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天氣開始變熱,思緒開始很容易飄走…有時候飄去一個我沒去過但很想回去的地方,有時候一些小時候的片段突然跳出來…

現在大部分的人會覺得我是個脾氣很好的人,有耐心、不太生氣、情緒穩定、樂觀、開朗、積極,每次要大家猜我的星座,鮮少人會馬上猜到我是牡羊座,因為我除了活潑、天真那一塊像牡羊座外,並不像小白羊那麼衝動暴躁。

不過…小時候我可是個小暴君呢!

小學得時候,我最常擔任的就是風紀股長(我們班是用月考名次來排幹部,第一名到第六名分別是班長、副班長、風紀股長、學藝股長、衛生股長、康樂股長…我幾乎都是第三名…所以…);小時候哪懂得什麼管理領導方法,唯一會的就是鎮壓…剛好我天生又大嗓門,所以每次上課鈴響,第一件事就是衝上台去大喊:"大家全部給我坐好!!沒坐好的我要開始記號碼了!!"

接下來我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在老師來前,密密麻麻的在黑板上記一堆同學的號碼,比較皮的學生還會在下面累積個"正"字…最高紀錄,我大概在黑板上登記了25位同學的座號吧(一班約有50人)!雖然老師來了以後,看心情可能把所有號碼擦掉,或是只留下被登記好幾次的號碼,然後打手心或打屁股…不過我得承認…有些時候我是過苛的,毫不留情地就把我認為沒遵守秩序的人登記到黑板上,而完全不在乎他們等下可能會被打。

而更好笑的是,當我偶爾考到了第一或第二名,當上班長及副班長時,反而不知道怎麼管秩序了…總覺得卡卡的,硬不起來,因為我不再是威猛的風紀股長,而是老師的小助手班長…所以在小時候就已經深深體會到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真諦阿!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那麼在乎 “名"的原因,"正名"這件事情對我很重要,要是我沒有被指派對應的名,就會覺得做事情卡卡的,不順手,好像沒有被授權的感覺…正所謂 “名正言順"阿!

想到小時候我完全是用高壓手段去管理秩序,但現在卻像小綿羊一樣,在課堂上好言相勸的試圖拉回閒聊學生們的注意…真是很大的對比阿!不過中間的轉折是另一段很長的故事,就不多說了。


然後,我又想起,小時候都有作文跟演講比賽,雖然我沒有上台恐懼症,嗓門又大,但是臨場反應很差。當時我被指派去比賽作文,而另一個成績好的女生被指派去比賽即席演講,結果某天老師在自修課指定一個練習題 “如果我是老師"後,不但要她準備一下上台演講,突然也要我上去講,儘管我在台下已經先做了一些筆記,上台時仍然整個打結。

原先是想使用在書裡看到的技巧,每隔幾段就以 “如果我是老師…"來起頭,描述不同情境,可是最後我卻整個當機,不斷重複 “如果我是老師…",接下來卻腦袋空空,想不出如果我是老師…我要幹嘛T_T最後搞得台下同學笑得歪七扭八,而我在台上腦袋轟的一聲,分不清是難堪還是難過…還好後來老師幫我解圍,只針對我講的內容comment,而不是我的表現。

那次的羞愧造成我很大的陰影,一直到一兩年後,我又被指派去參加演講比賽,這次的題目是早就訂好的 — “路是人走出來的",文章寫好後還請我的作文老師修了好幾次,最後演說時表現得不錯,好像還有得名的樣子(老師還說她早就知道我沒問題…不知道信心哪來的),這才讓我的心結打開。

後來的成長過程中,那種需要事前準備的上台報告對我來說從不是問題,但我的臨場反應一直很差,很擔心被問問題或需要隨機應變的場合,我又會當機在台上。然而,時至今日,自己也開始當了老師,才知道…當時會當機是因為我要講的東西不是我自己的,而是臨時硬嵌進來的,如果我要說的主題早已內化,那麼聽眾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十個人,我都可以侃侃而談,問的問題不管是簡單還是刁鑽,我都會有我的回應(故且不論對錯好壞),因為那是一種基本的刺激與回饋機制,即使無話可說也會是 “不予置評"而非腦袋一片空白的當在台上。


接著,一個不是很好的兒時回憶跳出來。小時候,成績好常常等於十項全能,所以成績好的人會被指派為班級幹部、參加文武各項比賽、參加表演、當小老師,當然,那是一個榮譽感,所以好學生們都會很榮幸的接下這些任務,可是…我們當時畢竟只是孩子,小小的身體與心靈怎麼可能承受那麼多壓力?

於是,有一天,我們班的班長對老師說她有點累,想要減輕一點職務…結果老師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抓狂,說既然她累,那就什麼都不要當了,於是把她所有的頭銜拔掉,只剩下一個小老師跟一個作文比賽,我不知道她當時怎麼想,但我是嚇呆了@@可是,老實說,當時我也很累了(雖然我的職位不如班長多),所以也舉手跟老師說我負荷不了…結果如何我忘了,我甚至不太確定那個被拔掉所有頭銜的人是否其實是我,但心中的震驚在我當時小小的心靈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原來要是喊累的話,可能會瞬間變得一無所有?可是我又撐不住了…怎麼辦?

也許是自小逞強的性格,加上老師們的推波助瀾,我的內在小孩一直被我訓練的很強韌,即使很多時候都很想坐在地上賴著不走,哭鬧後仍然會擦乾眼淚,咬牙繼續撐著向前,結果幾天前有人幫畫出我的內在小孩時,就出現了下面的情景:
11422126_422342451271722_1151069584_o

一個小小孩,頭戴皇冠、披著值星帶,踩在大球上,在眾人的喝采聲中向前。他滿頭大汗,戰戰兢兢地想在大球上維持平衡,又要不被眾人的聲音所干擾;小小的身軀踩著大球,已經快要吃不消了,但儘管如此,這些加諸在他身上的職責與掌聲,又讓他想要努力的堅持下去。

畫畫的人很擔心這小孩的安危,還特地在他身上加一條安全繩(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用就是了…),不過看到這情景,我也只能發出會心一笑,不管是小時候的我還是長大以後的我,面臨的都是同樣的狀況阿!!

但當然,從小我練特技長大的,小時候踩大球怕得半死,搖搖欲墜,經過多次淬鍊後,現在平衡感已經好很多,雖然還是戰戰兢兢、全神貫注,但已經知道怎麼調配時間跟壓力,當然還是常常喊累、覺得吃不消、想要休息,想來個一走了之歸隱山林,但已經不會一個腳軟就從球上掉下來…我曾經只剩下雙手攀在球上搖搖欲墜過 (然後我就跑去英國重獲新生了XD),不會再讓自己陷入同樣的困境🙂


其實不論長到多大,心中永遠是當年那個小小孩,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變了,回頭一看…我還是我,從小到大一直就是那樣,也許多了些自信、多了些能力、多了些偽裝,但卸去那些,我從來沒有改變過;曾中蓮一直就是那樣的小女孩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心情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