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na光能圖騰工作坊及好多的解讀與療癒

去英國打工遊學前,曾經給Ruby畫過兩次的Henna圖騰,當時她說我在英國會桃花朵朵開,一開始完全不相信,沒想到在那邊一年半不到,桃花至少開了四次,雖然沒一朵結成果實,但比起之前在台灣30年掛零的戰績根本是大躍進!!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當時我就很喜歡這種Henna圖騰的療癒諮商方式,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美麗的圖案跟圖騰,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跟Ruby一樣畫出那些美麗又具有療癒力量的圖騰

時光飛逝,一轉眼就是兩年後;回國後一天Ruby突然找我喝咖啡,聊天中得知她已經有在開Henna圖騰的工作坊,她也覺得我可以去上上看;想想這也是個緣分,就這麼定下了。

圖騰工作坊原本定在去年12月,但後來課程因故取消延期,記得當時我的心情突然莫名的掉到谷底,一種自回國後一直懷抱著的期待感也突然消失,似乎原本在等待的事情因為某種意外被攔截而延遲了;就這麼空空蕩蕩的過了幾個禮拜,直到過年前後才好些。生活中突然被四面八方來臨的外務堆滿,就這麼一直馬不停蹄的,還加上重感冒,終於來到了上Henna光能圖騰工作坊的這一天…

以前有說過,Henna原本是印度的一種傳統,新娘出嫁前都會請人在手上用這種指甲花顏料畫上各種不同的祝福圖騰,只要圖騰印子還在的期間,新娘都不用做家事,所以流下的印痕自然也是越深越好。

Ruby則是利用Henna圖騰作為媒介,協助個案釋放出前世的印記及影像,或是傳遞個案高我想傳達的訊息,又或者可以直接依個案需求畫出帶有力量的祝福圖騰;有種一條Henna顏料在手,妙用無窮的感覺。

工作坊的內容就不多作介紹了,只能說跟我當初想像的很不同,但話說回來…我們這班的學員組成也很不同。聽Ruby說,我們這班是有史以來最小的一般,只有4個人,然而大家都是光的課程的修習者,其中有兩位已經或準備開始教光,而學員中最低級次者也已經修到行星一;簡單來說,大家都是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光行者。

Ruby是以光的課程的能量運用為基礎進行Henna圖騰療癒的,因此已經都是光行者的我們,不需要老師再從頭教起,只提點了一些基本觀念後,接下來的兩天都是實作練習。

我們以很多不同的方式練習Henna顏料的用法、打開內在直覺成為管道、接收訊息、畫出訊息、解讀訊息等,有種回到小時候亂塗鴉然後用只有小孩子自己才懂的邏輯詮釋的感覺。
20140215~20140216 Henna Workshop
像上圖中兩個紙上手掌的圖騰一個是幫自己畫,一個是遠距接收他人訊息,這兩個練習的重點是留意邊畫時心中有什麼感受或內在畫面;也許那個像迷宮的東西得我一種充滿不同關卡,可以不斷破關的好玩感覺、也許那個像年輪的圖騰給我一種經驗累積的感覺、也許那些連綿不斷的鋸齒線給我很多想表達的想法的感覺,這些都是施畫者非常個人的感受及資料庫,唯有當你夠敏銳且信任自己的直覺時,這些感受才會越來越清晰。

不過有趣的是,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是那些圖騰本身帶有不同的意義而釋放出訊息,但後來才發現不是…重點不是圖騰本身畫的如何或呈現什麼形象,而是圖騰中蘊含的能量。

像上圖中那個很彩色的畫,老師要我們先自己設定主題,隨意彩繪表達後,互相交換圖,要他人來幫我們解讀我們的圖。解讀的方式也很特別,並不是研究這個圖本身,而是要我們直接將眼睛閉起來,只以手去觸碰這些圖,然後試著解讀。那些能量或訊息早已在我們作畫時一起被封存在圖案中,所以我們要感受的並不是圖案的表象,而是圖案中包含的能量。

我是個非常非常非常麻瓜的人,雖然已經修到光的課程單子級次,還是遲鈍到不行;並非我從來沒有感受、或是腦中沒有一閃而逝的影像,但理性的我總覺得那不過是自己頭腦來亂的,所以往往選擇忽略或一笑置之。然而,課堂中練習總不能真的說:「我沒感覺」,因此只好硬著頭皮把閉眼感應時腦中出現的光怪陸離幻象說出來,沒想到,還真的就說中呢!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第二天上午的練習,這次更少了圖的媒介,而是要我們直接去感應接收對方的訊息;我感應到的大部分都很印象派,多半是動物,像熊、馬、魚、老虎等,而這些動物通常代表的是對方某種特質或力量的象徵,所以也很難真的去印證是否真實,但對其中一位同學的解讀到真的讓我有矇中的感覺!

記得閒聊時她曾說過家裡只有她跟姊姊,可是在感應時,我腦海中的她一直在生氣,問她是對誰生氣,得到的答案竟是 “弟弟"…當時心中想…慘了…人家根本沒弟弟…我腦海中怎麼會跑出弟弟這個答案呢>_< 繼續問下去,是工作上還是家庭上的事情,得到的答案是 “工作上",這時候心又更涼了….弟弟怎麼會跟工作扯上關係?該不會是工作上有個類似弟弟的形象吧?!…我這麼安慰著自己…

分享時,真的是硬著頭皮把這聽起來邏輯上就有問題的解讀說出來,沒想到同學搔頭想了想,還真說了她年前曾對一個人生氣,是她的堂弟,他到她們公司實習……OMG…不敢相信耶,還真的說對了!!當場自信心大增,原來可能在解讀者眼中非常荒誕不經的結果,在當事人眼中可能是非常合理的呢!!這跟我以往算塔羅牌的經驗還蠻像的;有時腦中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通常說出來都會打到當事人的點…看來我真的是早該多多信任自己的內在直覺與感受的!

兩天中,老師跟同學們都輪流幫對方解讀,所以我的內在世界也被窺探了很多次,有點慚愧,內在的死小孩整個原形畢露。

IMAG1281
很多次,同學感應我時都會用 “平靜"來形容,可能是看到我在海邊、可能看到我是一片美麗的落葉,自在的飄動著,但同時她們也會感到一種不適,像上面的途中,上面那四個點帶給那個同學很強烈的能量,且不太舒服,可是到了下面卻是一種平淡舒服的感覺;這可以用來形容我的現況,也可以用來形容我靈魂的特質。目前的我的確看起來好像自由自在,賦閒在家、無憂無慮,但心中的憂愁、空虛與煩惱卻無人能理解,我是一個想找根的人,但不知怎麼的就是生不了根。但另一方面來說,我的靈魂特質原先是非常平靜平淡的,但這輩子的我可能投胎前跟人下了什麼注,逼自己非要挑戰跟自己相反的特質,所以我有強烈的個性、強烈的脾氣,總是不甘於平凡,想要有什麼事件發生,但因為畢竟這跟靈魂本質相衝,所以處在事件中又總覺得不舒適,但沒有事件時又覺得無聊,非常的矛盾。

IMAG1285
而隨著解讀越來越深,我的真面目也開始表露無遺,先是有人幫我解讀這張圖時被圖上散發出的濃烈情感電到,說我是個情感豐富的人,但太過豐富了…讓人受不了,接著隔天她也看到我在一個空間裡不斷的飛舞著,卻完全不搭理她的提問,而另一個同學則看到我的心中有顆橘色的星球跑出來,很沒有規律的到處飛來飛去,我聲嘶力竭的喊:「我想要回家」,但卻怎麼也回不了家…因為那顆星球飛的太快太遠,我怎麼也搆不著。接著冏的來了…老師在感受我的訊息時,看到一個內在小孩不斷歇斯底里的喊著:「為什麼、為什麼」,不管老師怎麼叫我安靜都沒有用,叫我靜心冥想我也說沒有用,因為做過了,可是還是得不到答案…於是老師就只能看著這個鬧彆扭的小孩一直在地上打滾…

經過了這幾次解讀,我只能歸納自己大概是從一個很遙遠的星球來的,那個星球上的人不管是情感還是肢體表達都很豐富,跟那顆星球本身的軌跡一樣,結果來到這邊整個水土不服…因為地球人實在太內斂了!!該大笑時不笑,該大哭時不哭,總是那麼矜持…快憋死我了!!我心中的好多「為什麼」,其實常常是圍繞的人類的情感與行圍打轉…為什麼會想要隱瞞某些事情?為什麼那麼害怕私生活曝光?為什麼要覺得不好意思?為什麼?為什麼?而這些,老實說我真的不覺得靜心冥想或是耐心等待就會有答案…就像一朵雛菊永遠不會了解身為玫瑰的感受,太過大喇喇跟不注重隱私的我,也完全無法了解旁人保持低調的concern是什麼。朋友前兩天才說過這樣的個性很不體貼、缺乏同理心,不適合當諮商師…好吧…看來我當人類當的很不成功…又要打掉重練了T_T

不過改天再來談最近覺得自己模仿人類多麼畫虎不成反類犬,現在的重點先擺在工作坊最後的重頭戲 – Henna圖騰練習與解讀。

兩天的工作坊就為了這一刻,終於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大幅作畫,老師還會幫大家一一解讀,也就是上課還外加被療癒,真是賺到呢!!

照片 001

一開始我是打算畫我的左小腿的,可是準備開始畫前,突然也想畫左手臂,幾經思考後,決定還是按照原計畫先畫左腿。我穿著裙子跟內搭褲,因為在場都是女生,所以很大方的就把褲子給脫了(你看…這又是一個我太大而化之的例子…我根本不在乎當眾脫衣服這件事情阿!),捲起裙子開始畫…孰料,原本是打算從膝蓋左右往小腿方向畫的,結果一下筆,手就不自主的一直往上…結果畫阿畫的都快畫到"海邊"(引用Ruby的形容)了才停手。畫的時候沒有太特別感覺,只覺得在大腿根部的圖形很混亂,有點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了(雖然本來就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 :P)。

照片 003
畫完後,決定繼續在左手臂上畫,這次畫的經驗愉快多了;在畫那朵花時有種愉快的感覺,那是一種開花結果的fu,簡單的拉了幾個線條結束圖騰後,想說自己來感應一下好了。在腦海中,我看到自己穿著一身紅色的民俗裙裝服飾,頭上是一個有著繁複花樣刺繡的帽子,稍微問了一下,感覺像是滇緬地帶偏苗族的姑娘。印像中的我,雖然不斷用手擦拭額頭上的汗,好似不斷的在辛勤工作,但卻很快樂的樣子。看不出這有什麼前世印記好釋放或療癒的,所以繼續解讀下去,感覺這圖騰像是給我的一種鼓勵,要我在平凡中也能找到快樂。

照片 004
因為老師還在幫其他人解讀,所以我就請另一個同學幫我在莫名其妙痛了一整天的右下側背也畫個圖騰,沒想到,才一下筆,皮膚就感覺到筆尖壓迫的陣陣刺痛,然後我竟然哭了出來…雖然皮膚上只是一點的疼痛,但心中卻有種很痛苦的感覺。就這麼哭了一下,後來因為顏料好像塞住,同學花了點時間清理,再重新回來畫,就有比較輕鬆的感覺。畫完後,同學對我說,當她在畫時,內在影像出現一個日本女子,撐著傘站在一棵樹下,樹上的櫻花都已掉落滿地,女子似乎在等待她的愛人回來,但因為得知她的愛人已經死了,所以傷心不已;所以也許當她一下筆時,我感受到的就是那時的我的情緒吧!

後來自己也把手放在那圖騰上感應了一下,我看到的比較是東方女子,但是因為從遠處看也看不清楚,我感應到那女子站的草地前面還有一條河,她站在樹旁不斷等著她的夫君已經好些時日了;她的夫君去了遠處,不知在何方,也不知何時會回來,但現在大雨,河漲起來了,所以她非常焦急也擔心她夫君的安危;後面的故事我沒有機會看下去,但還蠻容易猜想的…我記得好久好久以前,我曾給一個會把脈看前世的外國人諮商過,他曾說過我的右後腰部分有一股拒絕他人(感情)的氣,現在想想…也許這兩者是有關連的吧!

不過,重頭戲終於要來了!!之前畫在大腿上的圖騰是要留給Ruby解讀的,一開始還有點擔心說這完全都我在鬼畫符,該不會什麼印記都沒有吧?沒想到Ruby一坐下來感應,就看到了一個八歲的小女孩,是我的前世。我閉上眼睛,眼前清楚浮現一個小女孩的樣子,不是Ruby說的那樣,但她的模樣很清晰一直在我眼前,那是一個大約才五歲的小女孩,有著明亮烏黑的大眼睛,非常像我在英國其中一個寄宿家庭中的日英混血小女孩;她頭髮綁成三個啾啾,身上穿著白底但有很多彩色圓圈的小長衫,一雙雪亮的眼睛盯著我看,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

然而,在Ruby的闡述中,這小女孩人生非常悲慘,年僅八歲,可是父母都在戰亂中死掉了,身邊帶著一個才五歲的弟弟在街上乞討,每天都覺得好冷好餓,才講到這邊,我的心中已經同步感受到那時的 “我"的情緒,開始哭了起來。Ruby的帶領方式一向是先認同那印記的感受,所以會要我說出 “我知道你很痛苦" “我知道你很難過" “我知道你覺得很受委屈"之類的話,通常個案可能只是照念,但當時的我完全融入小女孩的情緒,所以跟著說出的每一句話完全是字字血淚、發自內心,好像我就是那個委屈的小女孩…為了求生存而歷盡千辛萬苦,不了解為什麼老天爺要這麼對待自己?

故事的發展是,一天,小女孩看到一間房子的有根麵包,因為當時沒有人,所以小女孩闖進屋裡,拿了麵包就跑,可是卻剛好被主人發現,因此被打的遍體麟傷。小女孩努力的拖著傷爬阿爬的,總算回到窩身處,把麵包拿給弟弟吃,可是自己卻再也撐不住,逐漸陷入昏迷…身上到處都是血,左大腿的傷好痛好痛…很抱歉自己沒辦法好好照顧弟弟、很不解為什麼過活那麼困難、很難過父母拋下了自己跟弟弟死去、很委屈為什麼自己要遭受這些遭遇…那委屈、難過、不解的情緒我完全能感受到,當場哭的好淒厲,邊哭還邊想…旁邊的同學應該都在瞪著我看吧!(事後證明,她們還真的都目瞪口呆,有的想說我怎麼可以那麼快就進入那個情緒,有的想說打開感受力這件事情實在太恐怖了@@)

老師分別要我用金色與紅寶石之光療癒那世的自己,要我告訴她(自己)已經不再是個小女孩而是已經長大成人了,也沒有被家人拋棄,身邊有很多人愛著自己,而要她放下傷痛…然而…

就在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工作坊第一天結束後,我突然有點小崩潰,在弟弟面前突然稀哩嘩啦的就哭了起來,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無助的小女孩,覺得大家一定都很討厭我,因為自己那麼任性、自私、不顧他人感受…大家一定都不喜歡我….不要問我為什麼會突然有此感覺,只能說連日來一些與他人互動時發生的小事讓我有感而發。

因此,當老師要我對自己(小女孩)說出那些肯定句時,有那麼一刻我幾乎說不出來…因為前一天晚上我才深深的否定自己阿!但為了療癒,我還是很努力的說出來,然後不斷的用正面的思維說服自己,說服自己說已經長大了,不再是無助的小女孩,我有能力保護我愛的人、追求我想要的生活,而且不但沒有人拋棄我,還有很多人在身邊或遠方愛著我,我很幸福的,不再苦命了!就這樣,用兩種光跟很多溫情喊話,總算將這個印記療癒完畢,心情也回復平穩。

事後想起來,內觀強靜坐時,一直在疼痛的就是我的左大腿根部的筋還有右後腰,當時其實也猜到那邊可能有什麼負面的影像或印記儲存著,但一直沒去深究,直到這次工作坊才無意間敲開了這兩個印記…只可惜真正被療癒的只有其中一個,另一個只好靠我自己努力練習看能否療癒囉!

每個人投胎轉世都一定帶著很多前世未了的餘願或是傷痛,這些就成為我們的印記甚至轉為此生不斷重現的模式;工作坊中很多同學可能前世是祭司或占卜師,因為受到迫害而這輩子害怕展現她們的力量,但我似乎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 “煩惱",幾次釋放下來,我的印記往往都跟情感傷痛(親情、友情、愛情)有關,而且常常帶有被遺棄的感受,所以很容易有種委屈的受害者情結存在;也許是這樣,這次投胎前才會無聊的跟自己訂個什麼單身契約,避免再次受到情傷,而一直以來不管是友情或是愛情的緣分都很薄,碰到的人少,能深入的更少。當然,我了解那些契約跟印記都已經在這幾年的心靈之路上逐漸消退,只是事情還真的不如看起來的那麼簡單,我全身上下大概都蓋滿了過去好幾輩子的情傷吧!!

兩天的工作坊結束了,因為重感冒的關係一直有點昏昏沉沉、懵懵懂懂的,被清理、釋放、解讀了好多次,所以對我們的靈魂來說應該是個大掃除吧!從第一次接觸靈性課程、活動到現在,自己真的進步了好多,當然,我還是沒辦法像某些人一樣突然開竅,開啟了靈視力或其它能力,但在這一步一腳印的過程中,慢慢的我越來越能信任自己的內在直覺,從而接收到一些一直就在我眼前卻視而不見的訊號。

身為一個超理性的人走上靈性道路是真的很辛苦的,暨無法完全的放下頭腦跟隨內心的感受,也無法狠下心來完全依據頭腦行事,卡在中間不上不下的真的很煎熬…但也許這就是屬於我的路吧…也許有一天,我能找到一條既能說服我的頭腦,也能滿足我內在感受的道路,然後引領身邊那些頭腦跟我一樣強勢的人們也一起走上心靈之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身心靈, 光的課程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Henna光能圖騰工作坊及好多的解讀與療癒

  1. 通告: 返台周年紀念 | Lillian's Wonderland

  2. 通告: 久違的Henna光能圖騰 – 來自星星的我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