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哈花精自修心得筆記

去年從歐洲回來後就一直想再學一些新東西,後來有機會到英國來,第一個念頭就是想來這邊念它的占星學院,然而…雖然我對占星有興趣,卻沒有太大的熱情,所以雖然已經把新學期的開學日記在心中,來到這邊後馬上就拋諸腦後。

知道巴哈花精是很久以前的事,但當我看到網頁簡介滿滿38種花還有他們的療效,頭就暈了..裡面好多植物我聽都沒聽過,所以連想開始的慾望都沒有。直到來英國後,有天跟往常一樣在廚房吃早餐,突然瞄到一旁的桌上有本書,上面就寫著Bach Flower Remedies,好奇的翻開一看,這本書不只介紹38種巴哈花精,還有植物的特寫照,以及可以找到這些植物的季節與地點,喜歡色彩的我馬上就被繽紛的花朵所吸引,這才真正開始對巴哈花精感興趣。

我喜歡簡單的東西,因為越簡單越純粹就越接近中心點;巴哈花精自1930年推出以來,一直就保持38種花精,雖然外界聲浪不斷,巴哈中心從來沒有試圖畫蛇添足過,這是我很欣賞這套系統的地方。但真正讓我決定嘗試的原因是花精的創始者巴哈博士的理念,他是個正統醫學體系出身的人,但他發現身體的疾病很多都是由情緒所產生,這剛好符合現在身心靈領域的 “所有疾病都是心因性疾病"的說法;巴哈花精的重點就是治療情緒,及早把病根移除,自然就不會有後面的身體疾病出現。

水月都在雙魚的我,自小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對情緒非常敏感,書中描述的38種症狀我全都能(以前或現在)對號入座,因此對巴哈花精的描述感同身受程度之高。正統的巴哈花精系統將花精分成七個類別,但這幾個月看書看下來,我的腦袋自己產生了一個分類系統,因此以下就我的體會介紹一下莉莉安巴哈花精分類系統

1. 高處不勝寒

這個分類是有感於好幾種花精描述的對象本身都是強人(或自以為是強人),但就算他們再努力保持堅強聳立,也會有軟弱的時候,所以將他們分在一類。

Elm 榆樹
平常像大樹一樣頂天立地,庇護幼小,但某些時候仍會覺得自己支持不下去了,就像英雄要去拯救世界前,會突然懷疑自己,覺得自己沒辦法背負那麼多人的期望,頓時覺得天旋地轉。

Oak 橡樹
精神有點像freerunner,設定了目標就一定會達成,不管前方有什麼障礙都會想辦法跨越,永不放棄;然而人生並不是freerunning,一直往前衝刺而不停下來充電或是顧及身心極限,總有一天會將自己燃燒殆盡。

Wild Oat 野燕麥
立志要做大事,對社會有貢獻…可是卻不知道要做什麼,空有雄心壯志,卻沒有目標可以投注精力,感覺自己一直在空轉,無法滿足於目前平淡無意義的生活,卻又不知道人生意義在哪;中年危機就是一個例子,頓時失去了追求的目標。我也常常處在這種狀態中,很想做某些事情,卻找不到一個能夠激起自己熱情並投入的方向。

Olive 橄欖
很努力的完成一件事情後感到身心俱疲,需要好好的補充元氣;我個人是覺得在Oak的狀態待久了之後遲早有一天會跑到Olive的狀況來。

Rock Water 岩泉水
就跟岩石一樣的嚴謹死板,自我要求高,對自己設下很多標準,表面上是自我完美主義者,但潛藏的是自我否定,無法接受本來的自己,而要求自己一定要符合某些準則才及格;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人是純粹主義者,要求人事物都要以正統的方式運轉著。

Water Violet 水堇
這種人我稱之為孤芳自賞,表象是離群索居搞孤僻,但實際上內心隱約帶有一絲的不屑,不屑與凡夫俗子共處,於是寧願與自己為伴,什麼都靠自己,雖然有時覺得有點孤單,卻拉不下臉來去央求他人接納自己…我想,當初Cuteco在我眼中看到的就是這個神情吧!

2. 我的心遺留在太平洋海底
這個類別主治low,級別從輕微的冷感、無力感到重度的萬念俱灰,每次讀到這些花精就覺得烏雲罩頂,自己心情都低落了起來。

Gentian 龍膽
我自己為這個花精下的註解是 “火力不足",因為對自己/事件的信心不足,或抱持的信念不夠正向,只要發生一些小挫折很容易就覺得沮喪或是想放棄;更進一步,我覺得起因是害怕失敗,所以看到失敗的徵兆後就想先臨陣脫逃,以免後續遭受到更大的挫敗。這是我翻開書第一個看到的花精,描寫的狀態根本就是我的寫照,因為信念不足而容易認輸。

Wild Rose 野玫瑰
用 “行屍走肉"來描述這個花精狀態可能有點太過,但這種人基本上就只是活著,沒有希望、沒有熱情、沒有情緒起伏,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物,對之保持無感、漠然;表象看起來可能讓人誤解為認命,實際上更像是 “我心已死,所以隨便他吧!" 我爸過世後,有好一段時間我都保持在這種狀態中。

Hornbeam 鵝耳櫪
純粹就是一種無力感,沒來由的覺得很累、很疲勞,但累的並不是身體,而是心靈;想到要去上班上學、想到要開始寫一份報告、想到身上還掛著50條issue就覺得全身無力;表現出來是一種逃避、消極與缺乏熱情,更深層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彈性疲乏,需要好好充電滋養一下。在我工作幾年後常常就處於這種狀態,對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勁,光想到要去做就覺得累,因為那幾年連續給出的太多,而一直沒有補充input,最後自己乾涸過度,連學習的動力都失去了。

Gorse 荊豆
跟前面的Wild Rose有點像,但我個人認為這可能是到Wild Rose前的階段,覺得失去了希望,萬念俱灰,再怎麼努力也沒用,於是放棄了嘗試,接受現實…久而久之後就變成Wild Rose的行屍走肉狀態;不過這種狀態更像是心理作用,自己覺得希望渺茫而灰心喪志,實際狀況並不一定那麼糟。

Sweet Chestnut 甜西洋栗
跟Gorse很像,也是放棄了希望,但Gorse可能是因為覺得太難而放棄,Sweet Chestnut則是嘗試了所有可能性還是沒用,最終不得不放棄;我覺得很適合描述久病在床又遍尋良醫不治的病人,那種孤獨與無力感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寧可早點接受死亡的命運以求解脫;雖然仍會聽從家人的建議嘗試其他方法,但實際上已經喪失求生意志。

Larch 落葉松
看名字就知道,一般松樹是長青樹,冬天也屹立不搖,但落葉松冬天卻會落葉,暗示了輕易放棄的個性,因為對自己能力信心不足,也沒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所以很容易在一開始就自我唱衰,最後自我暗示成功,真的失敗,還會補一句 “你看!我早就說了我做不到!"

Mustard 芥末
莫名的哀愁就是這花精狀態的描述,沒有特別理由,就是突然覺得很low、低落、消沉,就像英國的天氣一樣,往往不知道就從哪突然飄來一朵很大的烏雲。身為雙魚水月的我,遭受這無名的low之攻擊根本是家常便飯,好在也經驗老到了,知道等這期間過去一切又會明朗,所以現在不像以前一樣還會拖累他人。

3. 消失的自我
這個類別講的主要都是自我評價不足,因為不夠看重自己而產生的一些徵狀。

Centaury 矢車菊
簡單的定義是無法對他人say “NO",表現出來可能是很柔順、服從、甚至是殷勤期盼被召喚的僕人,這種人的本性是好的,他們有心服務,不想讓他人失望,卻因為自我與自尊不足,最後容易活在他人的陰影或控制下,讓他人來定位自己,失去了為自己發聲的能力。

Cerato 紫金蓮/水蕨
自我信心與信任不足,所以無法信任自己的決定與直覺,而不斷尋求他人建議,最後搞得自己更混亂或甚至被誤導,表面上看起來像因為猶豫不決而一直徵詢親友意見,實際上心中可能已經有定見,但需要他人 “碰巧"給出相同的意見來當作自己想法的附和及肯定,更深一層,是想要他人幫自己的決定背書,好分擔這決策結果的責任。我向來就是個碰到十字路口時會猶豫不決又到處找人給我意見的人,但不管我問了多少人,都只會讓我更混亂,因為實際上我的內在早已做出決定,外在的意見只是分散我的注意力罷了。

Crab Apple 野生酸蘋果
自我厭惡的狀態,覺得自己不乾淨、自己不夠好,就好像一直嫌自己贅肉太多或長的不夠美而不斷去減肥、抽脂、整型的女性;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當把句子中的Apple換成Crab Apple (酸蘋果)時,看著鏡中的自己就只看到缺點了。但當然這花精也的確可以用在淨化身體上(例如中毒時)就是了。

4. 他人眼中的我
這個分類中列舉的都是與他人互動時表現出的個性或模式,每次在看的時候腦中都可以勾勒出栩栩如生的畫面,是我非常有fu的一個群組。

Pine 歐洲赤松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我會把這種人稱為自我歸因,用一句話來說,就是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雖說從超意識的角度來講,這世界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的責任,但就物質世界來說,實在沒必要把所有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上;這種人可能多少有點贖罪心態,才會希望用不斷認錯來減輕自己無限的罪惡感。

Willow 黃柳
與Pine完全相反,這種人是他人歸因, “千錯萬錯都是他人的錯",覺得自己很可憐,老天爺對自己不公、司法不公、宇宙不公,怎麼會讓小人當道而自己卻過的不符合期望,因無法或無心改變現況而只能心懷怨懟。

Heather 石楠
這種人表面上看起來很多話,總是要找個人陪在身邊聽自己說話,看起來好像很自私、只關心自己的事,實際上是因為害怕寂寞,無法獨處,所以用這種 “主動式出擊"的方式來擊退一個人時排山倒海來的孤獨。

Vervain 馬鞭草
簡而言之,這種花精狀態就是過於雞婆熱心,好似你在街坊會碰到的婆婆媽媽,一直問題書讀的怎麼樣、工作找的怎麼樣、另一半交的怎麼樣,然後給你一堆建議還有苦口婆心,甚至還會follow up看你有沒有聽取她的idea行事;她們並沒有惡意,只是太關心他人的生活(或八卦),而讓人覺得受侵犯。其實我很怕這種熱切的人,他們強烈的磁場讓我很不舒服,逼得我也只能戴起假面具來跟他們演戲。

Vine 葡萄藤
“Because I say so" “My way or no way" 是你可以期待從這種花精狀態的人口中聽到的話,這種狀態的人喜歡掌權,自己的意見與想法是唯一的,別人不許反嘴或違抗;會造成這種狀態的原因有很多,但結局都一樣,迫使別人屈服在他的權威與統治之下;一家之主(不管是先生或太太)表現到極致就會變這樣吧!

Chicory 菊苣
這是個常在花系列看到的劇情,媽媽對著有著心愛女友的兒子哭喊著:"我辛辛苦苦養你那麼大,你就要為了一個不知哪來的女人拋棄我嗎?" 用心理學的詞彙來說明就是 “情感勒索",因為隱藏的不安,而造成了佔有式的愛,希望愛的人時時刻刻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關心的是自己的情感需求是否被滿足,而非所愛的人開不開心。

Beech 山毛櫸
Beech狀態的人表現的確有些Bitchy,他們也許能力真的很強,卻因此無法容忍別人的缺點或是不同的做事方式;Rock Water狀態的人是將矛頭指向自己,要求自己,而Vine雖是頤指氣使的暴君,但也不至於挖苦人,Beech則是兩者合體,不但無法容忍他人的過錯或偏離(自己眼中的)常軌,嘴上也不饒過他人,用生命數字來說,某種程度就是6號人;如果他們能用更寬容的眼光看待世界,會是非常好的指導者。

Impatiens 鳳仙花
從英文字面上來看很容易就可以把Impatiens與impatient連結起來,沒錯,這種花精狀態講的就是沒有耐心,因為自己太快,而受不了他人的慢或是處處受限,也因此容易被激怒;超人特攻隊裡的飛毛腿小飛(Dash)就是最好的代表。

5. 我可能不在 “這裡" I’m Anywhere But Here
這個群組主要描述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活在當下的狀態,可能是外界的影響,也有可能是內在的習性導致。

Honeysuckle 忍冬
這種狀態的人活在過去與回憶中,老是遙想著 “good old days",嘴裡提著 “想當年",好似現在的一切都無法與以前比擬;這種狀態多半發生在過去曾經有輝煌戰績或是覺得現況難度太高的人身上。

Clematics 鐵線蓮
若說Honeysuckle是活在過去,Clematics就是活在未來,活在美好的夢中,期待理想國的降臨,卻不見得有腳踏實地的朝那方向前進;此狀態容易在學身心靈的人身上觀察到,沉浸在靜坐冥想、與較高自我或天使連結的美好感覺中,卻沒將那領會落實,將心思放在經營物質世界的日常生活上。

Chestnut Bud 栗樹花苞
與前兩者不同,這種狀態的人雖然看似踏實的活在現在,卻沒從過去的經驗吸取教訓,導致不斷犯下相同的錯誤;表面上可能被認為缺乏觀察力,無法看清pattern進而調整自己,但潛意識也許自己根本不想改變,才會任由自己的眼睛一直被蒙蔽,看不清功課是什麼。

Walnut 胡桃
這種狀態我個人認為是感受體太過敏感,所以到一個新地方或面臨轉變時容易適應不良,也容易被旁人的想法或言語所侵擾;需要的是像胡桃殼一樣提供一個保護屏障,遮蔽外來的影響。

Scleranthus 線球草
左右搖擺不定,無法下決定,與Cerato的沒有自信而無法自己做選擇不同,Scleranthus狀態的人清楚知道自己有哪些選擇與想法,但他無法決定這些選擇的權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做任何一個選擇的機會成本都是他所不願意付出的。我就是一個這麼矛盾的人,列出了各種選擇的pros & cons,卻又不讓天秤倒向任何一邊,因為害怕決定後,我前方的道路就真的被決定了,失去了選擇或反悔的權力,然而,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一但決定真的下下去(不管是自願或是被迫),心裡反而會踏實許多。

6. 擋不住的念頭
接下來這個類別描述的都是自己無法控制的負面思想,這些念頭纏繞在心頭讓自己或他人不得安寧。

Red Chestnut 紅西洋栗
這症狀好發在愛子心切的媽媽身上,總是擔心家人的安危,擔心孩子出門在外會不會碰到危險、在社會上會不會碰到壞人或遭遇挫敗,腦海中常會自動播放親人遭遇不幸事件的畫面,他們真的很關心他們所愛的人,卻不知道這樣的擔憂與負面念頭可能產生投射,反而增加恐懼成真的機率;他們需要的是更多信任,了解 “兒孫自有兒孫福",不必太過擔心。

Cherry Plum 櫻桃李
也許是壓抑太久,心中或腦海裡進駐了許多黑暗、恐怖、暴力或是自己認為不應該的念頭,然而這種意念越是壓抑,就越是有爆發的衝動,於是轉變成擔心自己有天會失控的恐懼;雖然服用這花精可以讓人恢復理智還有自我掌控的能力,但治本的方法還是要找出產生出那些念頭的根源,那很有可能是很深層的傷害造成的。

Holly 冬青
Holly狀態散發出的就是惡意,憤怒、恨意、忌妒、報復、猜忌還有各種負面情緒,但這些負面情緒往往是因為受傷感而產生,例如因為覺得自己被背叛、不被愛、被離棄而產生,在Cherry Plum的case中會壓抑這些念頭,假裝沒事,久而久之轉成腦海裡的黑暗畫面,而Holly則很明顯的散發並投射出這些惡意,唯一的解法…就是愛 Love。

White Chestnut 白栗
迴繞在心中揮之不去的想法,可能是一直擔憂的事情,可能是他人說過而讓自己很在意的話,或是腦中一直有兩個聲音在自我辯論,不論如何,這些縈繞在心頭的聲音或影像影響了日常生活的正常運作,心靈無法獲得真正的清靜。這我也是經驗老到,我腦海中的聲音從沒停過,不論是對外界or自我的批判,還是沒事就要找一個主題來不斷咀嚼庸人自擾,以前總覺得不勝其擾且覺得自己有病,但學習如何與之共處後…腦中的自我辯駁反而變成一種閒暇時的嗜好,讓我不論何時都不會無聊…好吧…我的確不正常…

7. 恐懼的總和
最後這群組講得住要就是恐懼、不安與恐慌,引發的原因可能有許多,所以諮商時需要好好的對症下藥。

Mimulus 構酸漿
由已知事物產生的恐懼,簡單來說就是某種恐懼症或恐慌症,怕高、怕蟑螂、怕密閉空間、怕上台演講等都算,由於這種害怕,可能對外界形成一種害羞、沉靜或是容易緊張的人格特質;這種人需要的就是面對恐懼事物的勇氣。

Aspen 白楊
Mimulus是已知的恐懼,Aspen則是未知的恐懼,更具體的來說,是一種莫名的恐慌,擔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心中突然感到不安或緊張,這種人有可能是感受體很靈敏,所以感知到即將要發生的事件,但也很有可能只是因為無法掌控狀況而感到恐慌;這種人需要有種對未知的信任,相信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Rock Rose 岩薔薇
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不重要,重點是恐懼的情緒已經高漲到無法忽視的地步,因此需要使用這花精先緩和情緒,讓人從恐慌、驚嚇、恐懼、害怕等情緒中先釋放出來,進而有勇氣去面對造成這些情緒的事物。

Star of Bethlehem 伯利恆之星
Rock Rose平撫的是恐懼,而Star of Bethlehem平撫的則是驚嚇,這種驚嚇多出於 “不敢相信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可能發生在遭受巨大創傷(失戀、車禍、喪親)後;我想 “失魂落魄"是很貼切的形容詞之一,不管自不自覺,思緒可能都還陷在當時的景況中而無法抽離出來,在面對死亡的五部曲中,前兩個階段 “否定"與 “憤怒"都跟這個花精狀態有關。我還記得當時自己在感情上受挫,自己以為已經走出,但又勻幫我感應到的Aura Soma 花精卻是驚嚇瓶,兩年後請另一個療癒師幫我挑花精,挑到的也是跟感受體有關的橘紅色花精,當時一直不了解我的狀況跟驚嚇有什麼關係,直到看到Star of Bethlehem才了解到這驚嚇與 “情緒體受到大幅震盪" “太震驚而無法接受現實"有關。

Agrimony 龍芽草
看到這花精,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許不了的小丑印象,小丑臉上總是掛著大大的微笑,但有誰知道這笑容背後藏著多大的哀傷與不安,也許內在正受著折磨,表面上卻還裝著若無其事,在我看來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這花精的效用可以讓人恢復平靜與愉悅,讓假面具不再只是面具。


以上就是我對38種花精的個人體會與分類,當然,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理論,並沒有任何臨床依據;寫在這邊是做為我個人在這個階段的學習心得筆記,也許等我真正上了課,或接觸更多案例後會有不同的領悟也說不定。

接下來要想想我的第三瓶花精要挑哪種好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身心靈, 巴哈花精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巴哈花精自修心得筆記

  1. 方小姐 說:

    您好:請問花精真的對情緒調整有幫助嗎??我正在尋求適當的精神療法,巴哈花精讓我十分好奇,不知您本身接觸後的體會如何?可否稍微詳細的描述一下呢?謝謝!

    • Lillian 說:

      花精對每個人的效用跟效果都不同,所以我沒辦法給你一個絕對的答案
      不過對我來說,單純巴哈花精對我的效用不會太大,剛開始服用時的確有些感覺,晚上做的夢也不同(我本身就很多夢)
      可是我只是把花精當成輔助,本身我就有靈修還有冥想的習慣,所以我只能說花精在某種程度上加速我的調整,但花精本身的威力沒那麼強
      但也有可能是我服用的劑量不足;按照原本巴哈的說法是要稀釋後服用,我自己是早晚各滴一滴,但我有聽朋友說過應該是當你想到時就滴個兩滴到嘴巴…因為大家說法不同,我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不過,你提到你在尋找精神療法,要是你講的具體些,也許我可以介紹一些適合你的人或方法🙂

  2. 方羽 說:

    Lillian,很謝謝您的分享,對於38種巴哈花精的分類淺顯易懂,讓原本讀書也有點摸不著頭緒的我,更清楚明白些,目前我正在觀望階段,是否要用花精來幫助自我。之前也接觸了些方法,像是yoga(含靜坐)、內觀、禪坐、荷歐波諾波諾(去上修藍博士的課程)等等,雖然感受到有些助益,但總是試了不久就放棄了,總感覺我不屬於這裡,我無法融入該群體,百分百遵照該法門,感覺我還在尋找適合自己的方法,飄飄蕩蕩的,晃晃悠悠的,心裡也知這不是辦法,很想把心定下來。若問我在追求甚麼?我想就是達賴喇嘛說的"快樂"吧,一種優游自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發自內心的喜悅與安適吧!

    今天無意間看到您的分享很欣喜,也想請教您,有何適當的人和方法可介紹給我呢?合十感謝!!

    • Lillian 說:

      Hi 方羽,每個人對花精的感受程度不同,有機會的話你可以試試看;若你本身是對情緒或能量敏感的人,應該可以容易感受到花精的效用

      至於法門的部分,你提到的就像你所說的更像是種修心的"方法"而不是"法門",如果你一直覺得飄飄蕩蕩的,也許你需要的是更solid,更有系統化的法門

      例如像我一直在上的光的課程,或是另一套系統奇蹟課程都是屬於一種長期共修的修行課程,這些課程都有厚厚好幾本的書,裡面有很多可以挖掘探索的知識與真知,對我來說,這會比單純的內觀或靜坐更為踏實,因為我可以了解其中緣由,而不只是結果

      而你追求的快樂與心定,其實就是可以自給自足而不外求,而自給自足的方法就是你要滿足你所需;一般內觀修行觀的是身體,那麼你可以開始觀你的心,去經驗你心的飄盪跟不定,保持覺知,看它想要飄去哪裡,但不必被拉著走…你的心需要這段探索的過程來找到最適合它的方式,所以不必強迫自己一定要定下來,等到你的心滿足了他想探索的需求,自然會靜下來…過程也許很久,但會來臨的🙂

  3. 通告: 到處嗡嗡嗡探花採蜜的2015年~ | Lillian's Wonderland

  4. 通告: 新巴赫花精之對號入座 – 溝通花精篇 | Lillian's Wonderla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