下啊?」

此時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內在小孩突然問:「那練到最後是不是會合成一體呢?」E 說理論上是,但目前為止只有少數人成功整合兩者,而我腦海中的畫面也的確兩者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沒有align的樣子,不過當我觀想兩者合一的樣子,我感覺自己握著劍,黑黑方方的部分(阿居)座落在我的劍柄上方,而整個劍體(阿劍)是白色的能量,邊緣還有火焰般的感覺不斷往外伸展。

E問了一下細節,說我口中黑色部分所在地方稱為刀鏃(下圖中金色部分),也是用來穩定劍的刀身,而劍體本身在氣勢上本來就該高漲…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後來我查了資料,有人說居劍本一體,劍是表,居是裡…好深奧阿!)

56cda0005dd52050

E說他比較常跟心中的"阿居"對話,但"阿劍"比較少,我感覺了一下…好像也不太在意,我只想向外表達就好,讓我的氣焰給它用力的衝出去我就滿足了…E說是這樣沒錯,劍道上段就是不斷向外出擊就是了。

於是本來主題為工作的家排就在E與他心中的兩把劍惺惺相惜的對話後有個圓滿(?)的結束。

E說他心中感到五味雜陳,怎麼做個家排反而會把心中之劍召喚出來對話了,我更感到五味雜陳…做夢也沒想過我會當一把劍啊!

E還笑說這簡直可以畫一本少年漫畫了,練劍的武士與心中的劍魂對話,好熱血啊!

嗯…以上我不予置評…

不過大家這篇請當作奇聞逸事看看就好…我沒打算帶領家排也不想著迷與這些具象化的能量對話,但偶爾玩一下是還蠻有趣的啦 :p

今年的最後一天,就來個充滿各種可能性與樂趣的ending吧!

大家明年見啦!新年快樂~


參考資料:
劍道
居合道
居合道與劍道的比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身心靈, SRT, 家族排列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