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接龍創作:爺爺回來了

剛剛整理硬碟資料時,意外發現一篇好久好久好久以前(2005年)寫的故事。記得當初學弟在BBS上開了一個故事接龍板,板主起了頭後,大家各自接自己的故事,然後每個禮拜再票選使用哪個橋段接下去…也不知怎麼回事,幾乎每個禮拜都我得標,到最後大家也懶得再接,我就自己一個人把他接完了XD

現在回頭看看…雖然故事是每周獨立發想接續的,卻還蠻前呼後應的呢(自吹自擂一下 :P)!

有一天,朝思暮想的爺爺回來了…..
熟悉的臉龐少了昔日和藹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充滿驚嚇、不停張望四周的眼神
在家人的安頓下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爺爺在第二天一早卻失蹤了
唯一的線索只有一張泛黃、寫滿符號的紙條

 Ψ       κφυωπ       Ψ
¢¥§§ξλμιηΦζ♀¢
﹫*$&﹟˙∮◎ΞΔΓ
﹏ⅩΥδζοψλυτΛψ﹏
﹋﹊﹍≡╱╲≡﹍﹉﹋﹋︴╲

我將這張紙條從爺爺凌亂房間的地上拿了起來,
正巧叔公經過爺爺的門前,
當我告知爺爺又不見時,他的眼神滿是驚訝,
但當他看到那張紙條時,眼神由驚訝轉為驚恐。
平時待人和氣的叔公,用個一種我從未看過的凶惡表情
質問我說:?還有誰看到這張紙條?還有誰!!?

我直搖頭,於是叔公將那張紙條一把搶了過去,並要我不要多事。
幸好我的記憶力也還算是不錯,大致上的圖樣我都記起來了,
於是我便趁還記得時趕緊回房間把符號都抄起來。
雖然叔公的凶惡眼神讓我很在意,
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得解開此紙條的迷好找出爺爺。
結果抄阿抄,就在我把最後一個符號寫完時,居然有一個影像浮現在腦中。
這這….是什麼….
好像是一座城堡,沒錯….好像荒廢很久的感覺
這到底是哪裡?
可是為何我腦中會浮現此景呢,真是太讓人迷惑了,
但如果這麼看來,爺爺的失蹤應該也跟此處有關……
當我正在思考這棟城堡的來源時…一股不祥的念頭湧上心頭~
突然~眼前的影像開始扭曲~我感覺全身無力~
於是趕緊抓緊剛畫好的符號紙條….
『咚!』……..

———————————-

「唔……?我睜開了眼睛、摸了摸頭,起身看一看四周。
這裡是哪裡?我開始搜尋回憶….
我記得我剛剛在爺爺的門口….撿到了紙條…被叔公拿走了…..然後..
啊!紙條?!呼~幸好我剛剛畫的紙條還好好地被我抓在手中….
我繼續回想….
嗯~然後….對….然後我就暈倒了!可是,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應該是在房裡才對啊?
這一切實在是太詭譎了!

我環顧周圍的環境,這裡什麼都沒有,唯有一條看不到盡頭的小路
小路旁,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在路的那一頭,究竟有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但我只能往前走了….
我一步一步的向那未知的領域前進
可是怎麼走還是那看不到盡頭
在我走了不知多久 便精疲力盡 倒了下去….

———————隔天———————

啊 這裡是哪裡? 我怎麼會躺在這
只見我躺在一張床上 好像是在一間小木屋裡
窗戶外的陽光射進來格外的清新明亮
我怎麼會在這 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努力回想 爺爺消失了 神秘的紙條 發怒的叔公
奇幻印象的城堡 然後 我倒在無止盡的小路上
那….這裡….看起來應該是某人的家

正當我想起身四處查看一下時
門開了
「啊 你醒了呀 你怎麼會跑到迷霧森林裡去呢?一般人進去可能就出不來了….
是一名穿著樸素 年約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對我這麼說。
「幸好我當時要採藥剛好經過 才救了你回來 你現在好多了吧??
原來是他救了我呀
我便急忙回道「謝謝小姐救命大恩 不知該如何稱呼??
她回道……
「衣衣…這裡的人都這麼叫我。你現在還有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嗎?」
「嗯~只是頭還有點暈」
頭暈是正常的!畢竟你待在迷霧森林有段時間吧!你為什麼會到迷霧森林呢?」

我正想老實回答,可是考慮到…這個人真的值得我相信她嗎?
雖然她看起來是那麼誠懇,而且又救了我一命,可是…我想到了發怒的叔公
他平常待人也溫和,表情慈善,哪知看到那張符號紙條,居然完全變了個樣。
於是我決定將這件事情隱瞞起來。
「我也不知道…我記得我原本在我家裡,哪知道一醒來,就在你說的『迷霧森林』裡」
「這也真奇怪。我記得進入迷霧森林的人..他們都有要追求的東西,所以才會…,如果
你沒有所謂要追求的東西,為什麼會進去呢?」

看著衣衣清澈的眼眸,我為自己隱瞞了事實感到羞愧,不知覺低下頭來….
衣衣似乎看穿我的想法,也不再問下去了,直盯著我看。
趕緊換個話題好了…..
「衣衣….,這裡是哪裡啊?」
「這裡是〝筑粼鎮〞,就在迷霧森林的前方。啊!瞧我一跟你聊,就忘了正事,你等我一下,我剛煮好藥,這就拿來~」
於是,衣衣便急忙跑出了房門。

待衣衣出門之後,我起身開始瀏覽這間房間….
這裡的擺設與一般似乎不太一樣,感覺…好像在電視上看到的古裝時代…
突然,有一個東西吸引住我的目光
我移動身體往梳妝台的桌上一看….
上面的圖案….不就是爺爺留下的城堡圖案嗎?
怎麼會??
太多的地方讓我不解~

我企圖想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可有一個聲音打斷我的思考
「你怎麼起來了呢?來,快趁熱把藥給喝了吧!」
我轉過身看著衣衣,指著城堡的圖案問:「衣衣,這是什麼?」
「喔~你說那個啊!那是我爹雕刻的,很漂亮吧!」
爹?這年代還有人在稱"爹"的啊?!
「呃…嗯…那你爹呢?」
「嗯~我爹啊!我爹就在外頭啊….」
不等衣衣說完,我立刻往房門衝出去,我非得將這事問個清楚…

房外是一個古典高雅的大廳,看來這邊的擺設真的都跟古代一樣…
我在大廳四處張望,尋找衣衣的"爹",
一位滿臉長鬚的老漢這時正好向我看來,想必他就是衣衣的爹吧!!
「請問一下…您就是衣衣的爹嗎?」
老人點了點頭,說道「小伙子,你起來啦?好點了吧?」
「是的,謝謝你們父女倆救了我…對了!我聽衣衣說,房內梳妝台的城堡圖案是您刻的,不知道那座城堡…」
老人站起身來,以稀鬆平常的表情說:
「你說那個城堡阿…那是我們家族代代相傳的家徽。」
「傳說我們的祖先,為了尋求樂土,走過千山萬水…卻依然遍尋不著,
最後來到這邊,決定自己創造人間樂土,就建造了一座城堡–“迷霧城堡"。」
「這座城堡的外觀後來成為我們家族的家徽,代代相傳下來…」
「家徽?那現在這座城堡呢?還在嗎?」 我急忙打斷老人的回憶
「城堡阿…很可惜…已經被迷霧森林給掩蓋了…自從"那場災難"…唉…」
說完,老人陷入長長的深思,任我如何叫喚都沒有反應。

「阿!抱歉!我爹每次只要想起城堡的事就會這樣,請不要見怪。」,衣衣正好從房內出來
「你為什麼對這座城堡那麼感興趣呢?難不成這就是你出現在迷霧森林的原因嗎?」
衣衣的表情突然由疑惑轉為憤怒,
「所以你跟那些膚淺無知的人一樣,妄想一探迷霧城堡的秘密,算我看錯你了!!」
「不..不!」我趕緊辯解,「我沒有任何不良企圖,我是為了找我爺爺才……..」
為了取得她的信任…我還是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說出來了,
「你看,這就是當初撿到的紙條,但我真的不知道任何有關城堡的事…」
看著那張紙條,衣衣的眉頭逐漸皺了起來,
「難道…這是天意嗎?老天爺要你來幫助我們解開那場災難之謎嗎?」
「災難?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事情越來越詭異了…
「唉~就如剛剛我爹說的,迷霧城堡在那場災難後就被森林淹沒了,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再次看到城堡,
只知道一夕之間,原先城堡的位置突然變成這座迷霧森林…」
衣衣嚥了口氣,繼續說道,
「這些年來,多少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妄想解開城堡之謎,
最後全迷失在森林中,再也不見天日…」
「那這張紙條跟城堡有什麼關係呢?」,我想衣衣一定看的懂這些符號
「你看…這些符號全是我們祖先所使用的文字」
衣衣指著符號跟我解釋,「上面寫說,

" 迷霧城堡
朦朧中的秘密重見光明
迷失的親子之情
將隨黑暗的消失而再生
筑粼主人 字 “

「既然這個訊息在你手上,而你又來到這邊,想必你就是被選定的人了!!」
「跟我來吧!我再多跟你說一些與城堡相關的事,
衣衣拉著我的手向外走,說不定能幫助你早日找到你爺爺並解開城堡之謎!」
於是我就這樣被衣衣帶著朝向迷霧森林走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我想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感到驚訝了…

==================================================================

雖然衣衣說我方才倒在森林中,但當時昏昏沉沉的,根本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現在近看迷霧森林,才發現它的確是個非常詭異的森林…
諾大的森林被七彩雲霧包圍著,隨然看起來很美,卻透露一種詭譎之氣…
「你瞧,這就是迷霧森林」衣衣開始描述這森林
「其實迷霧森林剛出現時,只是一般的森林,只是由於佔地過大,常有人在其中迷路」
「那他是怎麼變成今天這種樣子的?」我好奇問道
「不知何時開始,七彩迷霧開始瀰漫整個森林,在森林中迷路而消失的人也越來越多…
後來我們才知道,凡是懷有強烈慾望而進入森林中的人,都會迷失在森林中,
並隨著其慾望的不同,轉化成不同顏色的雲霧,成為森林的一部份…」
這…這太可怕了吧!這個森林竟然會吞蝕人類!!!

衣衣接著解釋,「你看,為數最多的白色雲霧都是想一探城堡秘密的人所化成的,
而紅色煙霧則是懷著憎恨之心的人…」
「那為什麼你可以自由進出森林呢?」她一個弱女子,竟敢進入森林,實在太奇怪了…
「也許因為我是城堡主人的後代,又也許我心中無慾無求吧…這森林從未傷害過我…」
聽到這邊,我開始猶豫到底該不該進入森林…
明明知道森林中也許會有爺爺的消息,但…
「我們進去吧!」也許是看出我的疑慮,衣衣握著我的手說
「放心,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你!」
好吧…事到如今也只能繼續向前走了~

—————————————————————–

在森林中走了好久,身旁雲霧瀰漫,完全無法辨識方位,
但衣衣似乎對森林瞭若指掌,拉著我不斷的向前走,
讓我不禁懷疑她真的只是筑粼主人的後代那麼簡單嗎?

正當我心中不斷升起各種念頭時,我們在一塊大石頭前停下了…
「到了!就是這邊!」衣衣高興的說
「這不就是一塊大石頭嗎?有什麼特別的?」我疑惑的問
「老實說,這邊就是當初迷霧城堡的入口所在,城堡消失後,這塊石頭就出現在這邊了!」
「所以呢?靠這塊石頭就可以找到城堡嗎?」
「我不知道…但我想也許你會知道…畢竟你看過城堡的真實面貌…」
這實在太荒謬了…就憑一塊石頭,要怎麼找到憑空消失的城堡阿?!
「對了!」衣衣好像突然想到什麼,「那張紙條!快!快拿出來!」
我半帶疑慮的照著她的話作…「然後呢?」
「你試著將這張紙條握在手中,並用另一手觸碰這個石頭看看!」
真奇怪…這樣有什麼意義嗎?不過我還是照著她的話作了…
…突然…我腦海中浮出一個畫面…
這不是我當初在房內看到的那座城堡嗎?!
我抬起頭想告訴衣衣,卻發現…這次城堡不是幻影…他真實存在…
而且…就在我的眼前!!!
這…這怎麼可能?
跟我腦海中的畫面一模一樣,荒廢已久的城堡,大門半掩…這就是迷霧城堡嗎?
衣衣似乎跟我一樣不敢置信,
畢竟對她來說,城堡的故事就像傳說一般,從未想過會有成真的一天…
「我們走吧!」我鼓起勇氣對衣衣說,「我想到了裡面,所有的謎題應該就會解開了…」

經過那麼多事,城堡終於出現在我眼前…
面對城堡,內心滿是澎湃激動,不知道在裡面等著我的會是什麼呢?

==================================================================

進入城堡,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圓形的大廳,
藉由外面的光,隱約可看到牆上掛滿了不同人的肖像,
前方有一座樓梯,上去後正面的牆還有一幅大肖像。

衣衣將門旁的燈點起來,大廳瞬間明亮了起來,
我和衣衣檢視這些肖像,突然衣衣大叫一聲:
「我看過這些畫像…就在我們的族譜中…這些都是我們的祖先!!」
「那看來這邊真的是迷霧城堡沒錯了…」我邊看著這些畫像邊說道
「爹曾經說過,自城堡建立後,代代都由嫡長子繼承筑粼主人之名,以維持這片樂土的安寧」
衣衣開始回憶起城堡的過往,「而其他的旁支則在城堡邊居住,以維持血脈的純正。」
「那你們是旁系還是嫡傳的後代呢?」衣衣的話引起我的好奇心
「實不相瞞,我們是旁支的後代;不過正確來說,我們也是筑粼鎮上血源與正室最近的…」
「我們的祖先是最後一代筑粼主人的胞弟…一天,他去城堡中拜訪筑粼主人,
突然天色大變,一聲巨響後,整個迷霧城堡乍然消失,當時人在城堡中的他也一起不見了」
「完全沒有人生存嗎?那些正室的人呢?」消失的城堡又出現了…我的好奇心越來越重…
「當時在城堡中的人全部隨城堡消失了…而當時在城堡外之正統血脈的人也瞬間消失。」
衣衣的神情越來越黯淡,「其餘的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帶著這個謎團生存下去」
看到衣衣這樣,我也不忍心再問下去,便專心看起這些肖像。

然而一種奇怪的感覺隨著我的前進油然而生,好像…好像我曾認識他們似的…
看完大廳的畫,我步上樓梯,想看清最後,也是最大的一幅畫…
當我抬起頭來,映入我眼簾的竟然是……..曾曾曾祖父的畫像!!!!!!!!!
不會吧!!!!!衣衣說這些畫像都是歷代筑粼主人的,為什麼曾曾曾祖父也會在上面呢?
「不!!」我脫口而出「不可能的,我的祖先怎麼可能是筑粼主人呢??」
「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誰?是誰?我四處張望,想弄清聲音的來源…
「不認識我了嗎?」這個聲音再次響起,「是我ㄚ,你最愛的叔公阿~」
我向左一看,黑暗中的確有個人影,他慢慢步出陰影,是叔公沒錯…怎麼會…
「叔公,你怎麼會在這邊?爺爺呢?你有看到他嗎?他還好嗎?」我的腦中已經一片混亂了
「哈哈哈~~你以為我會回答你嗎?」叔公看起來怪怪的
「你們這些自詡為正室的人都一樣,成天問一些蠢問題,心中抱著無謂的夢想…」
「明明什麼都不會…只因為早出生一步,就變成天之驕子,可以繼承無上的榮耀」
「不~~我不服~~我明明比他有能力,為什麼我不能成為筑粼主人???」
叔公好像瘋了,一直說一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話…
他真的是平常那個溫和的叔公嗎??
爺爺呢??叔公到底把爺爺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

——————————————————————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時,右手邊也有一個人影出現了,
他緩步至我面前,盯著那幅最大的肖像,
仔細一看,那不是失蹤的爺爺嗎?我興奮的叫喚他,但他卻充耳不聞,專心的看著那幅畫…

「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我終於再次回來了…」爺爺用一種我沒聽過的聲調說著,
「當我還是筑粼主人時,這裡一片祥和…然而,一天整個城堡劇烈晃動…」
他轉頭對我說,「我們就降臨到你的世界了…所有城堡中的人…」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城堡就這樣消失不見,我們也流落至未知的世界…
剩下的只有代代相傳的一張字條…也就是你在我房間看到的那一張紙…」
爺爺…不…"筑粼主人"繼續說:
「於是我們只好重新在那個世界落地生根,並在臨終前將那張字條傳給我的大兒子,交代他將這個家族謎團傳承下去,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再重回迷霧城堡…」
他開始步向叔公,
「死後,我的意識在虛無中飄流,然而,當我再恢復意識時,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老人體內;看著他手上緊握的字條,我知道時候終於到了…於是我藉由老人的記憶回到家…」
他在叔公面前停下,盯著叔公的眼睛說:「然後一眼就認出我最熟悉的弟弟…你…」
等…等一下…也就是說…現在在我眼前的爺爺與叔公都不是爺爺與叔公,
而是這座城堡的筑粼主人及他的弟弟???
還有…如果說那張畫滿符號的字條是代代相傳…那代表…面前這兩個人是我的祖先嗎?
什麼跟什麼阿?怎麼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叔公…不…應該說是筑粼主人的弟弟沉默的一陣後,終於開口說話了,
「哈!!總算你還認得我!!好吧!!就看在這點,我就好心告訴你當初城堡消失的原因吧!!」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叔公"惡狠狠的盯著"爺爺",
「從小我在這座城堡中長大,但因為我不是長子,成年後就被迫離開城堡,我不甘心!!」
「從小到大,家族的焦點都在你身上,專心栽培你成為城堡的統治者,那我呢?」
“叔公"走向那幅肖像畫,「我自認比你有能力成為統治者,但就因為先天條件限制…」
他指著那幅畫大吼,「現在被掛在這牆上的是你而不是我!!為什麼!!你根本不夠格!!!」
筑粼主人試著安撫他弟弟:「但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為何要扯到整個家族呢?」
“叔公"回答:「那是個意外…那天我進入城堡藉口拜訪你,實際上是想偷那張字條…」
「我想知道字條上到底記載什麼秘密…一方面也想藉此怪罪你沒有能力保護字條…」
「如果一切順利,我就可以取代你成為新的筑粼主人…沒想到…」
“叔公"開始懊惱起來,「當我碰到那張字條的同時,城堡突然產生劇烈晃動,我也昏了過去…」
「當我再醒來時…」"叔公"臉上突然出現害怕的表情,
「我的身體已經消失,剩下的只有一股意識!!!!」
「我看到大家都平安無事,還開始建立家園,而我呢?卻成為一縷幽魂…」
「我不甘心…我要報仇!!!」,"叔公"臉上開始冒出青筋…
「於是我一直跟在你的家族身邊,準備伺機而動…終於…在不久前讓我等到了…」
他指著自己的身體說:「這個人跟我一樣,不甘心家族的注意力全放在他哥哥身上,
積怨已久的他,在日前終於讓我逮到機會,主宰他的意識…」
他瞪著"爺爺"繼續說:「當然,這次我的目的還是那張字條…只是…沒想到…被你搶先一步!!」
「沒錯」,筑粼主人接著說,「當我回來看到你後,我大概了解當初發生了什麼事,不過…」
他指著我手中的那張字條,「我也終於了解那張字條的意思了~~」
「什…什麼…」"叔公"眼中發出光芒,「你竟然了解了??快!快告訴我!!那代表什麼??」
“爺爺"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帶著微笑開始走向"叔公"…
「你…你要幹嘛?!」"叔公"驚慌的說,
「不要過來!!你以為微笑我就會放棄字條及城堡嗎?別妄想了!!」
“爺爺"離"叔公"越來越近,並且展開雙臂,「你不是想知道字條的意思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說完,"爺爺"緊緊的擁抱住"叔公",「我原諒你,原諒你的一切,也很抱歉造成你的不快…」
“爺爺"繼續說:「現在,我就要讓預言成真…讓我們拋棄一切,回到屬於我們的地方吧!!」
「你…你在說什麼?」"叔公"氣急敗壞的說,「快放開我!!!!」
「你跟我都是一股意識,不論是另一個世界或這座城堡都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
放棄吧!!該是收手的時候了…」說完,"爺爺"回頭對我微笑…
突然…兩股黑煙從"爺爺"兩人頭上冒出並逐漸消失,他們二人也隨之倒下…
「爺爺!!叔公!!你們還好嗎?」我趕緊上前查看兩人狀況…還好…應該只是暈過去了…
我試著想扶兩人坐著靠牆,一張字條卻從叔公上衣口袋內掉出來,
我拿起來正準備看,卻聽到衣衣的叫喊聲:
「快來看阿!!森林全都消失不見了!!城堡周圍長滿了花草…好漂亮阿!!!」
我走到門口一看,真的…所有的森林及煙霧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五顏六色的花草…
在我驚於眼前景色的轉變時,突然想到剛剛找到的那張字條,
攤開一看,正是被叔公搶走那張字條…不過…上面的符號竟然慢慢轉變成文字:


致我勇敢的子孫

一切都結束了
黑暗已經消失 迷霧也已散開
古今兩段親情不再迷惘

很抱歉把你扯進我們之間
也很欣慰你能順利找到迷霧城堡
然而我們已在另一個世界開花結果
這座城堡就留給他們吧

希望你能替我保守迷霧城堡的秘密
讓同源的兩個家族
都能過著平靜 不受打擾的生活

筑粼主人 筆 」

看來筑粼主人臨走前還給我份禮物,想來剛剛那兩道黑煙就是他們吧!!
不知道現在他們兄弟倆是不是合好了呢?
…..阿…頭暈的感覺又來了~~眼前一黑~~我又暈了過去~~

————————————一星期後—————————————–

距離在迷霧城堡中發生的所有事,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我不知道我們是怎麼回來的,只知道醒來時人就已經在家裡了…
似乎沒有人注意到爺爺,叔公及我的失蹤,
感覺上所有在迷霧城堡中發生的事都只是一場夢…
然而…那張被我抄下來的符號字條以及後來筑粼主人留給我的字條,
卻都緊緊的被我握在手中……

我曾經問過叔公對爺爺的感覺如何,
他告訴我他的確很恨集家族榮耀於一身的爺爺,
然而他更愛身為他哥哥的爺爺,
因為爺爺是他唯一的親人,爺爺的榮耀也就是他的榮耀~~
看爺爺和叔公的樣子,好像完全不記得那些令我震驚不已的事,
想來筑粼主人離去時,也一併將他們的記憶帶走了吧…

不知道衣衣跟她爹現在怎麼樣了?
迷霧城堡的重新出現,不知道會給筑粼鎮的居民帶來多大的震驚….
我曾經試著再次握著紙條,冥想城堡的樣子,但什麼事都沒發生…
看來…我是無法再到衣衣存在的那個世界去了…
雖然覺得很可惜…不過如此一來,那個世界的人們又可以再次過著安寧的生活…
我想…這是最好的結局吧…

–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娛樂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