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心理學之不願面對的真相

這兩天有幸看到幾個非常著名的社會心理學實驗紀錄片,
像是Stanley Milgram的Shock experiment (被權威者強迫電擊答錯問題的人),

Solomon Asch的conformity experiment (當大家都答錯問題的時候,你會堅持說對的答案嗎?),

以及Philip Zimbardo的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有名的路西法效應,原本只是單純的監獄生活模擬實驗,最後不得不到一半就終止)。

雖然很久以前就知道這些實驗,也看過很多文獻跟相關影片,但直接看到當時實驗紀錄片的衝擊真的很大,眼睜睜的看著受實驗者們做出令人不敢置信的舉動。

這幾個實驗有太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但我想講幾個看完The Quiet Rage (The Stanford Experiment的紀錄片)後的想法。

首先,很難置信情境跟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可以那麼有力而迅速,雖然不過是角色扮演,但扮演警衛的人很快就融入了角色,才第二天已經開始覺得折磨囚犯是正常的事(像是剝奪他們吃飯或上廁所的權利),而囚犯也是,明明都知道這只是一場實驗,在第二天已經有人(8612)崩潰而退出(而這個人因為這次經驗,後來成為監獄心理學家),第三第四天已經開始用犯人的號碼來稱呼自己,而非自己的本名,並且開始視不合作的囚犯為異端,聯合起來責備他(們)(ex: 819,後來也是因為被指責為不是個 “好犯人"而崩潰,最後提前退出實驗)。

這些人都不是壞人,也都身心健全,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普通大學生),可是一旦將他們擺到設計好的情境,讓他們穿上對應身分的制服,很快的他們就對情境跟角色認同,接著甚至讓他們扮演的角色吞沒他們原本的自我(ex:警衛開始利用權威欺壓,犯人開始覺得自己的目標是要當個好囚犯才能獲得假釋?!)。

實驗中途,又有人崩潰而退出,找了一個新人來代替,新的人(編號416)看到如此瘋狂的狀況,當然完全不從,但即使他是有意識的抵抗(以絕食抗議),他的自我意識仍然在警衛與其他囚犯的集體"教化"下逐漸模糊了,在他後來的自白中,提到他可以感覺到那個自願來參加的他現在在很遙遠的地方,在此處的是身為"416″的他…

這是一場不小心弄假成真的社會心理學實驗,但卻指出人很容易因情境而入戲太深的本性(連Dr. Zimbardo本人都太過入戲,覺得這實驗做的真好,完全忽略情況已經失控;後來被他的研究助手提醒才醒悟…然後他就把這名聰慧的女子娶回家了XD),而不想入戲的人會感受到很強烈的困惑與不諧和感,甚至還會被其他入戲的人排擠。

讓我想到很多人都說台灣人從眾(而這本來也是人性之一),奴性重,任老闆怎麼壓榨都接受,但也許並非這些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是從眾,服從權威,還有情境的影響,才造成現在的現象吧!

記得之前剛從歐洲玩回來,回到台灣公司上班,就經驗過416號囚犯經驗的那種困惑與格格不入感,而看著已經被同化的他人完全不可能看出那種情況的瘋狂,最後只能盡力找其他出路(所以後來才會跑去英國 :P)。

這幾個實驗都有個共通點,就是我們都不是以為我們想的那樣;這並非代表我們不誠實或是人格有缺陷,只是很多時候我們忽略了情境對我們行為的影響力。在權威者的脅迫下,一個正直的好人也可能勉強自己去傷害無辜的人,就像納粹的大屠殺那樣(事實上Holocaust就是Milgram實驗設計的原型),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且聰明的人可能隨著大多數意見做出錯誤的陳述,而一個看似無害的人擁有權力後可能開始濫用,原本有自信自尊的人被剝奪權力後開始覺得自己值得被貶低。

看了這一系列的影片,並且還有前幾堂有關認知失調現象的普遍性,我學到的是不要太武斷地去評斷他人的行為。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對錯好壞是相對的,但這次我了解到的是一個正直良善的人,即使他致力於保持一致性,也想循著自己相信的價值觀做事,還是可能在當時情境的影響下,一時不察就做出了違背自己原則或是與自己原本想法相反的事情;並非他變質或是不夠努力,更多時候我覺得是警覺性不夠,而讓當時的環境或情境滲入他決策的過程。

Prof. Scott Plous(這堂課的老師)對於這幾個實驗所下的結論是Situation Matters!這些結果並非讓我們去批評人心有多脆弱、多容易被操控,或是人格與環境因素誰比較重要,而是往往我們都太輕忽狀況(situation)帶給我們的影響/壓力。我們總是很有自信的預測自己會有某種反應,相信自己能夠力挽狂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執行自己的信念,但就是這種輕忽,才讓情境可以輕易地滲透我們的心智,進而在我們措手不及時扭轉了我們的思維過程或反應。

社會心理學常常只是去詮釋普遍性的現象是什麼,很多時候甚至無法解釋為何會有這種現象發生,但我覺得這些研究的價值在於,知道我們的人心多容易被有意或無意的陷阱所困住或迷惑後,經過不斷覺察的練習,我們終可在我們的心智又快掉入另一個陷阱時,懸崖勒馬,跳開當時情境,重新獨立去思考我們的行為與決策(例如不再那麼容易被行銷或廣告手法迷得團團轉)。當然,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光看Dr. Zimbardo這樣專業的心理學家,都會陷入自己創造的實驗幻境裡就知道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oursera, 記事, 心情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則回應給 社會心理學之不願面對的真相

  1. 艾瑪(Emma) 說:

    可分享到我的部落格嗎??

  2. 通告: Happy Learning with Coursera | Lillian's Wonderland

  3. 通告: 返台周年紀念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