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中切換不同自我profile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夢境呈現的是不同平行宇宙的我,在那個宇宙,我有不同的記憶與背景,是另一個完整的自我…當然,這種描述多半帶點浪漫的玩笑色彩,但這周末的經驗卻讓我深深體會這種假設的真實性。

如往常般,睡眠中的我非常多夢,但這個周末所做的每個夢都有非常清晰的場景與故事線,在夢中雖然看到的依然是熟悉的人,但我與他們的關係或背景故事都有不同的設定,有時夢到一半醒來,一時間腦袋還來不及切換,仍停留在夢中的背景設定,得要過一下才會切換過來 (像是想起我爸其實已經過世、我其實住在台灣之類的)….就有點像不同使用者使用同一台電腦時的user profile切換一樣。

紀錄幾個比較清晰的夢中場景。

—————————-老弟從軍分隔線———————————-

我的弟弟在遠方從軍,家中留下我和爸媽。

一天,接到軍中來的通知,要我們到一個地方集合,沒想到,在那邊等待我們的卻只是一個軍官用毫無生氣的口氣,簡短告訴我們弟弟已經戰沙場!!

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更無法接受軍方以如此冷血的口吻告知這消息,於是帶著悲憤的心情,冷冷地對那軍官罵道:"你們怎麼可以如此不負責任?用這種方式告知家屬他們的親人已經往生?你們還有沒有人性阿!!"

此時,外面剛好有其他也收到通知的家屬正準備進來,聽到我的言詞,意識到他們的親人也已經死了,不禁哭倒在地T_T

就如同電影演的一般,雖然軍方聲稱弟弟已經不在人世,心中卻總覺得仍與他有連結,於是遲遲不肯相信他已經死亡,仍抱著一絲希望。也許是信念感動上天,不知道過了多久,真的看到弟弟活著回來!!!當場開心地上前緊緊擁抱他,喜極而泣…我就知道,弟弟不會就這麼離開我們的!!!!

———————————老人預言分隔線———————-

坐在舊家床上,床的另一頭是一個已經很久沒見的歪國朋友,旁邊還有一個不知哪裡來的怪怪老人@@

老人看著我,對我說我內在對愛情有澎湃的熱情跟渴望,我當然是點頭稱是,說自己渴望愛情渴望的不得了,但就是沒機會。

老人看著我跟朋友,對我們說會有新戀情出現,在我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時,只見我朋友突然往我唇上吻過來,嘴唇那柔軟的觸感真實的不得了…然而我對於純肉體的慾望一點興趣都沒有,更不希望有人只是為了一個奇怪的預言而親過來,於是掙扎著把朋友推開,說我不要這種沒有愛的親吻。

但沒推開多久,朋友又再次吻上來,一開始仍抵抗著…但慢慢的,好像什麼產生了變化,我的身體竟開始自然的回應,開始享受他的吻…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間,沒多久就昏過去了@@

——————————-山頂洞人分隔線—————————-

我們一家人窩在英國海邊一個山洞裡,山洞前是個平台,上面有一些板凳,坐著另一家人。當時是傍晚,稍晚似乎有個燈火秀還是煙火秀,所以大家都各自佔好位置,等著欣賞表演。

忘了是誰,拿給我一包果凍粉,要我做果凍,於是我來到山洞深處,那邊是一個稍加改造過的簡單工作室,有著昏黃的燈光。

拿出一個水盆,倒入半滿的溫水,將果凍粉全數倒入,接著把兩隻手伸進去攪動…那溫水的觸感暖暖的好舒服,感受著液體慢慢變稠,表面開始結凍,果凍逐漸形成…這時才想到兩隻手放進去好像有點髒齁XD

——————————-好人卡分隔線—————————————–

我有一個美麗又迷人的姊姊,但跟她總有點較勁意味。最近我們剛認識一個頗厲害、小有名氣的男生(由我現實中的弟弟飾演),自己設計了一套牌卡還是遊戲卡之類的,上面的圖樣都是自己畫的。

我捷足先登,先到達那男生的家,藉故問他一些有關那副牌卡的事情,像是設計的理念、故事背景等,感覺上他是個很單純又宅宅的男生。剛好這時姊姊也到來,故意很大方地向男生介紹,但心中小得意地想姊姊慢了一步XD

我在男生的房間繼續跟他聊天,討論他過去設計的作品,邊努力欣賞發出讚嘆聲,沒想到,就在我專心翻看他的設計作品時,他竟然偷偷從背後靠近並且環抱我,還試圖親我的脖子….雖然在這之前我也早料到自己的舉動會吸引他,但他接近我的感覺總叫人有點作噁…就像是弟弟想親自己一樣(是沒錯啊….現實中他真的是我弟阿>_<),心中默默地發了他好人卡…

輕輕地把他推開,告訴他我希望可以慢慢來,我更希望兩人有了感情基礎後,再開始有肢體上的接觸…然而心中想的卻是…在室阿宅請退散>_<

—————————回到現實分隔線————————

以上幾個鮮明且栩栩如生的夢境片段,都發生在短短24小時之間,每個夢境我都有不同的背景故事與設定,但在當下都覺得那個情境是真實的,如同我現在所處的現實一樣真,導致從每個夢中醒來時,都還要一點時間切換設定,才能重新融入這個現實。

突然對賽斯書 「靈魂永生」中提到的:

但是,由你存在的任何一點上,你可以瞥視到這些其他的可能實相,而感覺到在你所作的那些實際决定之下,那些可能行動的回想。有些人自發地這樣做,通常是在夢境裡。此處正常醒時意識的死板假定常常會淡掉,而你會發現自己正在做你實際上排除了的那些行動,卻絕沒想到你已窺探進自己的一個可能的存在了。

如果有個别的“可能的自己”,那麼自然有“可能的地球”,全都在走那些你没採用的路子。在清醒狀態裡,以一個想像的行為來開始,有時你可以沿著“没走的路”走上一小段

有著非常深的感觸…靈魂是多次元的存在,所有的事件都同時發生著,只是我們將意識聚焦在這個片刻,才視這個實相為真。當進入夢境,意識所刻劃出來的界線變得模糊,於是意識開始可以在不同的實像系統間穿梭,去體驗另一個次元或宇宙的自己 (又或者活在這個時空的我其實是其他平行宇宙的我的夢境?!)。

我沒什麼偉大的志願想要參透夢境的奧秘或是整合不同次元的自己,單純在不同夢境穿梭,窺探不同可能性的自我就已經很有趣了…正所謂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嘛XD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夢的故事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