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下)

寫了一個禮拜的圖像對話記錄,終於來到薩滿靈魂復原療癒的下半場。

療癒師大為是一個說話慢慢溫溫的人,因此很容易讓人覺得放鬆,不自主的將內心的脆弱表現出來,於是才只是閒聊上週的記錄心得,眼淚就一顆顆的掉了下來…只因為覺得大為這麼溫柔的人,在聽到我內在的矛盾與恐懼後,會溫柔的包容而不是落井下石。

在上週的對話中,我對自己的靈魂創傷做了很多引導與療癒,花了好幾個晚上,總算讓他從掩面哭泣中抬頭看清自己做的事,讓他從滿懷著罪惡感到願意放下而離開陰暗的洞穴,從選擇永世孤寂來懲罰自己到看到內在發出的光;當然,我並不知道這只是自己頭腦在編劇本還是內在感知,但也許就像大為說得,真實的版本與想像的版本同樣重要,如同少年pi的奇幻旅程一樣,重點不在那個是真的,而是你選擇相信
哪個版本,哪個又能帶給你更多?

感受與創造同樣都是療癒的一部分。

由於上次已經看過創傷、禮物與恩典,今天journey 的主題就是靈魂的契約。

旅程前,一樣要我選顆石頭陪伴自己,猶豫了很久之後,在下手之際突然轉向拿了一顆毫不起眼的粗糙灰白石頭,拿在手上非常 rusty的感覺,但卻一直想在手掌中滾動摩擦它;事後才知道這石頭來頭不小,可是從秘魯帶來,具有傳承意味的石頭呢!

一樣跟著鼓聲,順著溪水來到地下世界,見到我的守門人老爺爺,然後請他帶我去靈魂創傷的契約區。

靈魂契約是一種在靈魂深處的內在制約,是因深刻體驗或傷痕而形成並深植的信念,即使已經忘記成因,我們仍相信並遵循著,就好像猴子的喝水電擊實驗一樣;因此今天的旅程就是要來解除契約。

一開始,感覺自己像愛麗絲一樣變得好小,想要搆到高處一個打開的抽屜。好不容易上去,望向裡頭是一片漆黑,於是直接跳下去一探究竟…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充滿木製家居的傳統優雅書房中。

牆角是高級檜木書櫃,木質的書桌後是一片明亮的落地窗,桌上疊放一些文件,印象深刻的是擺在桌上一支黑色鑲金邊的瘦鋼筆,就放在一張白紙旁。

當我還在納悶契約本身是否就是這支鋼筆時,大為要我看看契約寫著什麼,於是我發現自己手上拿著筆,開始在紙上寫下一行又一行的字;我看不清紙上寫著什麼(實在是非常潦草的英文啊!),但感覺自己好像正在制定生活公約,寫著一條又一條的rule ,告訴我生活該怎麼過,有什麼規則要守。

接著,大為要我用靈魂的恩典來解除契約。看著懷中的恩典眼球,想到它原先是火焰轉化而成,那應該可以直接把契約燒了吧:p 於是我用意念要眼球變火球,但我發現,眼球並不是用燃燒的將契約化掉,而是邊燒邊把它吸進去,最後整張紙都被吸進眼球,不止如此,房間也似乎開始被吸入。

下一刻,我發現自己已經跟守門人老爺爺在一艘船上,晴空萬里,波光粼粼,正順流而下快速航行著…畢竟把人家書房燒了當然要快點落跑啊XD

不知過了多久,大為要我將創傷、恩典、禮物還有契約整合在一起,感覺自己穿著寬長袖的左手有了變化,低頭一看,我的手開始羽化成翅膀,巨大的灰黑色羽毛從袖子撐出,接著右手也一樣,然後我化成了一隻大鳥,站在船上,用我的羽翼護著守門人老爺爺跟另一個好像也是我自己的人。

image

變成鳥的感覺好詭異啊!但也沒有特別想飛或幹嘛,只仍靜靜待在船上(我一定很輕盈,船都不會沉耶!),直到大為呼喚我回來,慢慢變回鳥人,到最後走出山洞時,又變回長髮女孩人身。

回途中,大為要我把舊的契約留下,帶回新的契約,我手上拿著那枝筆,猶疑著該不該丟掉,因為我不確定它代表舊的契約還是寫契約的工具。掙扎了一下,仍把它丟下,看到它閃了一下白光,然而,最後回到身體前,發現它仍在我手中,於是將之安置在心輪內…也許之後用的到吧!但回到身體中後左耳倒是耳鳴了一陣…不知怎麼回事?

回來後,大為問我契約跟靈魂創傷的連結是什麼,我一時語塞,因為兩者的場景完全不同,於是我們再回去探索一次。

這次的體驗好詭異啊!我回到書桌前,看著那張空白的紙,這次出現了紅色鉛筆素描,看似一個人正用毛巾抱著剛出生的小嬰兒,準備放入水盆洗澡的感覺,再看進去,我竟感覺整個空間都被吸入畫中,一陣翻轉後,我看到畫變成了實景,一個只有黑影的男人正抱著個嬰兒,但下一幕畫面又跳到一個直立的桃花木棺材(就好像關吸血鬼那種),到這邊就乍然終止。

因為實在太難懂,大為要我用內在對話的方式問我的靈魂創傷,畫中的人與他有何關聯,聊了一陣,發現那嬰兒就是他自己,抱他的人是他的父親 (所以最後那個棺材與父親的死亡有關?),但神奇的是,後來問到那書房是屬於一個戴金絲框眼鏡的中年男子,而他就是我靈魂創傷主角的前身,那幅素描是他正在規劃下次轉生的藍圖…可是問那靈魂創傷的結果是否也是被安排的,卻又得到否定的答案。

這下有趣了…原以為靈魂契約是因為創傷而造成,但在我的case 看來,契約卻是創傷前訂的,且不是什麼創傷造成的信念,而是生活公約的感覺…怎麼回事啊?

大為想了一下,像發現什麼新大陸的跟我提起“神話”,一種心靈神話療癒的概念。當我過去那個禮拜不斷引導我的靈魂創傷走出傷痛時,其實我的療癒真正發揮了效用,即使那個事件發生在過去,在我此刻於心中治癒那個事件時,當時的經驗也同樣被療癒釋放,這種神話療癒是超越時空的;也許是這樣,所以今天的靈魂契約探索已經找不到創傷後的契約,反而看到之前的“生活公約”。

雖然心中仍有許多疑問,但看來今天的療癒差不多了,於是大為叫我自己進行一個儀式作結,將這兩次的獲得整合在一起。

前兩天我才跟他聊過自己對於儀式的排斥,結果現在竟然要我自己進行一個,實在很手足無措…我壓根不知道要怎麼進行或設計一個儀式啊!

然而,我還是乖乖的把上次的三張畫擺在一起,順手拿起旁邊的水晶條壓住排成三角形,最後再放上我的禮物 – 眼鏡。

image

接著就完全讓直覺接手了,我手捧著蠟燭,先在恩典眼球上方汲取能量,然後以逆時針拿著蠟燭在三張圖上圍繞,然後將蠟燭移至第二張代表生命之流的圖,一樣收集能量後,從三角形水晶陣直直切下來,再次環繞三張圖,最後在創傷那張圖重複一樣的動作。

然後,感覺眼鏡也要來一下,於是將結集所有能量的蠟燭放在眼鏡上,收集完能量後,以順時針向上向外繞圈,完成能量凝聚整合的動作。

最後,針對那張整合所有靈魂能量的大鳥圖,我要將蠟燭吸取的能量與之整合,同時將所有能量注入進我的療癒石中。於是我把蠟燭放在那幅圖前,同時手拿著石頭在火上凝聚能量,直到感覺對後,緩緩將一口氣吹入療癒石中儲存,雙手合十,完成這個儀式。

image

整個儀式很平靜祥和的完成了,頗驚訝自己竟然自動的完成每一步動作,且每個動作對我來說都是有意義的,而非隨意擺弄。

儀式原本就是因一股崇敬之意而生的自發性行為,只是後代不知其精髓,才簡化成空有其表的程序,也因此我才一直有些排斥儀式;但今天自己由心而發的走過這一趟,才看到儀式原本的面貌以及其神聖的意含….我仍然秉持著儀式是不必要的,它所呈現的尊敬與真誠才是重要的元素,只是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是需要儀式才能引出他們內在的崇敬之心吧!

這次的回家功課是要我將四幅畫整合在一個小畫布上,形式不拘。我還沒想到要怎麼創作,但相信那又將是一個美妙的經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薩滿, 記事, 身心靈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下)

  1. 通告: 鳥人 – 一段自我接受、整合與實現的旅程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