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 – 從人性到神性

今天終於去看了鼎鼎大名的Lucy,我必須要講,單就劇情來說,這絕對不是我會喜歡的電影;動不動就賞他人兩顆子彈,對女性毛手毛腳還動粗,更不用說還有我最無法忍受的開腸破肚。即使以故事線來講,也過於單薄且簡化,感覺不過就單純小羚羊誤入豹口後發威,花個20分鐘飛到法國,拿到東西後直闖某個學校的實驗室,然後人間蒸發,中間還一堆交代不清的地方,像是明明女主角就要被韓國人押去機場,怎麼會落入台灣黑道手中?飛機上明明就快砂化了,怎了重新吞了藍色粉末後又長回來?(理論上肉體應該是已經承受不住細胞如此劇烈的分裂才砂化,但怎麼吞了更多以後反而身體重新凝聚了?難不成Lucy的身體後來已經是由另一種凝聚力更強的分子組成?) 法國警察接到來路不明的毒品線索電話怎麼溫馴的像小白兔一樣而沒有追查來源?

但,這一切的缺點都被電影背後深遠的寓意給彌補了…至少對看得懂的人而言。

這電影背後要傳達的是什麼我就不多說了,網路上已經超多人自行腦補將電影的每個環節跟哲學和靈性知識對號入座(例如 《露西 LUCY》隨身碟裡的「知識」:「空間的時間」與「神是你我」),而我也大多都贊同;跟當初的Matrix and Avatar 一樣,這都是可以從中引發許多省思的電影。

在此我比較想探討的是“人性”。

人類是非常奇特的生物,我們特別發達的情緒與理性思維,讓我們除了單純的生存和繁衍外,還特別注重“存在感”。我們非常注重身為人類的個體性與獨特性,深怕失去自我;大多數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強調或證明自己的存在,“我要有錢有名大家才會注視我、愛我” “我要成為somebody 而不是nobody" “我要成為一個好爸爸、媽媽、孩子、學生、老師、員工、老闆、人”

電影中摩根費里曼飾演的Prof. Norman也曾說過:

“We humans are more concerned with having than with being."
“人類更在乎的不是存在(生存),而是擁有。"

我們貪婪的擁有一切為的是想壯大並延續 “自我"的存在(而非單純生命存在的延續)。

我們不斷的向這個宇宙,這個社會,身邊的人,甚至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大家最懼怕的就是死亡,因為對很多人來說,那是自身存在的終結;即使對那些瞭解生命真相更多的人,也只是欣慰自己的存在不會因死亡而消失。

但說一句題外話,小時候我就一直不懂為何人類那麼畏懼死亡?如果有死後世界,那麼一切都還會延續下去,要是死後是一片虛無,那到時也什麼感覺都沒有了,那到底人們在怕什麼呢?(但我承認,我雖不怕死亡本身,但我怕死前的痛苦)

回到正題,人類對自身的存在感有著無比的執著,卻也是我們身為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說這是“人性”吧,或是佛教中“我執”。

我承認自己是個我執很重的人,寫文章常常都是以“我”為開頭,失去自己的個體性或是獨特性對我來說是非常恐怖的事情,甚至在我學習靈性知識的好幾年內,都還不太能接受大我的觀念,尤其像是讀科幻小說(像是Space Odyssey系列、時間迴旋系列)時常常出現的高度智慧集體意識存在…或說 “神",都還無法理解這種不再有獨立個體自我的存在到底哪裡好了?

但,這就是人類為了小我生存所發展出的強烈自我意識;當隨著我對靈性知識的內化越來越深,有一天突然能體會科幻小說中說的那種存在,也不覺得跟那種存在一體化有什麼好恐懼的;我開始能夠接受 “與大我融合"的概念,也才發現自己當初那麼害怕與抗拒,真的不過是當時我還處於較低的意識狀態…當意識逐漸提升,才會發現這種我執是不必要的…但同時,也少了些 “人味"。

電影中Lucy的腦力開發到20%~30%對教授時說道:

I don’t feel pain, fear, desire. It’s like all things that make us human are fading away. It’s like the less human I feel, all this knowledge about everything, quantum physics, applied mathematics, the infinite capacity of the cell’s nucleus, they’re all exploding inside my brain."
“我感覺不到疼痛、恐懼、慾望。就好像所有讓我稱之為人的特質都在消逝。我感覺越來越不像人,而萬物的知識、量子力學、應用數學、原子核的無限容量,它們正在我的腦帶中爆炸著。"

但在這之前她在動手術時,在電話中對她媽媽說:

I feel everything. Space, the air, the vibrations, the people, I can feel the gravity, I can feel the rotation of the Earth, the heat leaving my body, the blood in my veins. I can feel my brain. The deepest parts of my memory."
“我感覺到一切。空間、空氣、震動、人們,我可以感覺到重力,我可以感覺到地球的自轉,熱氣從我的身體散出,我血管中的血液。我可以感覺我的大腦。我記憶的最深處。"

在Lucy的意識,或說腦力提升後,並非她變的麻木不仁沒有感覺,而是她看清了事物的本質…痛跟恐懼是身體受刺激後產生的生理與心理反應,並不是真的,然而當你少了人間的七情六慾,對普通人來說就少了人味…你變的不像一個人。

事實上,在靈性成長的道途中,我碰過很多學友正是因為學靈修越學越覺得自己不像個 “人",而中途退出…連我自己也一直不斷的在猶豫掙扎著;我從來不覺得 “人性"或"小我"是個噁心黑暗的東西,我們的七情六慾是我們之所以為人的原因,那為什麼我們要去學個東西把自己的人性去掉呢?既然我們選擇來地球頭胎當人類,為什麼不好好的做個 “人"呢?

我想,轉折點就在意識的高度;當我們還在人性的意識時,我們最在乎的就是自身的存在感,我們會對所有可能讓我們個體存在消彌的事物感到抗拒,然而當像Lucy這樣,腦力開發到一個境界,自身的存在感對她來說已經沒有太大意義,因為她可以清楚感受到周圍的一切,她清楚她不只是她(那個身體、意識),而是與世界上萬物相連的(可以感受到地球的轉動,還可以控制電磁波),這種狀態的她又怎會視原本那個肉體的需求為最大優先呢?

就像她最後抵達大學,與Prof. Norman見面時說的話:

Cells get together, take on one form, deform, reform — makes no difference, they’re all the same. Humans consider themselves unique, so they’ve rooted their whole theory of existence on their uniqueness. “One" is their unit of “measure" — but its not. All social systems we’ve put into place are a mere sketch: “one plus one equals two", that’s all we’ve learned, but one plus one has never equaled two — there are in fact no numbers and no letters, we’ve codified our existence to bring it down to human size, to make it comprehensible, we’ve created a scale so we can forget its unfathomable scale."
“細胞聚和在一起,組成一個型態,解構,再重構 – 沒有任何差異,這些形式都一樣。人類覺得自己是獨特的,所以他們根據自己的獨特性來發展整個存在的理論。"一"是他們"量測"的單位 – 但並不是那樣。所有我們建構的社會系統不過是個概述:"一加一等於二",這是我們所學到的,但一加一從來不等於二 – 事實上根本沒有數字也沒有文字,我們將自身的存在編寫進人類大小的肉身中,好讓我們能夠理解,我們創造了度量衡好讓我們可以忘記那深不可測。"

宇宙的真相就是,人類跟其他物種一樣,不過是由分子組成的有機體,就算我們說人類有意識或靈魂而不同於其他物種,這種意識也絕不僅限於一個小小的身體之內。我們試圖用有限的身體還有被侷限的意識去看這個世界、這個宇宙,因而對自身存在的消融有很大的恐慌感,但如果我們能看的更高更廣,才會意識到我們試圖緊抓的這些根本微不足道。

Lucy曾說過,"Ignorance brings chaos, not knowledge." 無知帶來混亂,但知識不會。

電影中常常出現的眼睛特寫鏡頭,除了代表人類精隨的靈魂之窗外,也是全知之眼The Eye of Providence的表徵(就是美元鈔票上的那個,下圖是我當年上光的課程The Eye時做的) – the all-seeing eye of God。

當我們的意識提升到更高的境界,看到的更多,知的更多,才了解當初的侷限性,了解當初的以井窺天是多麼的無知。

“It’s funny, I used to be so concerned with who I was and what I wanted to be, and now that I have access to the furthest reaches of my brain, I see things clearly and realize that what makes us “us" — it’s primitive. They’re all obstacles. Does that make any sense?" by Lucy
“說來好笑,以前我總是擔心著我是誰以及我想要成為什麼,而現在我能夠存取到我腦袋的最深處,將事情看的一清二楚,並了解那讓我們成為 “我們"的事物 – 非常原始。他們全都是阻礙。那說的通嗎?" – 露西

Yes, it makes sense. 看完電影,我突然有個體悟…身為人類,我們總是汲汲營營的追求些什麼,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生,即使意識更高的人,也在尋求著實現自己的天命;但正是這些追求阻礙了我們的成長。

“Like this pain you’re experiencing. It’s blocking you from understanding. All you know now is pain. That’s all you know, pain." by Lucy
“像你正在經驗的痛楚,它阻礙了你的理解力。你現在所知道的就是痛。那就是你所知道的,痛。" – 露西

我們賦予一切意義,對事物產生喜惡憎愛,然後迷失在這些judgement中而喪失看清事物本質的能力…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追求的,也沒有什麼天命要實現;這個宇宙從來就沒有要我們一定得成為什麼偉人或做什麼大事,不管你今天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還是十惡不赦的殺人魔,宇宙都對我們一視同仁。

我可以再講得更絕、更沒人性一點….這些所謂的身心靈成長也不過是自爽的把戲罷了!

但把話說那麼白就不浪漫了…稍微坳回來一點…也許在宇宙究竟的實相中沒什麼意義(因為根本就沒有意義存在),但對身為人類的我們,靈性或意識方面的成長仍是非常重要的,以最實際的例子來說…如果人類的意識層次一直就停留在遠古Lucy的狀態中,也許人類根本不可能存續到今天;因此就生物想存續繁衍的本能來說,意識與心靈層次的進化是不可少的。

希望這樣有稍微彌補回來…_/\_

電影的最後,Lucy的腦力開發達到100%,不但與人類的始祖Lucy來了個第三類接觸,更回溯到宇宙的源頭,最後化成一道光消失,成為無所不在的存在。

I AM EVERYWHERE. 我無所不在。

身心靈領域中的最終境界是合一oneness,也就是像Lucy一樣,肉身不再,但卻存在於萬物,這也是宇宙中所有存在最終的結果 – 合一;而最終,連電影中唯一被認可的量測單位 – 時間 也會消失,與萬物歸於一;這是我們的本源,也是我們的必定走向的結果。

“Time is the only true unit of measure, it gives proof to the existence of matter, without time, we don’t exist." by Lucy
“時間是唯一真實的量測單位,它證明物質的存在;沒有時間,我們就不存在。" – 露西

如果時間最終也會歸於本源,也許,我們根本就不曾存在過。

不過,這對於仍有實體肉身存在且活在此刻的我們一時可能難以承受,大家就還是好好繼續做 “人"吧!!

對了,有關電影中提到速度越來越快,當快到一種境界後,肉眼就再也看不到,僅能由時間證明它的存在;事實上以前我曾做過類似的夢呢!!有興趣可以參考迷惑星球探索實錄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電影, 身心靈, 光的課程, 娛樂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