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巴赫花精之對號入座 – 溝通花精篇

趁著年底前,又習得一個新技能…其實也不算新,而是跟當初盧恩文一樣溫故知新。

這次學的是新巴赫花精,其實也就是巴哈花精 (Back Flower Remedies),但是將原先的38種花精重新分類,成為有發展先後順序花軌的系統。

Well,之前我自修巴哈花精時也照我自己的感受將38種花精重新分類過…所以有其他人用另一套系統來分類也不是奇怪的事啦!

想當年仁心仁術的巴哈醫生發現一些花朵的振動頻率跟人的情緒共振,當服用對應頻率花朵製成的花精時,相應的情緒就可被減緩或平衡。一開始在1933年,他先找到了12種花精,並出了一本名為The Twelve Healers 十二醫者的小冊子,後來又陸陸續續發現其他花精,總共38種,1941年一併收錄在The Twelve Healers and Other Remedies這本書中,並宣稱這38種花已經足夠對應人所有的情緒,不應再增加其他花精<–而我,也就是因為非常欣賞這種保持簡潔單純的系統,當初才會開始研究。

巴哈花精系統主張我們要治癒的不是疾病,而是人,有許多疾病都是因為情緒失衡引起,例如心理壓力帶來的失眠、口臭、便秘、腸胃炎,或是因心有怨氣而帶來的咳嗽、噁心、高血壓等,當內在的情緒獲得療癒,外在的病徵也自然會消失,畢竟疾病本來就是身體提醒我們身心靈已經失調的一種方式。

bach-flower-300x300

在新巴赫花精系統中,將38種巴哈花精分成外向花精(因外在環境事件而影響情緒)跟內向花精(因人格特質造成的情緒失調),而內向花精就是以上述的十二醫者花精為基礎,分成十二個不同的花軌,每個花軌中以十二醫者中的花精為底層 – 溝通花精,分別對應十二種主軸、十二星座、十二經絡等 (12真是好神奇的數字阿!!),而溝通花精的情緒若沒有獲得平衡,可能發展成另一個極端的補償花精,再下去是跌到谷底的失調花精

所以,新巴赫花精跟原始巴哈花精最大的差異點之一在於新巴赫花精有花軌,且花精有服用順序,必須從失調花精喝到補償再喝回溝通花精…如果直搗黃龍直接喝溝通花精…很可能會跟地雷引爆一樣將上層沒處理好的情緒一起爆發出來…當然,這點我還沒有驗證過,原始巴哈花精也沒提過花精的服用先後順序限制,所以暫時不是可否。

然而,針對十二花軌的分類我倒是蠻有興趣的,尤其像我如此情緒化的人,38種花精的症狀我差不多都有過,自然又要來對號入座一番;不過篇幅限制,這裡我就只針對12種溝通花精(原先的12 healers)來講古啦!

12個花軌的溝通花精分別為:

Agrimony 龍芽草 Centaury 矢車菊 Careto 水蕨
Chicory 菊苣 Clematis 鐵線蓮 Gentian 龍膽
Impitiens 鳳仙花 Mimulus 溝酸醬 Rock Rose 岩薔薇
Scleranthus 線球草 Vervain 馬鞭草 Water Violet 水堇

就讓我用人格養成自述串起這12個花精吧!

從小我就是個超愛哭的人,很容易一點風吹草動就覺得自己被媽媽拋下了而哭,去看醫生時才看到聽診器自動化的大哭起來,我的哭總是用盡全身力氣,想要把心中所有的恐懼、不安、委屈全都哭出來,這種歇斯底里的恐慌是岩薔薇的情緒,幾乎每個小嬰兒都有,而偏偏我的月亮是雙魚座,也是岩薔薇的對應星座,所以那內心的波盪更是強大。

可能因此,為了保護自己脆弱的內心,我與這個世界一直是很疏離的。小時候最常有的印象是我坐在幼稚園裡的搖椅中,一個人遙望在操場上其他正在玩耍的小朋友們,一邊沉思人生的意義,雖然希望有人可以來陪陪自己,但卻又不想進入場中與大家玩耍,這就是水堇那種孤僻傲驕的個性,從小就覺得高處不勝寒、孤芳自賞,不想與他人同流合汙。

然而壞就壞在我也有強烈的矢車菊性格 – 想要迎合他人、求取他人認同,於是心中的我很希望可以成為團體的一份子,被大家接納,但同時我的水堇個性又不容許我放下身段,去問大家是否願意讓我加入…要是被拒絕的話多冏阿?

一個人坐在搖椅上搖啊搖的,一邊帶點惆悵的想著會不會有人來陪我,一邊思緒飄去好遠的地方,開始發展出鐵線蓮做白日夢的性格…我從小晚上就很多夢,而醒來時仍會不斷回想那些夢,讓自己投身夢中,想著在那個世界自己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這樣好像讓我跟原本就很疏離的現世更疏遠了。

不過在智性上,我開始有了很好的發展,在爸媽的鼓勵下,我開始喜歡問為什麼、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想要追根究柢…重點是我想要知道什麼是真的!

但我想要人家告訴我答案,我需要有人告訴我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水蕨的依附權威個性讓我有問題時會不斷問大家的意見,希望有人可以給我正確答案,然而我水堇那高傲的個性,卻又覺得每個人都無法理解我面臨的問題是什麼,自然給的答案也不夠全面。

這時,我又發展出一個新個性。小學有次老師教我們,凡事都為一體兩面,思考時不要只想一面,要從不同角度去想,於是就此展開永無止境的矛盾猶豫人生 – 線球草。每次我要下決定時,總是會正面想一次、負面想一次,又因為我水蕨想取得資訊的個性,我可不是隨便想想,而是會把蒐集所有資訊,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一次,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好似站在一個高原的頂點,四方我都看得清,但四方都各有優缺,我反而不知往哪裡去…..

然而,我鳳仙花的急躁個性怎麼會容得我一直在原地踏步無法向前呢,於是鳳仙花內在的急促跟線球草的猶豫不決,在我體內互相拉扯,每每理智逼得我往前踏一步,線球草的猶豫又把我拉了回來,外人看起來只覺得我怎麼那麼矛盾?

這還不止,我天生的個性就有一抹憂鬱的色彩,總是會杞人憂天,先做最壞的打算。自小考試後,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怎麼辦…我剛才一定粗心寫錯了…一定考不好了>_<」 當然,結果通常不如我預期的慘,但等待的過程很慘阿…以前我戲稱自己是悲觀中的樂觀,總是先做最壞的預期,這樣事情再怎麼糟也不會比自己預想的糟,但這種悲觀的龍膽人格,讓我在不管做什麼事情前都會想很多,想說要是失敗了怎麼辦?要是沒想到什麼點怎麼辦?如此,線球草的猶豫不決加上水蕨的到處問人反而更加混亂再加上龍膽的疑慮…更讓我不敢向前了!!

到此為止,可以想見平常我的內心有多麼狂風暴雨,總是一團混沌,處於一種茫然不知所措的態度,但天生的鳳仙花個性又一直逼我趕快做些什麼來突破困境,這樣的我…應該早就面臨崩潰邊緣才對,但沒有…至少外人看起來我仍然是那個穩重、聰明,好像什麼都罩得住的Lillian,這就是我的龍芽草個性。

我並不是故意想要當個龍芽草人強顏歡笑,ˊ只是我的水堇個性讓我自視甚高,覺得高處不勝寒,大家無法解決我的問題,而我的溝酸醬害羞的個性,不敢向他人求助,又因為矢車菊的懦弱,不想成為團隊中的拖油瓶,所以只好戴上笑臉,試圖自己解決窘迫的困境,久而久之,大家好像真的認為我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反而更無法將脆弱與內在狂亂的那一面示人,因為他們的震驚、擔憂或不以為然反而讓我更難受,也無法解決我的問題…更甚者,大家會開始期望我也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而矢車菊的有求必應還真的會讓我來者不拒,更塑造成一種普渡眾生的假象。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難得有一兩個人能完全接納我,看到我所有脆弱的黑暗面都還能不為所動,我的內在會變得非常依賴他們甚至有佔有慾,產生情感依附的菊苣個性,看到要好的朋友跟其他人說話會忌妒,可能會藉由唉聲嘆氣來引起他/她的注意,好讓他/她主動來找我談心。

但即使有個人陪我談心,讓我可以暢所欲言所有龍膽的擔憂、線球草的猶豫以及水蕨的不確定感,龍芽草內在的不安仍是無以名狀的;講完仍然笑著,仍然沒有採取什麼行動,因為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在恐懼只有溝酸醬部分的我知道。

我很膽小,不敢嘗試新事物,害怕改變、害怕不預期的發生,不喜歡陌生環境、不想認識新的人,這些溝酸醬的退卻平常人看不出來,因為我的水堇的高傲,讓他們覺得我只是不屑,因為我的龍芽草的粉飾太平,讓他們以為我只是裝弱,因為我矢車菊的迎合與妥協,讓他們以為我只是欠人推一把,因為我龍膽的悲觀,讓他們以為我只是想太多…但其實溝酸醬帶來的害怕造成自我限制,我只敢活在已知的環境裡耍耍嘴皮自,卻不敢踏出那一步。

記得另一個最有趣的矛盾是,我很不敢貿然踏入另一個未知的領域中,除了溝酸醬的怕東怕西與龍膽的杞人憂天,最重要的是我很害怕一踏入就會永無止盡、一發不可收拾,因為我鳳仙花的急促會逼自己在最短時間內發揮水蕨吸收新知的最大效益,而馬鞭草的熱忱會讓我滿腦子都是這東西,完全投入,整個人變得非常亢奮,把自己搞得像一團迅速燃燒的火焰,筋疲力竭。

後來我慢慢克服溝酸醬的各種恐懼與限制,從活在一個什麼都怕而故步自封的世界裡踏入多采多姿變化不斷、永遠有新嘗試的大千世界中;這樣的轉變與心路歷程讓我大受鼓舞也非常感動,開始很想跟人分享我的成長歷程,而變得有點馬鞭草的熱切。以前我說自己最討厭那種熱情宣揚自己信念的人(尤其是推銷行為),但想不到自己也逐漸踏上這條路,希望身邊的人也可以看到自己看到的。

這十二個溝通花精代表十二種不同的情緒特質,每個人多少都擁有這些特質,會需要喝花精是因為情緒失調,但這些花精人格也都各有各的益處,且能相得益彰。

我的水蕨讓我懂得參考多方資訊後再做判斷而非閉門造車,同時線球草讓我做全方位思考而不失偏頗,龍膽的悲觀讓我為各種可能性先做好準備,接著龍芽草讓我在即使遇到了挑戰還是能正面以對。

馬鞭草為我準備揮灑熱忱的舞台,但水堇卻又將我拉回旁觀者的視角而不致太投入,鐵線蓮給我足夠的幻想空間好發揮創造力,但鳳仙花卻又督促我向前,不讓夢想成為空想。

岩薔薇帶我面對內在極大的恐慌,但溝酸醬那種即使害怕也想克服的心情讓我一步步走過內在關卡,菊苣讓我珍惜在我低潮時一直在身邊陪伴我的人,而矢車菊讓我懂得為他人付出卻又同時保有自己。

每一個花精,就如同每一朵花,都有它美麗之處,而喝花精的用意與效果就在於讓我們從失調的情緒狀態中恢復平衡,重新展現這個花精特質最美麗的光彩。

多年前第一次嘗試花精時,我的夢變得比較多,但沒有其他改變,所以後來慢慢就沒喝了,而這次再次嘗試,開始喝的隔天身體與情緒就有一些反應,有種之前積壓以為已消失的情緒又跑出來的感覺。希望這次我能夠更有覺知,細細品嘗巴哈花精帶來的改變囉!

而我也已經訂購了整組花精,想要為身邊的親友調配,找大家一起來當我的實驗品…一樣…歡迎對巴哈花精有興趣或想調整自己情緒狀態的朋友來找我啦!

詳情請參考:https://lillianinlight.wordpress.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巴哈花精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新巴赫花精之對號入座 – 溝通花精篇

  1. chin 說:

    雖然略知巴哈花精,但透過莉莉安的具體描述後對花精更感到興趣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