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光的課程

經過六年九個月,終於將光的課程這套鉅作上完了。

除了與神對話是我進入靈性世界的啟蒙書外,我所有的靈性知識幾乎都是從光的課程中學來的;曾有其它老師對我說這套強調釋放與清理的課程不適合我(因為太溫和消極,我適合造命型的課程),或是這套課程對我來說太淺(所以才會一直睡?),但不管旁人說什麼,或是生命中發生什麼樣的事件,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停止上課。

當年上到行星三後Nancy老師出國,買了行星四、五的錄音檔繼續聽,沒想到因此才能在老師回國後因緣際會接上行星七。後來準備去英國,還特地先買了單子級次的課本放在行李箱一起帶過去,才能無縫接軌的在行星九上完後接著進入天使級次;甚至連我住在法國,網路非常不順的那兩個月,都還是想盡辦法跟著上課或至少下載錄音檔。還記得第一次離開法國的那一天,直到趕去車站搭火車的前一刻我都還在線上上課呢!

朋友問我,上完了這整套課程有什麼改變呢?

大家似乎期待我上完這套課後會得道開悟,或開發出天眼通、他心通等特異功能之類的。的確,很多人上了這套課程後心智開了,第三眼也開了,但我仍然只是個普通人,有喜怒哀樂,有嚮往跟執著的事物,這套課程並沒有讓我心想事成,也沒有讓我過著更富裕的生活;或許,在朋友的眼中,我根本沒有變。

But, so what?

我從來沒有想要藉著身心靈的修持得到什麼,對我來說這一直就是我要做的事,就像阿甘一直向前跑一樣。

我的內在變了很多,更少恐懼,更少侷限,更少界線,更少慌亂。也許你看到的我沒有變,仍然對人生方向感到茫然,仍然猶豫不決,仍然是得失心太重,但你聽到的只是我的話語,而非背後承載的能量。

慌亂時,我的內在有一股穩定的力量,同樣的話語,釋出的沈重濃度已稀釋許多。

猶豫時,我靜靜等待著這個曖昧不明的過程過去,也許我的眉頭仍然皺著,思緒仍然糾葛著,但這並不代表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一般人非常看重的“分界”在我眼中變得非常模糊,地球不只是地球村,不同國家不過是家中不同房間;男女之間的情感再無對錯,不論是LGBT 還是小三小四小五,非身在其中的人都沒有資格評判他們的故事,甚至貼標籤;成功、幸福、美麗不再有明確的定義,而有不同的層次面向,更是因人而異。

自己也越來越放的開,不太有什麼藏在閣樓裡的小秘密,也不怕把自己的恐懼跟醜陋面表現出來,更不太在乎個人隱私或害羞什麼的,曾想過要是那天我忘了穿衣服,就這麼赤裸裸的跑到街上也不奇怪。
(但當然後來我意識到自己的自我表達與開放太過了,造成他人困擾,自己願意敞開不代表他人準備好接受,而開始懂得以同理心去尊重他人的意願,不論我認同與否)

我可以將人事物間隱含的連結看的很清楚,看到不同的因緣如何交織促成一個事件的發生,而自己又在其中擔任什麼角色;當然這一切我只會默默看在眼裡,暗自欣賞這些動員全宇宙力量形成的脈絡。

惟一比較困擾的就是豐富的情感吧!不要誤會,這些對我來說從不是負擔,我盡情體驗自己的每一個情緒,不管是哭是笑我的內在都是快樂的,但對一般人來說我情緒的強度超出他們的平均值許多,導致常常我與朋友談心到最後,他們要不一臉驚恐的覺得我怎可承載那麼多強列情緒,要不帶著憐憫覺得我該去看醫生。

這麼多年來我已經努力將輸出頻率調降到人類可接受範圍,但在他人眼中,我的情緒起伏依然比他們大,也因此他們不覺得學這些身心靈能對我或他們有什麼幫助;因為自己的特質而沒能當個形象好的代言人,還頗遺憾的。

但,我很誠實的面對自己。光的課程教我們去感受,不要批判。我寧願傷心的哭泣,將悲傷當場釋放,也不要強作鎮定,以為自己已經克服傷痛;我寧願大聲將自己的苦惱與自我懷疑說出來,承認自己的脆弱,也不想將這一切壓在心底,說服自己一切都在掌控中。

我的外在表現讓我看起來像是個EQ不高又容易情緒失控的人,但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甚至在我盛怒之下也不會口不擇言;一個一直都與自己情緒在一起的人,又怎麼積壓到掌控不了的程度呢?

那天家排時,一個女生在我已經哭演了兩場後還想找我當代表,她有點不好意思,我笑著對她說:“別怕,哭是我的專長。” 當場大家都笑了,但我可不是說笑的,小時候的我天天哭,什麼事都哭,一直到小學都是這樣,所以姐姐是真的有練過的哦!

回到正題,修習光的課程那麼多年,並沒有讓我變成社會上所認知的“更好、更成功、更崇高”的人,但它讓我從裡到外的探索並經驗自己,淡化許多從小被加諸在身上的人為價值觀與枷鎖,刺激我去思考世界上所謂的“對錯”還有“應該”,並賦予我勇氣去“做自己”;我的內在變得更輕盈,外在生活也更自在。

整個世界就是我的遊樂場;很多光的同學都帶著教師或療癒者的使命,也很早就開始進行服務,雖然我也很希望自己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但說真的,我沒有他們的大愛,沒有拯救、教化世人的使命感及熱忱。

我想要單純發著光的做自己,自由自在的做著自己想做的事,然後像個燈塔般的指標,讓大家知道,if I can, they can。我想要雲遊四海,讓緣分把我牽引到需要我的地方,在完成使命後,與我的伴侶繼續踏上未知的旅程。我喜歡默默的散發出光,等待需要我的人自己找上門來,而非主動reach out 去影響他人的生命歷程。

光的課程教導我如何覺察並信任自己的生命歷程,讓我看到何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而越上到後期,越有著歸於平淡的感覺。我的生命事件漸漸不再隨著每週課程高低起伏,也不再刻意追求具體的表徵,與其著眼於靈性與心性的成長,我更想好好品嘗生命中的每一刻,踏實的一步步走過自己精彩的人生。人性與神性都是美的,如果當初神為了體驗自己而分裂出許多化身,那麼與其老想著合一回歸,不如趁機好好體驗這物質顯化世界吧,畢竟我們都來到地球了,不是嗎?

image

光的課程結束了,但探索的路程還很長。前陣子看告別娑婆,裡頭的宇宙觀跟光的課程不太相同,曾引發我許多思考;後來領悟,不管是哪套書籍或派別,都只是以人類能接受理解的方式去詮釋這個宇宙,就連真實的內在感受也受限於人身的感官,並非實相,因此只需要選擇一套吸引自己的說法就好了;畢竟在究竟的真實,宇宙的源頭,根本不會有人性與神性的分別,甚至不會有神性這個概念,那麼所有一切能用人類有限文字與感官詮釋出來的,又怎麼可能是全象呢?

延伸閱讀:我的光的課程編年史(到行星九)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光的課程, 心情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走過光的課程

  1. Eugene 說:

    請問那些課算是造命型課程呢 ?

    • Lillian 說:

      現在大多數身心靈相關的課程都算造命型課程吧!因為你會發現命運是自己造成的,至少是在你的較高層面所設定的,要是某些注定的事件你已經先從別的方式學到了課題,那麼就不一定需要真的體驗哪個事件了,許多號稱可以清因果業力或程式的課程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造命的重點在你有沒有意識到生命的的所有事件都是你呼喚來的,了解這點,你才有辦法重新做生命中的選擇,進而造命

      在你懂得造命的真諦後,連星盤八字這些看似很宿命的東西都可以被當成造命的工具,因為同樣的命盤也是可以活出不同層次的,這些固定的命盤反而可以協助你趨吉避凶,找到自己的優勢並善加發揮,讓你活出想要的人生🙂

  2. 通告: 我的光的課程編年史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