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諸相重獲新生之夢

我忘了自己怎麼來到這邊,中間似乎落掉了一大半記憶,最早能回溯到的記憶是Ruby問我是否有摸到底,而我完全不懂她在說什麼。

我與一群女孩住在一起,她們似乎認為我是延畢的大六生,但我知道自己不是,也不知為何她們會有如此印象,然而大家就輕鬆自在的相處生活著;有個木色框型的組合櫃,大家總喜歡窩在那邊,爬上爬下的。

一天,Ruby突然靠近我,要教我怎麼去拔除卡在脈輪的能量。她問我喉輪感覺如何,我說有點卡卡的,於是她帶我去感受這個結,摸出她的邊,然後要我用意識用力一拔將之移除,突然喉輪好像真有什麼東西被拔了出來,不自覺驚呼了一聲,還不等Ruby回應,馬上又拿自己的心輪實驗,再次連根拔除一些卡住的能量,Ruby對我竟然一次就學會讚譽有加。

事實上,我腦海裡一直有些依稀的殘影,有關我剛來到這邊時的記憶,我好像從水中起來,Ruby問我是否已經摸底,我聽不懂,但一直有個她當時正在跟她父親講電話的印象,旁邊還有許多人,可是有種空氣很渾濁的朦朧感,看不出我與他人說了什麼,然而這些影像似乎只是我的夢境,因為沒有人記得這些事曾發生過。

我去找Ruby聊天,希望能瞭解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當我才正講到覺得自己當初有個次人格跑出來,假裝自己是大六生來到這邊,導致我這個主人格醒來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Ruby與她旁邊另一人突然以危言聳聽的方式質疑我的存在,問我什麼時候右眼下方多了一個痣,我堅持這顆痣一直都有,她們卻異口同聲的說以前沒有,並且還說了許多質疑我身份的事,問我有辦法說出自己眼睛的顏色嗎?我能夠說出自己的存在嗎?

我開始陷入一陣混亂中,不斷想與她們辯駁,證明自己的身份,但她們炮火卻越來越猛烈,我則覺得越來越暈眩昏沈,突然,我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句話,“萬法諸相非實相”,於是我決定不再執著於自我的存在,而是完全放手不再辯駁。

當我逐漸放鬆,將焦點轉內,感覺眼前逐漸變黑,Ruby與另一人的形象變成一黑一白,然後又變為對比的區塊與線條,場景逐漸後退,而我的腦後響起佛音,越來越近越清晰,直到整個人失去自我意識。

下一刻,我看到眼前有一池湛藍的水,我知道自己必須跳下去,於是我鼓起勇氣,縱身一躍跳入水中,水出乎意外的淺,於是我的手馬上就摸到池底,開始往上浮,當我冒出水面的那一刻,我明白了當初Ruby講的摸底是什麼,而當我睜開眼睛,我看到Ruby還有所有的人都穿著白衣站在池邊,圍成一圈迎接我的新生。

Ruby邊笑著邊恭喜我完成“跳坑”,隨後我與幾個之前有一起上過擴療的女生走開,卻覺得這情景似曾相識…這不就是當初我腦海裡的殘餘印象嗎?只是當時比較陰暗朦朧,現在明亮清楚多了!

我們回到共同生活空間,大家都在自己的角落舒適的休息著,看看漫畫(滿屋子的書櫃有各種漫畫),感覺自己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卻又說不上來,倒是看到好多漫畫,也想拿一本來看,但不知可不可以,於是再次去找Ruby。

她再次恭喜我完成跳坑,並說當初她為了加速我的進展,特地用能量加持我,但中途她父親打電話來,她還正在講電話時,我就自己從水中起來了…剎那間我恍然大悟,原來之前腦海那些殘影不是過去的記憶,而是未來的浮光掠影,又或是宇宙時空的交疊,讓我早已擁有來自未來的記憶!

我把這件事情與Ruby分享,順便補充當她故意質疑我的身份時,後來發生什麼事,她說每個人會經驗跟看到的不同,但當我說出自己聽到佛音時,她顯得非常驚訝,因為一般人都會與自己的黑暗面掙扎許久,但我竟然能馬上跳脫幻象還聽到佛音,很不可思議。

我笑說:“也許我很有佛緣吧!”同時看著一旁正在播小沙彌圖畫的電視,似乎想起什麼,“畢竟之前與大家一起靜坐冥想時,常常會在半夢半醒時感覺自己是個小沙彌呢!”

語畢,帶著微笑走開…我似乎真的憶起什麼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夢的故事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