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個有著淡淡無奈的夢

當我意會過來的時候,一切好像已成定局,我要跟一個工作上的同事結婚,婚禮好像就在這個周末,可是身為當事人的我,好像只是被通知,甚至連籌備婚禮的工作都從未參與過。

一切很不真實…我也不太清楚到底為什麼我要跟那個人結婚,好像是雙方家長的安排,但總之,我好像從未提出強烈反抗。

我跟那位同事說不上非常熟,曾經一起合作過,但並不常聊天,而回想起來…好像自這場婚事決定後,我都還沒跟他說過話呢!!到底…他是如何想的呢??

幾個女生朋友,巧君、冠中、阿凱、玫岑聚在一起幫我準備一些事情,她們看起來比我還了解狀況;早上在信箱裡面撈到好多親友寄來的紅包,數量多的嚇人…問題是我根本連喜帖都沒看過,這些人到底怎麼知道這消息的阿?

看來親友似乎對這場婚事感到非常興高采烈,尤其是媽媽的親友…我看到其中有個紅包的封面,竟然是用燙金字體印著我媽媽的名字呢!!這些人到底是等寄這紅包等多久了阿?

並不覺得高興,只覺得有點淡淡的無奈…不是我要反抗什麼的,反正日子就這樣過,我也沒什麼好求的,未來的日子中有點變化也好…只是希望自己能主動掌控的成分能高些,至少也讓我確定參與的另一方是心甘情願的,不然未來可怎麼過?

我對那個人的印象並不差,甚至一開始也曾經對他有感覺過,但那麼久沒見,早就陌生了,現在還真的蠻想見他一面,跟他聊聊,到底現在他心情如和呢?

就這樣淡淡的醒來了…劇情不同,但每次這種淡淡的無奈感總是沒變。

昨天為幾個不同的問題抽了牌,一直不斷出現與女性能量相關的牌,還有一張重複出現的牌是Parents,一開始很不明瞭為什麼抽到這張牌,看了解釋後,提到這張牌的出現跟與父親or母親間的能量需要療癒有關,更進一步來說,是與父親所代表的陽性能量與母親所代表的陰性能量兩者之一需要療癒有關…看來指的還是同一個問題–我的女性/陰性能量有需要療癒的部分,而這又與 “接受愛"的能力有關。

沒有多想,昨晚就帶著疑問先上床睡覺,接著就做了這個夢,早上醒來時,突然有了另一種解讀。

這幾天常常都在看月亮星座相關的資訊,月亮星座本身就是一個人的陰性能量,同時也跟母親有關,於是最近常以 “母親"這個角度來檢視自己的月亮星座,以及它對我的影響。

每次做這種夢,我總是覺得很納悶,因為夢中的我充滿了無力感、對生活的無奈感、一開始的設定總是不得不認命,直到 “我"的意識介入後,才會有反叛的行為出現,然而,現實中的我,也從來沒人肯替我安排我的生活與未來…連我千拜託萬拜託都沒人願意替我做決定,於是我總是不得不披荊斬棘開創自己的道路…這跟夢中那個我大相逕庭。

但,這次…我開始想…會不會,那個我並不是我…而是我體內母親印像的殘留?

我媽絕對是個溫良恭儉讓的傳統女人,自小就是聽著家裡的安排長大,為了家庭(不管婚前婚後)犧牲自己,犧牲自己的夢想、自由、時間、精力,只為了服務身邊的家人,連到現在孩子們都長大獨立了,她仍然無法放心的享受自己的生活,心情起伏完全依附在孩子身上,覺得若自己盡情享受生活而不顧他人想法,那會是一種罪惡…換句話說,她無法真正快樂,也不相信自己可以獲得或應得完全的快樂。

想想,那個認命、對生活充滿無奈感的我其實是我媽的殘影;因為從小看著媽媽委屈自己,因此發誓自己絕不要變成那樣,才會成長為現在主動、強勢、獨立的我,但媽媽對我的影響一直藏在我的心中,在心中的某個角落,我也是那個很認命、願意犧牲奉獻、對生命充滿無奈卻也只能屈就的小女人(更別說我的月亮就在雙魚七宮,越看越發現這根本就是我媽在我眼中的特質阿!)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抽到的牌與陰性能量,也就是接受有關,而不管是在夢中充滿無力感的我或是我媽媽,其實都已經封閉自己接受的能力、接受生命恩典的能力,因為 “她們"不認為自己有接受幸福/快樂的權利或能力,因此對現狀消極的接受,放棄抗爭或爭取什麼,講難聽一點…就是將感覺迴路關閉的行屍走肉。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我要什麼?

這是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我從來沒有答案。

從小生長在傳統的東方家庭中,我們是被迫要壓抑自己的慾望的,我喜歡鮮豔的桃紅色,可是卻被認為太俗艷,所以被調整為喜歡溫和的粉紅色,從小就喜歡紙藝美勞,美術老師也建議我可以去術科專班,但從小的教育告訴我要走 “正途",所以升上了高中、考上一流的大學與研究所,於是最終,我成為一個中規中矩的人…卻再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幾年來,不斷的突破、反叛,做出一個又一個旁人直呼怎麼那麼敢、那麼衝動的決定,雖然我常常都說自己是在放逐自己,但其實在這過程中我也不斷在找回自己;然而,自己內在的那個渴望、自己這一生想做的事情,也許早已遺落在嬰兒時期的某處,每每處碰到這個點就卡住;也許少了夢中的無奈感,但對生命無所求,更精確來說…也根本不知道該求什麼的感覺卻是夢中與現實如一。

當然,我不會就這麼放棄,老天爺給我一個纖細的雙魚月亮,卻又給我一個活躍的牡羊太陽,就是要我用這強烈的火星能量把自己提起來。我仍在尋找自己要什麼,也從未對生命妥協,也許,有一天,我終將可以治癒這陰性能量的內在創傷,然後在夢中的我,又可以恢復應有對生命的熱情…當然,在這之前,希望我可以想辦法讓我媽由衷的快樂起來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光的課程, 夢的故事, 心情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又是個有著淡淡無奈的夢

  1. austin0925 說:

    留下足跡…

  2. Lillian 說:

    當時寫這邊時沒想那麼多,但隨著後來越洋生命數字的占卜打開這道門後,每次相關的靈性諮商都直指類似的議題…而今天又再次做了那種夢,這次連隱晦的暗示都省去了,直接大喇喇的顯示在我眼前…只是這問題該何解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