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梅爾的旁觀世界

今天原本想在家優閒的度過,卻突然想起手上還有維梅爾展的票,於是中午急忙買了個蔥油餅,坐上林口長庚往台北的車,前往中正紀念堂看展。

說到維梅爾,我還真不知道他是誰,應該說在這之前我也只知道他那幅超有名的畫 –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不…應該說我認識那幅畫還是因為多年前剛好在誠品看到同名小說才知道的。(那本小說把少女想成是畫家家中的僕人,反正就來了一段美麗的少女吸引了所有男人的橋段,直到真珠耳環不見,事情就大條了!!後來史嘉麗喬韓森還有演出電影呢!)

總之,我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看什麼展就是了,我對這個畫家的認識除了當初在書封面上驚鴻一瞥那個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外就沒了。

PhotoGrid_1398500006700

租了團體導覽,在時間還沒到前自己先進去逛逛,發現這個畫家是個很安靜的人,幾乎所有的畫作(看到竟然都是HP輸出的複製畫,有點小失望>_<)都有著類似的場景,左邊的窗子透光進來,主人翁就在桌前或站或坐,也許讀著信,也許正專注做什麼動作,但空氣就突然這麼凝結了,讓維梅爾將這一刻捕捉下來,包含人物細微的表情還有物體光影的反射。
比較一下,構圖跟背景真的都很像齁!!
倒牛奶的女人

聽前面影片介紹時,感覺維梅爾是個內心恬靜的人,但又有著自己的固執吧!!他筆下的畫都非常的 “靜",沒有太大的衝突或心情起伏,至少第一眼看過去是如此,連描寫人物動作時也都像是捕捉空氣凝結的那一刻,而不是動的瞬間。他心中的 “靜"在他唯二兩幅風景畫最能略窺一二,據說Delft一角那幅畫已經是戰爭後的場景,但在畫中只見一片寧靜,絲毫不見戰亂的痕跡,似乎不過又是另一個普通而寧靜的早晨or午後…雖說漁港照理說人不該那麼少才對阿!!
台夫特一景 小街

由此可見,他是某種程度的純粹主義者,他筆下畫出的並非真實的世界,而是他內心安靜世界的投影。可以看到他的畫總是很協調,構圖與場景都非常相似…也許是在同一個畫室畫的吧!!常常背景都可以看到一樣的地圖、畫作、家具,連那件黃色的毛皮大衣都不時可在不同畫中見到;據說他也常會過濾不想要的光線,而只呈現出他想呈現的光調。

1665寫信女士 1667女士與女僕

畫展把維梅爾形容成光影大師,我倒是覺得也沒那麼厲害…但早在17世紀就有此等觀察力,還能表現出來,與同時代的人相比他的確是光影大師無誤啦!!也因此,他的畫作彩度總是非常高,即使少數比較陰暗的作品,也可以明顯看到金屬的反光而提升作品整體色調,因此整體看起來,他的作品永遠充斥著鮮明的暖色系,但又搭配的協調,有著一致的風格。

然而他對景深的處裡以當時來說的確是非常先進的,很多人說他一定有用暗箱作畫,才能那麼精確的把近景與遠景的大小比例畫出來,展場還用了其中一幅畫證明地板的磁磚跟物件的擺放都是符合三個消失點的連線的…覺得這人真的是惦惦吃三碗公型的!!
DSC00163

據說這位才43歲就離世的畫家也只有37件作品留下來,與其他知名畫家相比實在是超少,但好處就是…這次展覽一網打盡後,以後在其他地方看到他的畫作也絕不會錯過了XD

既然當初是為了賣珍珠耳環的少女而來的,當然也要特別欣賞一下。據說這幅畫被稱為北方的蒙娜麗莎,因為跟蒙娜麗莎一樣,從不同角度看都覺得畫中的少女在看著你。為了這時一下,當然要從不同角度拍一下囉!!大家有覺得少女的眼神無處不在跟隨著你嗎?
五連拍!!

前面會說維梅爾的 “靜"一方面也是想表達他的疏離感。在他的畫中,觀畫者總是旁觀者,很難融入畫中,我們可能在門外窺視著、隔著桌子或椅子看著、隔條布簾或波絲毯觀著、在門邊看著房裡人群互動著,但從來不曾加入他們。

1668情書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老鴇那幅畫了吧!!畫中右邊三個人正準備某種性交易,左邊的人卻一臉不懷好意的笑,直盯著觀畫的我們,到底他的意圖是什麼呢?
老鴇 1956

說起來,維梅爾也是個很會釣人胃口的人,也許他的畫看起來都很安靜,但總是處處暗藏隱喻;雖然不知道展場的說明根據為何,但看起來幾乎每一幅畫都暗藏了許多男歡女愛的玄機。酒瓶、酒杯跟酒不用說一定有種性或意亂情迷的成分、不管是西塔琴還是大提琴都可以解釋成男女間的琴瑟和鳴(或是孤掌難鳴?)、最強的是連牆上掛的風景畫都可以有性暗示??到底是荷蘭都那麼開放,還是那些評畫人愛加油添醋阿??

一杯酒 軍官與微笑少女
1662 音樂課 1673談鍵琴的女人

假設那些隱喻為真,我開始覺得微梅爾這人真的很有趣….跟太太生了11個小孩,每天生活應該就是被困在尿布跟柴米油鹽醬醋茶,生活單純,思想簡單,畫中的元素千篇一律、不斷重複,非常沒有想像力;感覺以現代人的觀點來看,不是個草食男就是阿宅阿!他也許不善華麗的言詞或活躍的社交(雖說他明明就是很多會的主要人物),但他把自己的想法透過畫表現出來,也因此他的畫從來不是真的寫實,而是經過他過濾後的產物…又或許畫是他唯一能自由掌控的世界了吧…畢竟11個小孩的奶爸可不好當阿!!

一個還蠻特別的賞畫體驗;一直以來我喜歡或會去看的都是個人色彩強烈的畫家,莫內、梵谷、慕夏、畢卡索、艾索等人的作品總是一眼就能辨識出,但Vermeer的畫作如果混在一群畫家的作品裡,我壓根不會注意到…非常小品又沒有殺傷力,要很仔細看才看的到沙堆中的珍珠;這種小品的感覺跟畫家本人應該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最後僅以不同style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向這位有11位小孩的奶爸,最後沒錢買尿布而窮困潦倒而亡的畫家Vermeer致敬吧!!
跟本尊比較一下
這樣比較有fu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藝術展, 記事, 娛樂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