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on的二三事 – New Moon Lodge

明明再過不到十小時就要開始上班了,今晚我還跑去參加一個特別的活動,現在充滿了不分享無法入眠的興奮感XD

暨昨天的英國和尚講道後,今天我受邀參加的活動是New Moon Lodge。就跟台灣常常會有滿月冥想或日蝕冥想一樣,薩滿Shamanic體系也常常會根據大自然四季與宇宙天體的運行而有特定的活動,其中每個月都有的滿月或新月自然少不了例行活動。

我從沒參加過這種活動,於是就抱著看熱鬧(或看一群人瘋癲的唱歌跳舞)的心情去,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出乎我意料之外!

New Moon Lodge在一個成員的家中舉行,參加者並不多,我、我朋友、帶領者(也是前幾天一起去pub時跳舞跳得最瘋狂的那個女人)、借我們場地的媽媽及她的兩個女兒,正好是完美的數字六。

開始前,她們在地上用坐墊拼了一張床,所以難不成等下我們要一一躺在中間,被眾人圍繞著進行什麼儀式??

帶著滿腹的疑惑,我還真的成為了第一個躺上去的人。

儀式開始前,帶領者先帶著大家祈請上師或高靈之類的,而這個月據說跟柳樹有關,於是也請楊柳樹那水的能量、compassion的能量與我們連接,接下來就是一種類似療癒的儀式。

帶領者說這叫做song bath,受癒者躺在中間,其他人圍成一個圓圈,手上可能拿著鼓或其他可發出聲音的樂器,當銅鈴敲響開始後,大家就在腦中觀想著中間的那個人,然後依照自己的直覺發出各種聲音頻率,要是受癒者願意被觸摸,旁邊的人也可以以碰觸的方式傳導能量,而頌唱或發出音頻時,若受癒者要求,也可以帶入她的或她想被稱呼的名字。

基本上就是一個非常隨心所欲的儀式,主角躺在中間,周圍的人拿著樂器按照自己的意願開始敲打或吟唱,不管你是要亂語或是呢喃、發出天籟之音還是大吼、表演口技或是唱頌禱詞都可以,總之 “隨心所欲"就是了。

儀式的結束是共時性的,大家按照自己的感覺,覺得該停了就停下來,想再開始就開始,於是在某個時間點,會剛好大家都停止,於是這時再敲響銅鈴一次,結束療癒or能量傳遞。

要知道,我是個思慮很多的麻瓜,不論何時,只要閉上眼睛,都會有畫面或思緒飛過,因此當我躺在床上時也一樣。然而,當儀式結束後,大家七嘴八舌的在討論過程中她們 “看"到了什麼,有的說看到好多天使圍繞在我身邊,有的說看到好多光,有的說高靈不斷的想傳訊息給我(還是用希伯來文@@),要我trust….連那兩個才十幾歲、第一次參加這種儀式的女兒都有很多不同感應,頓時覺得好像不說些什麼不行…於是開始把掃過我腦中的畫面也描述出來。

當一開始閉上眼睛時,我腦中掃過的是個圓形的迷宮的一角,那種古老希臘神話用來困住怪獸的那種,然後感覺自己躺在草叢中,被很多小樹叢跟花叢圍繞的,接著看到美麗的粉紅色桃花樹(最近街上隨便都看的到),然後粉紅色的樹又變成開滿白花的樹(一樣最近在街上很容易看到)。最後,畫面慢慢zoom out,便成了一個傳統的英式房屋,看到門口前面的磚牆圍牆,然後是門口,門前有一小片花園,還有一棵樹…最後給我的感覺是家。

此時,之前對我說著希伯來文(?)的帶領者說她感受到的是mother energy,有好多母性的能量想灌進來給我,一直不斷的對她說more、more,而當她將手覆蓋在我眼睛上時,我還隱約看見很多圓形花系列的曼陀羅,其中有個圖案就跟一旁牆上貼的一樣…大家聽到都好高興…但此時我只覺得那不過是諸多掃過我腦中的畫面之一,真的是她們口中所謂的journey嗎?

然後,換我坐在外圈,開始拿著樂器對其他成員吟唱。既然她們說跟著直覺走,所以我也就放很開,想唱頌什麼就唱什麼(雖然通常我都是以低沉的聲音唱一些不知名的發音),有時候手就直接動起來了…可能觸碰她們的頭或肩膀,好似在傳導能量(有次我還直接就往我朋友的額頭親下去了XD),或是用手在她們身體周邊做梳理的動作或一些手勢,好似在清理或調整她們的磁場,有時候則是直接在他們身體上方做一些奇怪的手勢或手印,好似在做一些blessing或是結印。

而往往在我的腦中會感受到一些印象,像最小的小女孩一開始在她趴著的被上看到好多彩色的管子,後來我的手就直接在上空指揮起來,好似在演奏她的生命樂章,而在她姐姐身上,明明她是躺著的,可是我卻感覺她是呈大字型趴著,身上有好多矩陣似的黑白圓點,這時我手上剛好拿著大鼓,於是就用鼓比擬她的身體,敲擊對應各點,有如針灸一般想打通那些阻塞的穴道,有時候則是穿針引線想把不同的點連起來,其中很特別的是我朋友,可能因為她一直跟觀音很有緣,一開始我竟然看到一個小佛祖像在她心中,中間我把她當一個愛人般輕聲呼喚(而當時我腦中真的一直聽到XXX, come to me; xxx, you are the love of my life; xxx, I love you的呢喃),而最後,我竟開始對她產生一股敬愛之意而開始禮拜她。

整個過程下來,我覺得自己像個quiet healer,不斷傳送治癒能量給躺在中間的人,也因為剛好我就坐在受癒者頭部的位置,所以很直覺得就會從頭頂或肩膀給予能量(雖然我也不過就是輕觸,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傳遞能量),但不得不說…儀式才一開始就覺得頭好痛…也許是因為以前從來沒有嘗試過如此channel能量的緣故吧!

前面說我是個quiet healer,是因為我跟大家很不同…大家敲擊樂器或頌唱往往會越來越強烈,有時候就好像身處非洲一般,但我總是靜靜的坐著,擺動著我的手勢或輕撫對方,完全不跟著其他人起舞;更甚者,明明幾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參加,可是每個人都非常有connection,當他們討論過程中他們感到或看到的畫面時,往往都有很大的雷同,但我一點都沒有…我看到或感覺到的東西總是跟她們討論的八竿子打不著關係,而且更加靜態。當然,事後我在想…也許我看到感到的都是這些人的靈魂品質,而非她們在儀式過程中經歷的體驗或看到的畫面,而我專注於做一個療癒者,也許療癒的層面跟其他人比較靈媒般傳遞訊息的方式不同…但當然,這也只是我自己的臆測。

然而,整個儀式中,我突然領悟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靈視能力或靈感能力是不需要有什麼天分/福報/修行才能獲得的,每個人都有,也許清晰度有差,但其實很簡單就可以達到…就是 “隨心所欲"。

在台灣我總是稱自己為麻瓜,覺得自己接收不到來自上師的訊息或是獲得vision,覺得那些有靈通力的人是不同層次的人;然而,來到這邊,卻發現這好像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能力…人人都可以輕易看到畫面,進入所謂的journey,感受到靈體的存在…難不成我來到了魔法世界??

No!並不是…通往 “魔法"途徑的兩個絕竅就是 “信任"與 “放開"。往往我們都覺得一定要看到清楚的畫面或聽到清楚的聲音才是訊息,可是更多的時候,可能就只是腦中一個idea or 印像,或是心中一個感覺 or urge,這其實就是靈感,就是我們接受到的訊息。然而我們不相信,覺得這只是自己的想像,又或者放不開,覺得照著自己心中的渴望行事很丟臉或不合時宜(就像今天的spontaneously頌唱),於是我們忽略這些訊息,然後稱自己為麻瓜或無法與高我連結…然而這只是我們在否定自己的能力罷了!

於是,突然我領略了這點,接受了自己感應到與看到的東西,然後我成為了一個healer,至少在我的心中我是第一次如此真實的感覺著。

很巧的是,今天早上抽到的牌是Earth Angel(事實上這兩個月以來常常抽到這張牌),而在剛剛的新月儀式中,我真的感覺到自己像個地球天使般,進行著療癒的任務…甚至也想著,回台灣後是不是該把這些儀式帶回去,不但好玩又可以讓大家即刻感受到療癒與被療癒、接收與傳遞訊息的經驗。

來英國真的對我幫助很大,以往在台灣我總是陽性能量掛帥,雖然知道要補充陰性能量,卻不知從何做起…然而來這邊後,經歷的每一個體驗都在幫助我挖掘內在的女性力量,慢慢認知到自己是一個女人(而不是娘娘=_=),進而發展我的陰性能量,讓我的感受力變強…或說意識到自己以前便感受到的事物。

我的旅程還在進行著,不管是內在 or 外在、人性 or 靈性,希望在這邊剩下的時間我能有更多的斬獲與突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righton的二三事, 英國, 記事, 身心靈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