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課程•分享與獻禮

進入正題前,要倒帶一下;話說這麼多年來,我覺得真正有效果的療癒並不多,但其中造成生命很大突破的剛好都是催眠。一次是福長的深層回溯,解開了近十年的人際關係停滯,而第二次是月初的公益催眠體驗,原先是想喚起沈睡的陰性能量,卻意外的疏通了四、五年的事業停滯。

自從多年前因感情首次受挫而不知怎麼得到“事業女強人很難有愛情”的結論後,我就決定要捨工作上的成就感而先追求愛情。然而多年過去了,我的愛人仍不知在何方,我也因為不想顯露出女強人的姿態而在工作上處處壓抑自己,可是我卻忘了,我們生命中的不同面向都是互通的,不可能在一個領域上壓抑而不影響到其他領域,因此我在靈性領域的對外發展也一直處於枯竭狀態。

直到上次催眠“弄巧成拙”,沒喚醒陰性能量反而喚醒陽性能量後,我不但隔天開始在公司內瞬間從隱藏霸氣的小妹變成霸氣外洩的強者,還在兩個禮拜內規劃在公司內外都開塔羅課程,敲定下次捕夢網工作坊的檔期,更重要的是,終於有人想找我為他們講解光的課程了!

Today is the day!!

一大早起床開始謹慎的備課,心中仍戰戰兢兢,面對不時跳出的自我懷疑。

要知道,雖然我學習光的課程那麼多年,卻仍是純麻瓜一個,而這次想瞭解光的課程的兩個朋友都有敏感體質;雖然我完全信任這課程的教導,卻感覺自己像是個盲人要教明眼人認識顏色…自己真的已經吸收完全且可如實傳遞這教導嗎?

帶著興奮及緊張的心情,見到了兩位大男孩,他們是在我在某場家排中認識的,經由小江的轉介,才有此機緣。他們拿出一副美麗的牌借我抽,翻開一張,寫著The Light Field,光場;雖然不知牌義為何,卻覺得安心許多,光場,不就代表我已經在光的課程的場域中了嗎?

接下來以聊天分享的方式,向他們講解光的課程的整體架構及基本名詞;知道他們都是對能量很敏感卻容易在文字間迷路的人,所以沒有像以往Nancy 老師一樣如此鉅細靡遺的解析課文(這樣應該會馬上把他們嚇跑…而且我也無法如此詳盡的講解),而是利用我擅長聊天的特性,一點一點把要表達的概念穿插在閒聊中,如此不知不覺竟也過了兩小時!!

image

然而,光的課程可不只是課文講解,冥想更是重要的一環,但這卻也是我最害怕的一部分…要是我照著課本上的冥想文念過,他們卻沒有感覺怎麼辦?因為我太過麻瓜,而無法將文字中的能量帶出來怎麼辦?

稍做休息後,先壓下自我懷疑,而專心的帶領他們兩人冥想;雖然帶領時仍不時分神於自我懷疑,卻更加堅定的念著上師的訊息,直到進入靜默階段,我自己也閉上眼睛,感受那能量。

那真的是很殊勝的感受,我僅僅是帶領著冥想,而非自己進入冥想,在念文字的當下,也能感受到身體微微的震動,好似能量在身上流竄,當進入靜默,能量的流動感更是明顯,於是我也在靜默中靜靜感受白色之光運作著。

最後,冥想結束,就是見真章的時刻;帶點膽怯的詢問他們冥想的感受,得到的回應卻精彩極了。

因為我是理性頭腦很嚴重的麻瓜,冥想向來只有睡死一途,可是他們不但可以清楚感受光如何清理釋放他們的負面能量,其中一個有內在視覺的人還能看到不同自我的形象…怎麼可以那麼可愛~

此外,他在冥想中還接到訊息,分別指出我們三人此生在地球的角色,我是大大的“知識家”三個字,代表我是來接收較高訊息後,傳遞這些知識與智慧給世人的,如同大天使Sandalphon一般,屬於先知的角色。我的表達方式是無限的創造,而非走前人的路…畢竟如果copy 的話就不叫先知了嘛 :p

image

而我身上散發出的光是天空的淺藍色,給人一直智慧,幽默,理性,自在的感覺…這的確還蠻符合今天我分享光的課程的心態與方式的🙂

其實當他描述我的角色時,心中默默的被震撼到,因為這兩天我才對自己此生的角色有一番新的領悟。

以往,我總是覺得自己像是一座燈塔,只是發著自性的光,引領他人,讓他們知道,有人做到,他們也能。

然而,過去這十年,我很認真在做的,卻是千方百計的讓身邊的人理解較高的思維。

我雖然很理性,卻也是屬靈的人,自我接觸靈性教導開始,常有“這本來不就這樣嗎?很正常啊!”的感覺,所以理解吸收靈性教導上我從沒太大困難(當然落實又是另一件事了)。

可是這種特質套用到塔羅諮商中就不是件討喜的事了,首先是每次牌陣一翻出來,常會有“會這樣很正常啊!有什麼好算的?這種無聊的事情也拿來問?”的不耐感,久而久之就越來越不想幫他人算這種對我來說“理所當然”的問題。

其次,由於我的焦點太過心靈層面,說出來的詮釋與建議往往太過形而上卻不實用…或當事人根本不知道怎麼應用到實際事件中。

然後,十年過去了,我以身試法,讓自己親身淌了許多渾水,歷盡各種情緒的大起大落,嚐遍各種生活經驗,於是我給出的建議不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風涼話”,而是以自己生命經驗為例的分享。

我也不再如此輕易的否定他人的問題,因為當局者有太多糾結是旁觀者無法體會的,也許站在岸上的我們覺得河中的人僅需站起來就能全身而退,但深陷水中的人可能連這河深多淺都無暇意識,岸上的人可以譏笑水中人的愚痴,卻只能等自己也落水後才發現蠢的人是自己。

多年的低調後,最近又重出江湖提供塔羅諮商服務,然而這次的心態已圓融成熟許多,不再站在雲端探看世人,而是以自身經驗陪伴帶領當事人走出迷惘,就如大天使Sandalphon曾投生為人類先知體驗人世一般。

於是,領悟我是以自己的生命經驗帶來教導、療癒,而非如一直渴望的,擁有強大的靈能力或感應力,可以“行神蹟”或“說神語”。環境使然,圍繞在我身邊的都是對靈性教導充滿質疑的理性者,他們並不會一句上師或天使的教導而受到鼓舞,卻可以因為我曾同是天涯淪落人而接受建議;他們要的不是高高在上只會講肯定語句的大靈,而是真的能體會他們處境而給出實際建議的人。

有多實際呢?就像是“放掉原本認為很重要卻已不再必要的執著”我可以舉例成“將手上原本都要親自經手的account 排priority,只保留最重要的兩個自己處理,其他的可以授權下屬處理”…這些是只有實戰經驗的人才說得出的“行話”,但也是因為這種貼近當事人情境的例子,才讓他們可以更容易套用諮商建議到他們的情況上。

要知道,很多時候不是當事人不乖,不肯聽從建議,而是因為不知如何套用執行啊!

話題好像扯太遠了,但我的意思是,如同讀到的訊息所示,我是個知識轉譯者,將來自較高層面,對我來說理所當然卻太形而上的訊息,轉化成容易吸收的“使用者案例”,分享給他人;我豐富的生命經驗就是我的“知識庫”…這麼說為了讓我的服務效果最大化,我應該要多探索生命的不同領域才行(就是要玩更大更爽的意思啦:p)!

那麼以這種角度來說,我仍然是一個燈塔的角色,用自身生命散發出的光引領迷途之人。

我大概對於終於有機會能傳遞光的課程的教導太興奮了,一不小心就寫了這麼長的心得,可以想見這次經驗對我來說意義多大!

當然,這次分享旨在讓兩位可愛風趣的大男孩瞭解這美麗教導的好,希望能把他們也送上光的道途,在他們已具備的敏感特質之上,搭配落實紮根的教導,鞏固他們的能量。

若有機會,很希望能像今天這樣,繼續帶領他們上光的課程下去,這也是我的心願之一,不過我相信一切自會有最好的安排,所以剩下的就交給宇宙與高我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身心靈, 光的課程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