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上)

我常去的kokopelli cafe 是由一些喜歡藝術治療的人所開,負責人之一大為不但是個有牌的心理治療師,也是個薩滿療癒師。上個月參加他們店的慶生會時,請教他許多薩滿相關的概念,後來得知他會辦一場薩滿療癒工作坊,就決定參加看看,反正Ruby 上次幫我畫henna 時也鼓勵我接觸薩滿,想說這是個好機會。

想不到,後來課沒開成,於是兩天的工作坊變成了兩次個案,而今天就是上半場。

工作坊原本的主題是靈魂復原,會帶我們去看靈魂的四個房間:創傷、契約、恩典、禮物,討論後,決定今天先去看創傷及恩典。

延續近來的茫然與看不清主題,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沒看到什麼,我到底在逃避什麼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逃避的事物?

大為攤開一堆各式各樣的石頭,然後要我選一個代表那個我想看到的事物…而我選擇了如下圖般的梭標頭玉石。當時我只覺得好笑,明明我是看不清,卻選了個型態與意向如此明顯的箭頭。

image

大為要我描述那塊石頭,我使用了尖銳、武器、攻擊等形容詞,然後我向大為說了一個小秘密….我自覺力量非常龐大,但非必要我不想觸及,因為擔心那光一爆裂開來,會產生相當大的殺傷力…所以也許大家說得沒錯,有意無意我一直在壓抑自己…希望自己的力量不要傷到人。

接下來,終於要進入重頭戲,進入薩滿儀式中的journey。在英國時曾有幾次經驗,但總覺得半信半疑,這次是我信任的人所帶領,也許會有不同的發展。

閉上眼睛,隨著鼓聲進入漆黑的山洞隧道,然後讓溪流帶著我走,直到碰見我地底世界的守門人,請他帶我去第一個靈魂的房間-創傷。

在漆黑的山洞中,暗紅色的微光下,隱約看到一個人抱著頭跪在地上懊悔的痛哭,再細看,來的路上,一樣在暗紅色的背景下,立著一座座的十字架,上面垂釘著受難的人們。

image

事後大為要我畫下這景況,並深入與這幅圖像對話,甚至以書寫的方式自問自答。

我想,這就是我有生以來一直擺脫不了的強烈罪惡感的根源,我感覺自己犯了跟猶大一樣的錯,原以為只是小小的報復或泄憤,卻害那麼多人死的如此之慘,連最不該死的人(也許是個智者或我敬重的人)也死了,因此我活在深深的自責中,生生世世,背負著那些受難者而活。

然而,贖罪之日尚未到來,也許我正在等待所謂的審判日,才能真正展開我的贖罪行動。

後來,很多畫面從我眼前一閃而過,完全無法記得出現什麼,所以當大為叫我畫上面那幅畫接下來的情況時,遲遲無法下筆。我只感覺自己後來似乎渾渾噩噩的過了好幾世,有如在水中載浮載沉,所以拿起藍色的蠟筆,準備畫些水珠,然而,下筆後,我讓自己的潛意識帶動我的手,完成了下面這幅畫。

image

大為再次要我描述這幅畫,我的第一感覺是顏色很鮮明,而且是有脈絡的,有些地方畫時看似奇怪,但等另一個顏色加上來才發現相輔相成。大為另外補充,我的畫似乎如埃及文字般藏有符號(尤其像上方的月之船),這些或許都是有意義的。

之前我在法國獨居時也常一個人亂畫,那時就常畫出這類圖形,也許這些符號真的都有意義…只是我還不會解讀就是了。

然而,不論如何,靈魂創傷的發展,都絕不是渾渾噩噩,而是順著某個更大的脈絡進行中…就有如我生命中的每個事件、每個看似繞遠路的過程都有其必要性。

接下來,我由上而下衝入了靈魂的禮物房間,只感覺看到一個可愛的小玩偶上掛著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鏡,然後小玩偶變身成一個普通的馬克杯。

後面我就開始晃神了,不記得發生什麼,總之後來再回想時我覺得那禮物是眼鏡就對了。

接下來進入恩典的房間,感覺那是很高大的空間,被光芒充滿,我生出翅膀展翅高飛,那光也圍繞在我身邊有如鳳凰的火焰般聚集,直到我飛到高處,光也凝聚成一個形體…一顆好大的眼球啊!就像鬼太郎裡面那個眼球人或是三眼神童額頭上那顆一樣。

image

大為說靈魂的恩典是我初始也是我會成為的樣子,所以那帶著覺知之眼的光就是我的本質…現在想想,這根本就是光的課程中《眼睛》與《火焰》圖形密碼的合體啊!

Journey 回程時,大為叫我帶著禮物及恩典回來,並把他們安置到對應的脈輪,於是我就懷裡揣著一副黑框眼鏡跟一顆大眼球循原路而回,然後把眼鏡往雙眼戴上..眼球呢?當然就直接往眉心輪的位置ㄉㄨˋ進去啦!

其實也不知是預設心態還是真的相應,禮物與恩典都與我想探討的“看不清”有直接關係,尤其如果恩典那顆大眼球是我本來的樣子,那我可是費勁了力打壓自己,不讓自己看見啊!或許眼睛睜開後所散發出的光芒與火焰如太陽般耀眼,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才一直閉著吧!又或許當初我就是用這招害死了第一張圖中的那些人也不一定…

回來後,大為與我討論Journey 的過程,並要我畫了上面三幅畫,但最深入也最詭譎的還是叫我與圖像中的人自問自答…實在很難分辨我寫出的“回答”到底是自以為是的想像,還是內在覺知呢?但不論如何,那都是我內在潛意識的回應之一吧!

回家作業是每天繼續跟那個懊悔又充滿罪惡感的人以及那顆大眼球對話,不知道接下來還能“聊”出什麼來XD

臨走前,收到一顆屬於我的療癒石,是美麗溫柔的月光石耶!

image

大為說原本不是很想選這顆送我,因為比較貴,可是當他在感應連結時,這顆石頭一直跳出來說:“選我選我!”於是他只好忍痛割愛啦!

一直以來都有人要我發展女性力量,月光石是再適合不過的能量引導,此外,由於我的問題始於罪惡感,也許月光石溫柔力量能幫助我寬恕自己,放下罪惡感….該贖的罪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履行,然而飽受罪惡感之苦卻是無益的…只是,如何真的放下又是另一個問題了…就留待下週探索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薩滿, 記事, 身心靈, 光的課程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則回應給 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上)

  1. Lillian 說:

    回家後,針對今天的療癒抽張天使療癒卡,竟然就是Be willing to forgive… 事實上,那天親密伴侶家排做完,我也針對一些課題抽牌,也是抽到Be willing to forgive,看來寬恕自己的罪惡感真的是長久以來各種面向的主軸呢!

  2. 通告: 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中) | Lillian's Wonderland

  3. 通告: 薩滿靈魂復原療癒(下) | Lillian's Wonderland

  4. 通告: SRT個案回饋 – 放下心中的枷鎖 | Lillian's Sacred Wonderland

  5. Lillian 說:

    “大為要我描述那塊石頭,我使用了尖銳、武器、攻擊等形容詞,然後我向大為說了一個小秘密….我自覺力量非常龐大,但非必要我不想觸及,因為擔心那光一爆裂開來,會產生相當大的殺傷力…所以也許大家說得沒錯,有意無意我一直在壓抑自己…希望自己的力量不要傷到人。"<–我發現自己現在不會有這種感覺了,大概是今年二月做完催眠,真的讓自己的陽性能量爆發後,我的能量就有了正常的表達管道,所以不再有這種一爆裂會有殺傷力的恐懼感…讓自己的能量有個持續的出口真的很重要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