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門嬌妻之夢

因為所以,我被迫嫁給了一個根本沒見過兩次面的男人,更糟的是,結婚當天他還根本沒出現,婚後也幾乎沒機會見到他。

他是一間企業的小老闆,掌管這間企業幫員工開的學校,讓其員工可以在職進修各種技能與課程,因為我現在是他的妻子了,所以也必須熟悉學校的各種課程 – 這代表我必須要一一修習學校所有課程。

既來之則安之,我只想低調地過日子,打開我的筆電,已經被安排了不同的行程跟訓練,例如今天下午三點似乎有個一對一的新人訓…不知道會是他自己來幫我訓練嗎?

走在學校走廊中,不時可以看到關於他的各種報導,他學生時代的事蹟,他在這間學校的豐功偉業,我根本連這個人的長相都記不太清楚,更不用說瞭解這個人了…看到牆上有張他年輕時,在學校泳池裡拍的照片…那時年輕些,有朝氣些,看起來是活潑的青年,不知道現在變成什麼樣的人了呢?

下午三點到了,不太情願地抱著電腦準備到隔壁的會議室準備受訓,踏進去才發現這根本不是會議室,而是個大階梯教室,裡面還塞滿了員工學生,我很隨便的被assign到旁邊一個圓桌坐著…好吧…隨便…反正我只是路人甲,早死早超生就對了。

但坐在那邊慢慢發現情況不太對,學生們陸續坐在階梯上,開始鼓譟,有個看起來是老員工的女主持人開始主持秩序,同時,旁邊的門口出現一個人,大家馬上安靜下來,轉頭一看…是他出現了!!

他穿著一身黑衣,一臉嚴肅,一頭及肩黑髮,綁成一束,手背在背後,站在門口注視的大家,雖然面無表情,但感覺得出來在場所有的人(除了我以外),都很開心他的到來…他是大家心中愛戴的小老闆阿!

他站在門口似乎沒有要更進來的意思,主持人拿起麥克風,似乎準備揭開什麼序幕,但坐在階梯上的人們開始爭先恐後地舉手…這間學校是怎麼回事?通常學生們不都很被動不喜歡舉手的嗎?怎麼主持人都還沒問問題,已經有一堆人蓄勢待發準備回答的樣子?

主持人點了其中一個穿著淺藍色工作服的產線人員起來,他馬上站起來興奮地問著…我?! “請問你對小老闆有什麼感覺?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如何?"

OO你個XX…坐在角落我都可以被陰到…我對他有什麼感覺…我今天才看見他第三次,對他哪會有什麼感覺?我連他叫什麼都不太清楚咧!!

帶著求救的眼神望向 “我的丈夫",希望他可以出來解圍,畢竟他也清楚我根本不認識他,相信為了他的形象,他應該也不想我亂說話吧? 但他只是不在乎的看了我一眼,一點都沒有要解救我的意思…好吧…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於是我站起來,眼光掃了全場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然後文字從我的嘴中吐露出來:「老實說…我還真的不知道我對他有什麼感覺耶…畢竟我們才見過兩次面,我對他根本完全不熟!!」

全場一片譁然,不知如何反應,心想還是不要做得太絕,於是又繼續說道:「不過,這幾天來在學校裡,每次聽人談起他,或是我從文字敘述上面讀到的他,似乎是非常受人喜愛跟愛戴的,大家對他總是贊不絕口。」 頓了一下,換個帶點甜密的口氣繼續說: 「很多人提到他的時候,常常帶著一股敬佩跟愛慕的神情,」 邊講還邊擺出那樣的神情,「雖然看著她們用這樣的語氣談論我的 “老公",心裡有點不太舒服,但覺得自己的 “丈夫"是如此的受人喜愛,我也非常的開心 :)」

語畢,全場掌聲不斷,非常開心他們小老闆的新婚妻子竟然如此愛慕且挺自己的丈夫,而依然站在門旁的他似乎也露出笑容來,我則帶著笑意慢慢作為自己的位置,心想 “nailed it!還好我會說話,這樣就把場面圓回來了!!"

然而,我得意地太早了,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才剛建立起來的credit整個崩毀…

原來,這堂所謂的 “新人訓"其實是 “火舞"課,一種每個人都要會跳的基本團體舞蹈,正式上場時大家會穿著特製的衣裙,下擺有如鐘形罩住下半身,腳下踩著特製的直排輪,上面將會點滿火,猶如踩著風火輪般….又是溜冰又是火,對於運動神經不好又怕火的我根本是天敵…

大家開始一個個進入中間的場地,排好隊形開始練習,原本想躲在一旁角落裝死,卻被一個看起來是領隊的人逼著下場…只好站在人群中間,模仿他們的走位跟手勢,一切好像還算順利,直到….穿著火舞正式服裝的人出場…大事不妙了!

要我在那邊跟著擺擺樣子是沒問題,可是一想到到時候我不但要穿著直排輪,腳下還要踏著火…要是一個不注意,燒到衣服或旁邊的人怎麼辦?那個穿著火舞衣服的人向我走來,即使我猜他可能會對我說這沒什麼好怕的,搞不好還會說那火其實是冷的,一點都不燙…仍然無法克服我的恐懼…我開始逐漸向後退,可是人群堵住我的出路根本出不去,那人抓住我的手,我用力掙扎,四處張望,想要找尋我的丈夫,卻看不到他…

最終,我逃脫了,不管我的身分是什麼,跳火舞這件事情是我目前無法接受的,更不可能是在這種毫無心理準備、被強迫的狀態下。

我的聲譽大概在那堂火舞課掃地了,但雖然我武科不行,文科可行了,接下來的英文與數學課,我都在課堂考試上拿到近滿分的成績。其實我看的出來那個一臉嚴肅的小老闆,是學校裡許多女學生/員工的夢中情人,現在他竟然娶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女人,大家對我的敵意肯定頗深,然而我在一般學科上表現得如此之好…讓她們即使氣得牙癢癢也不得不服,可以看到她們臉上那種不太甘願但又不得不甘拜下風的表情…其實我也不想成為女性公敵,這樁婚姻根本就是長輩安排的,我也只是個棋子…只希望可以和和平平的與大家共處。

然而,既然已經變成這樣,也只能朝著前方繼續走下去,看起來要精通學校所有課程還有好長一段努力空間,但相信總有一天會完成,讓大家覺得我夠資格站在我所處的位置;至於那個號稱為我丈夫的人,那天在禮堂中說出對他的感覺時,他好像有笑了一下,這樣看來,也許還是有機會可以軟化他的心,從他年輕時的照片看起來,他也曾經開朗過,可能因為家族事業的壓力才讓他變成現在這樣吧…或許…有一天…我們能夠開始真心面對彼此…


無情的鬧鐘再次準時的響起,伴隨著陣陣的頭痛,自夢中醒了過來…這種被迫嫁給不愛也不太認識的人的戲碼早已不是第一次,從我小時候就不斷有類似的夢境,但夢中的我總是如深宮怨婦般有很種的無力感,總是想盡辦法要從這個沒有愛的婚姻中逃走(也不知為何,我的另一半總是個大魔王或大富豪或某個家大業大的人,所以總是門禁森嚴,想跑也跑不了,而且有時候我的另一半有著佔有慾的愛…當初才會不顧我的意願把我娶回家)。

儘管每次場景都不太一樣,想逃走的心情是一樣的,而每次我也都看不太清楚那個男人的臉,但這次出現的黑衣男子,輪廓卻非常清楚,雖然完全不是我的type,但在夢中他不經意對我露出微笑時,我竟有著 “他可能可以…"的心情;而且這次夢境的最後,我想著的不是逃走(雖然要跳火舞時我逃得飛快=_=),而是如何在這個環境中證明自己,讓自己名符其實…似乎是類似夢境中最積極面對地一次了(以往也都很積極有鬥志….的想要出走XD),看來從小陪伴我到大的那個夢中的我,也在不知不覺中成長了嗎?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夢的故事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