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神失去信任的那一天

昨晚,我把自己的心輪打開了,好痛。

昨天是家排課程的最後一堂,跟以往的花系列不同,老師只叫我們閉著眼睛走來走去,然後不時要我們停下來,假想某個對象站在我們面前,可能是父母、可能是內在小孩,然後對他/她說一些話。最後,要我們與神連結,感受自己的天命,但這時,我卻感到胸口非常緊,伸展不開來…我感受不到老師說的神的支持、神聖的計劃,然後我下了一個結論:我不相信,我不信任神。

回家路上,不斷想著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神失去了信任?

小時候,就跟很多人一樣,媽媽把我託給觀音寄養,所以我就像是祂的女兒。在我們房門背後,有一幅很大的觀音圖像,從小就看媽媽每天會拿香拜,我也自然而然的沒事就會在那幅觀音像前祈禱,請觀音娘娘保佑我。

考試沒信心時會請觀音娘娘保佑我考得好,國中被全班排擠時一直對觀音娘娘訴苦,高中選組前非常煩惱,也在觀音像前自我猶豫了好久,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但觀音的存在是一種心靈寄託,從來沒有懷疑。

直到,我媽第一次得癌症的那一天。

媽媽住院開刀前,我在觀音像前哭了好久,祈求觀音娘娘一定要保佑我媽媽,祈禱腫瘤不要大到需要切除整個乳房。我不斷傾訴著,媽媽是那麼好的人,樂於助人,什麼事都為了家人著想,平時飲食作息也都正常,沒有不良習慣…怎麼會得癌症呢?我沒有那麼大的孝心願意幫媽媽承擔癌症,但我願意盡我所能的做任何事情,只希望觀音娘娘可以治療我媽媽。如果是因為我們做錯了事,或因為我們一直對媽媽漠不關心,請不要把懲罰降在我媽媽頭上,她是無辜的,請一定要保佑她!!

但是,祈禱沒有用,腫瘤化驗出來是第二期初期,媽媽的左邊乳房還是整個被割除了。

媽媽一直是大家公認的古典氣質美女,身為醜小鴨女兒的我只有仰望著媽媽的美的份,處女座的她,事事要求完美,而如今,她的身體不再完整…叫她如何承受?

在我們面前,她總是裝出一副堅強的樣子,一直笑著說自己會好好的活下去,但我知道私底下她都一直在哭,爾後好幾年她都無法面對自己的身體,而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她好幾次有輕生的念頭,只是想著我跟弟弟還小,不能拋下我們。

於是,我再也不相信神明了,不相信觀音,不相信老天爺,不相信神明默默地在保佑我們…因為根本沒有。

是什麼樣的神會讓那麼好的一個人得癌症,剝奪她重要的一切,讓她痛不欲生?

又是什麼樣的神,會讓疾病不斷降臨到這樣一個人身上,讓她在已經有個悲慘的童年、捨己救父的婚姻後,還要讓她得癌症…且不只一次…至今已經2+0.5+0.5次了!她不是惡人,是我見過最好的人之一,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她?

我不了解,真的不了解。

於是,我再也不相信神了。

尤其在我自己也多次追求自己真心想要的事物卻不斷受挫後,我更不相信神了。

反正神只會給我祂想要的,而不是我想要的…那麼我想要什麼沒有意義,反正得不到。

洗澡時,我在心中不斷承認這些情緒,承認我對神的埋怨…然後我發現,說出 “我恨神"比 “我愛神"容易多了…我可以毫不費力、如順口溜般不斷說著 “我恨神",卻需要花很大力氣邊說服自己邊說 “我愛神"。

看來…我真的很恨神,我壓根就不相信祂…什麼順著流走只是屁話。我寧願費力的抗流,開出自己的路,也不要順著祂的流…我已經看到祂的流帶給我跟我的家人多少創傷了。

我很想像平常一樣,在文章結尾用正面積極的話,說自己如何走出來了…但這次我沒有辦法,我的心輪從昨晚承認那些情緒後就痛到現在,而描述上面的話時我淚流不止,更說明我的心還在流淚;我還沒有辦法原諒神。

上次家排時,嘉宏要我尊重媽媽的命運,要我把不屬於自己的責任還給她,當時我哭得好慘,遲遲不肯將責任歸還,彷彿那種割捨非常痛,是生死相關的痛。

當時我以為跟我爸有關,但直到昨晚,我才發現,那跟我不信任神的源頭 – 我媽的癌症有關。

站在家排的立場,也許,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已經介入了我媽的命運,對她的癌症感到愧疚,而每一次新的疾病降臨在她身上,又更加深我的愧疚感 (雖說旁人的言語也推波助瀾了不少…不只一個人對我說我媽上次的卵巢瘤是因為我丟下她去英國造成的)。

我當然知道,在更高的層面上,一切的事件與疾病都是靈魂自己的選擇,我需要予以尊重而不是介入,可是在情感的層面上,我仍無法接受怎麼會有人值得這樣的遭遇,而我竟然還是推手。

我不想要再當推手,而非常急欲切割,所以一直很希望媽媽能靠自己的力量快樂起來,我才有辦法不懷著愧疚的離開;我不想要再介入了,可是我對媽媽的影響力卻又不容置疑,這讓我怎麼都無法灑脫的放下,灑脫的把屬於媽媽的責任交還到她手上後拍拍屁股走人。

我需要媽媽,而不只是那些家排的代表,親口、真誠且不故作堅強的微笑對我說:"不管妳想做什麼,想去哪裡我都會支持妳。我只希望你快樂。不用擔心我,我自己會過得很好。"

唯有這樣,我才能真正的放下,不再覺得自己需要為媽媽的命運負責。

至於我與神的恩怨,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然而,與往常一樣,我的內在世界與外在世界的表象沒有太大關連,雖然是帶著沉痛的心輪睡去,卻是充滿輕盈的醒來。夢中世界是人與自己潛意識交流的地方,也是與較高意識交流的地方,而昨晚的夢讓我心情輕鬆極了,早上還是帶著笑意睜開眼睛的呢! (雖說醒來沒多久以後,昨晚睡前的感覺又入侵了)

夢到與很久以前喜歡的人聊天,雖然心中小鹿亂撞,表面仍維持淡定的談笑風生,沒想到最後他說我的想法與應對進退方式正是他欣賞的類型,且他看得出其實我也一直在注意他…頓時讓我害羞了起來,但好高興自己喜歡的人也欣賞自己耶>///<

後來跟一個人討論某種網頁按讚要作者先同意的機制,我感到非常不認同且多此一舉,因此跟這個人互相表述各自的論點,後來有點激動,一股腦地將自己的想法說出,陳述為何覺得這種機制完全沒必要…沒想到講完後,那個人突然沉默下來,承認我說的有理…然後就陷入沉思了…我也回到自己原先的事情上,覺得小錯愕但有成就感,想說總算點出他的盲點了。


心輪還是很痛,但未嘗不是好事,站在更高的層面來看,這代表療癒已經開始。很難表達這種感覺,但我一直可以同時感受到這兩種層面,就好像我同時是蹲在地上哭的人也是站在一旁看著的人…也難怪我總是那麼矛盾的自我交戰阿!

與神的關係修復需要非常深的療癒,這幾年一路顛顛簸簸的走來,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跟我的高我和解,處於相安無事的狀態。然而,真正的裂痕始於更深處,最遠還可追溯至與神分離的那一刻;即使大多數時間都覺得自己是受神眷顧的,用力一點也能心想事成,但總在關鍵時刻覺得祂根本不甩我而對祂喪失信心。

人與人的信任是要互相建立的,對神的信任也是。我沒有虔誠的faith,也不知道該如何無中生有的去相信,過去無數次的失望經驗讓我不想再花力氣去受傷一次;然而矛盾的是,在另一個層面上,我肯定是比之前更對宇宙的流臣服、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只是,在過往受傷的心未獲得安撫前,就是會有那麼一小搓的我,仍對神抱著怨懟及不信任感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家族排列, 心情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對神失去信任的那一天

  1. 通告: 到處嗡嗡嗡探花採蜜的2015年~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