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分歧點之夢

從前從前,有一個驕縱的女孩,自小嬌生慣養,什麼事都有父母與下人代勞,因此長大後也完全不知民間疾苦,認為所有的人對她好、幫她做事情是理所當然的。她完全不知感恩,甚至在他人已為她盡心盡力後還覺得不夠完美。

我是在一旁的觀者,我們有如時光的守護者,看著一個個靈魂的人生旅途與進展。

當那女孩對旁人頤指氣使時,我可以感覺到她的怒氣,從她的觀點來看世界,我可以體會她的理所當然…然而,身為時光的守護者,我們知道這女孩的人生軌道需要被調整。

於是,我的同伴決定回到過去,扭轉這女孩的人生…

眼前的大螢幕轉到女孩約三四歲時,這天應該是小女孩的生日,她手上拿著一個裝飾精美的小蛋糕,旁邊還有一位女僕。小女孩正等著媽媽回來一起慶祝,但這時我的同伴突然穿越螢幕,出現在小女孩所在的房間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翻小女孩手上的蛋糕,再馬上消失…正好趕上媽媽開門進來的那一刻…

媽媽一進門,看到蛋糕自小女孩的手上滑落,砸散一地,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如果當初蛋糕沒有被砸碎,媽媽回家後,會做什麼樣的事情,埋下小女孩日後驕縱的種子,但小女孩的人生在我的同伴將蛋糕打翻後,踏上了分歧點…

媽媽沒有多說什麼,甚至也沒有安慰還在驚嚇中的小女孩,只是靜靜地叫女僕帶著小女孩到廚房去,教她包牛肉捲 (言下之意似乎是既然小女孩打翻了自己的生日蛋糕,那麼慶生會要吃的食物就自己準備)。

這件事在小女孩心中留下新的烙印(如果要我說…覺得還蠻可憐的…),但也因此觸發她內在一種紓壓的方式。

因為這個事件,女孩體認到世上不是事事如意,都有人代勞,很多時候她必須親手捲起袖子去做,為自己想要的東西負責,然而她嬌生慣養的個性仍常讓她承受不住生活的負荷,於是在這種時候,她會在腦海裡想像自己到了一個輕鬆自在,讓她感覺到 “仁慈"的地方 (我夢中的字幕真的使用 “仁慈"這兩個字),然後,在高處(如海邊的懸崖)縱身一跳,放掉一切也遠離所有的負擔,重新開始。

Orlando Duque of Colombia dives 27 metres from the cliff face during the first competition day of the third stop of the Red Bull Cliff Diving World Series, Islet Vila Franca do Campo, Azores, Portugal on June 28th 2013. // Dean Treml/Red Bull Content Pool // P-20130628-00261 // Usage for editorial use only // Please go to www.redbullcontentpool.com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

鬧鐘響起,又是一個新的早晨…我在夢裡兼差的工作也告一段落。

以前我常常說自己的夢境就像是在平行宇宙遊歷,去體驗一下不同時空的 “我"的生活,但最近覺得我常常不只是經歷某個片段,而是在更高層面去參與或觀察某個個體的生命歷程,所以醒來後比較難有個印象深刻的highlight;像這次的夢可能因為剛好有個明確的 “干預",所以留下一些印象…只是對於夢中同伴主動在個案的人生轉捩點出手這件事,仍有些 “這樣真的好嗎?"的想法,看來即使是守護神也是有不同特質的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夢的故事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