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排小劇場之在生命歷程中自轉的熱情

今天又是家排的最後一堂課,但老實說,不是很期待,因為上次這堂課進行的有點不知所云,一直到結束了才知道剛才進行的是與靈魂的排列…何況,我也不是很想再跟一群人在一個小空間裡互相碰撞的隨音樂舞動。

在前往公館的路上,心中還想著,要是再來一次老娘就要翻桌了!

結果,閉眼聽著引導,心中大喊不妙,果然又要來一次了,但還是乖乖的順著音樂起身,開始緩緩移動,並不是很想像上次一樣真的跳舞起來,因此只是順著自己身體的感覺輕微擺動著。

過了好久,忍不住偷偷睜開眼睛偷看大家,赫然發現場有一半的人壓根沒站起來,少數站起來的也好像在玩木頭人一樣靜止不動,除了老師自己很high 的打起拳來外,惟一會在場上走動的就我了…這怎麼回事?雖說今天從早就覺得世界有股冷清感,沒想到這股能量延伸到家排場來了!

老師應該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突然按著大家的肩,一一指派擔任的代表:限制、壓抑、恐懼、成功、智慧、熱情,指派前後其實差不多,原先在場上比較活躍的人在擔任智慧與熱情後仍然是活躍的,其他的都依然攤在原處或地上。

我不意外的成為了熱情,原本不斷移動的腳步也沒停下來,但開始不斷的自轉,好似自己是一個自旋氣流,隨著老師引導不同角色說出他們的內心話,我會不自主的邊自轉邊被吸引過去,但停留不久。後來大家全部癱軟坐在一起,只剩下我仍然站立自轉著,感覺自己似乎不斷在見縫插針,想在各個縫隙激起一股動能,但不論我如何在大家眼前自轉,似乎沒有人看到或甩我。

過了很久很久,經過很多處理,一直龜縮的成功開始迎向光,限制也突破自己的枷鎖開始伸展,智慧有點目空一切,而熱情則被光吸入;這是一個針對人類集體潛意識的排列,場上的過程是我們每個人都正在經歷的,卻也看出低氣壓如何籠罩著許多人,導致熱情被視而不見,成功無法破繭而出,而智慧只剩下一張嘴。

後來,老師帶我們每個人走一次自己的生命歷程,走出各個時期的低潮。我的milestone 有三個,十歲時的悲傷、十八歲時的沒有歸屬感,二十八歲的喪父苦痛。

十歲時的我,並不知道要放下什麼悲傷,但後來突然想到,惟一印在我腦海裡的負面事件是一起兇殺案。死者是我小學同學,曾經同班過,在她往生前不久,我才領著一群女生跟她帶頭的另一群嗆聲,只為了爭奪體育室要給哪班用。

沒多久後,她離開了這個世界,被姦殺、分屍,然後被塞進冰箱,而兇手是我們家要好鄰居的親人;那鄰居的小孩是我生命中(雖說當時我也還是小孩)第一個寵愛的孩子。

這個事件對我來說有很複雜的情緒,這是我第一次遇見死亡,尤其兇手與被害人我都認識,不勝唏噓;被害人往生前曾與我有過衝突,於是有種莫名的罪惡感,但同時又有種沾沾自喜,因為我跟這個重大的事情沾上邊了;與鄰居的關係自然也變得比較冷淡,因為他們自己退縮了。

想想,或許前幾天探索核心目標時出現的“深淵”、“死亡”、“不知愛是什麼”跟長久以來的悲傷和罪惡感,也許都與這事件有關,於是默默的在心理懺悔釋放…畢竟當時年幼的我少了尊重的心。

十八歲的沒有歸屬感,在家排中就是不在自己的位置上,我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當時我有一股很強的無所適從,因為上了大學,不再有自己專屬的教室和桌椅,加上我不住校,所以沒上課時,偌大的校園竟沒有我容身之處…只能在計中或圖書館消耗時間(雖然因此看完了金傭與瓊瑤全集XD),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這種“居無定所”的感覺。

嘉宏帶著我找回自己的位置,但感覺仍沒有很實在,然而這種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彷徨感十幾年來都沒有消失過啊!

最後是二十八歲的喪父,不論釋放跟療癒多少次,總仍有部分悲痛的殘餘,也不是我硬要緊抓著不放,只是當初還交雜了失戀跟職涯變動,相互加乘之下就變得不易根除了。

於是,第二次的家排系列課程又結束了,這次留了好多待探索的梗,到底我那深沈的悲傷、罪惡感、無力感來自何方呢?等以後有機緣再一一解謎吧!
image

常有人問我家排有沒有用,這我很難講,許多同學們進行完家排後,相關領域的確變得比較順,但我自己是沒有,然而在上家排的期間,我覺得自己的生命是有在流動的,所以也許對我來說,家排不是在療癒什麼,而是一股活化的能量吧!

然而,不管是演戲還是看戲都很好玩啊,有機會看到明天我們公司尾牙影片我的客串,就知道我真的很愛演了啊 :p

最後,這兩天不約而同都有人說我很會安慰人,因為我會在他們自我哀怨時,用非常正面又言之有物的詞彙來重新表述,讓他們想否認都找不到點….所以說我是個很有說服力的暖女嗎XD


2015/1/8
對於第一段家排我的描述不多,但沉澱後想來補充一下擔任熱情的心路歷程。

那場家排最後的結果是成功、熱情、限制、一部分的智慧迎向光,其他的壓抑、恐懼及另一部分的智慧仍處於黑暗,然而其實我覺得熱情無關乎光或黑暗,它的動能是純然的發自內在;幾乎所有情況下我都在自轉,在某個地方有特別能量(不管是釋放還是凝結)時會被吸引過去,有時候被吸過去後就像進了陷阱被困住,有時候是自然的無孔不入,像一個小旋風自然地去激化一些能量…這種感覺就像物理學在講解黑洞如何造成時空扭曲的概念一樣,一個自旋的氣流,在空間傾斜或受到擠壓時會自然的流過去。

可是當後來成功開始穩定下來,其他角色狀況也都穩定後,我就自然入定也不想動了;那不是一種懶散或消極,而是沉靜的感覺…也許大家覺得熱情不該這樣,但當時我覺得很好,所以反而成功和智慧一直跑來拉我探問我時,覺得很奇怪…誰規定熱情就一定要繞著光團團轉?那本來就是一股自然的生命動能,有動就有靜,目前沒有不平衡的狀態,所以也不需要特別去轉動。

也因此後來被強拉起來後,我仍然不自主自轉,但覺得場上是一片虛無…即使大家都站在各處;因為那時候沒有特別的能量會吸引我過去,大家都處於穩定平靜的狀態。

倒是被成功拉去接近燭火時,我雖然不排斥,但不喜歡被強迫的感覺….熱情是一股自轉的流,歡迎大家靠近並取得他們所需,但並不喜歡被強迫操控;然而它的本質是火,所以很容易就被光給吸進(所以後來我的目光就離不開火光了),但那更像是一種同質相吸的感覺,而非被什麼崇高神聖的光所吸引之趨光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身心靈, 家族排列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家排小劇場之在生命歷程中自轉的熱情

  1. 通告: 我的療癒之流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