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初嘗禁果後 – 苗女之夢

這是往常的一天,我在一個類似學校的地方做事,我媽也在,我們應該是雲南的某個民族,過著傳統簡單的生活。

我正在水槽清洗一些東西,我媽從我身後走過,突然說:"我覺得最近你變胖了耶!!"

第一直覺,當然是否認…畢竟最近我一直努力少吃一點來減肥,怎麼可能變胖呢?但接下來…我卻想到一陣子前發生過的事情…我刻意讓自己淡忘並忽略..可是難不成噩夢終究要來臨了嗎?

我…可能懷孕了…根據幾周前的驗孕棒說,我已經懷孕兩個月了。

事實並不會因為我的忽略而消失,當時一直不斷的說服自己那只是幻象,但隨著時間過去,我的體態還是終究開始改變了嗎?難道我真的懷孕了嗎??

該怎麼辦?我不可能生下這小孩,誰知道大家會怎麼看一個單親媽媽?這在我們族裡根本是天地不容的事情…可是要打胎嗎?我也做不到…先不說肚子裡的小生命會遭到摧殘,我怎麼可能忍受有人在我肚子裡刮下一塊肉呢?太噁心了…我沒辦法…那我該怎麼辦呢??

很想跟媽媽說實話,可是看著她的眼睛,實在說不出口…她會怎麼想?會不會很難過?還是生氣?或是更糟…她不肯原諒我??

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要對媽媽坦承,於是約媽媽一起去吃中餐,而我先去洗手間。

上完洗手間出來,天色有變暗的感覺,正覺得奇怪時,原本掛在斜前方的耀眼太陽,瞬間被烏雲由外而內吞噬,整個天色變成鐵灰,也下起大雨來。

洗手間離我的教室只有幾公尺,但中間都沒有遮雨的地方,牙一咬,快步衝過去,卻在快到教室轉角時,看到閃電…下一秒我就跌倒在地,感覺到雷擊中我的右手背,痛痛麻麻的。

大喊救命後,眼前黑了幾秒,接下來看到媽媽坐在我的面前,不是擔憂,卻是一臉生氣的樣子,難不成她知道了嗎?

是的,她知道了,不過她並不知道我懷孕的事情,而是知道了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

那是幾個月前,我是個純真但又充滿好奇心的苗族女孩,碰到了一個從小被媽媽關在家裡,不知外面世事的男孩。我在無意中闖入他的天地,像是偶遇的有緣人彼此聊天,當時的我很想知道初嚐禁果的味道,但沒有結婚前這種事情是不被允許的。

想了想,這男孩應該是最佳人選,畢竟他一直被關在這邊,總不可能出去對他人說嘴吧!

於是,雖然對他沒有感情,我還是與他發生了關係;但他似乎是個很忠貞的人,在過程中竟說出愛我的字眼,還說他會一直在那邊等我,連一生一世之類的話都出來了。

沒多想什麼,這是一件不能說的秘密,於是結束後,我強迫自己淡忘,忘記那個男生,也忘記那段回憶,但現在…似乎不得不記起來了!

我不知道在我昏迷時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媽媽很生氣,還看到我脖子上有個像被火烙印過的紅色印記,我也不知道這從哪來的…該不會雷擊一下就出來了吧?

——————–我從主角變成旁觀者—————————
於此同時,幾個苗族女孩正踩著高蹺靴尋找那男孩的下落;這算是我們特有的技能,女孩們頭上綁著長長的雙辮,穿著一般的苗族服飾,但腳底下踩的可是約三公尺高的高蹺靴。這高蹺靴上半部就跟一般的高跟靴沒什麼兩樣,靴面有各式各樣的刺繡花樣,但鞋跟其實就是粗粗的高蹺,我們苗族女孩穿起來走路就跟一般走路沒兩樣,連斜坡或不平的地面都不是問題;這在搜索時非常好用,踏個一步就是好幾公尺,而現在,那些女孩正在搜索那男生的家。

那男生的藏身之處可不好找,就隱藏在路邊一個小茅草屋中,屋內地板看似用茅草鋪蓋著,實際上在最裡面(下圖金黃色處)藏著一個入口,那是個樓梯,通往一個地下的世界,也是那男孩住的地方。
終於,那些女孩找到了茅草屋,派了一個身形嬌小的女生溜進去,順利的滾下了入口…接著,就是要找到那男生。

雖說是地下世界,但其實就像另一個天地,有自己的天空還有陸地,以及花草樹木,現在想想…那根本是異次元吧!!

嬌小的女生找了一下,很快的找到那男生…可是…情況好像怪怪的…那男生背對著那女生,但身型卻比記憶中的大許多,而且他好像在掙扎些什麼。

小女生繞到前頭,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那男生…不…是個孔武有力的兇惡男人竟然是被用鐵鍊交叉鍊住,而且全身膚色是黯淡的金色,感覺上就像他被下了某種魔咒才變成這副恐怖的模樣,而為了防止他掙脫,又把他鍊起來…到底是誰會做那麼殘忍的事情??

答案的很快就揭曉了,那男生的媽媽聞聲而來,喝止那小女生接近那極力想掙脫鐵鍊的男人;那男人全身穿著盔甲,身長約有兩公尺以上,但他滿身的肌肉卻也拿繞在他身上的鐵鍊沒轍,只見他滿頭大汗,似乎竟是完全使不上力氣…這模樣…跟當初我碰到的柔弱書生型男子根本不一樣阿…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小女生個頭嬌小,所以身手也特別敏捷,很快的就跑跳到那男生的媽媽面前,兩人開始追逐戰,遠遠望過去…兩人的身影竟形成一圈逆時針繞動的帶狀紅影,看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男人拿著一個發著金黃色光芒的彎月型權杖站在一旁,沒有要加入任何一方,也沒有要阻止的樣子,就好似被下蠱了一樣呆呆的站著。也許是那金色的權杖離纏鬥的兩人太近,突然看到一個金色權杖的一角被撞擊且稍微剝落。

那男子看似開始緊張起來,但也只是溫吞的要兩人小心別撞壞他的權杖…但接著,又一個身影擦撞過權杖,讓權杖上的傷痕又多了一道…這時我才突然領悟…原來那小女生是故意的,她看出金色權杖就是束縛男子的咒語來源,所以他與男生的媽媽纏鬥只不過是為了分散注意力,她實際的目標就是壞毀壞金色權杖阿!!

那金色權杖禁不過一次又一次的撞擊,終於…在最後的會心一擊下,權杖的右上弦斷裂了,從斷裂處激發出燦爛的金黃色光芒!!!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早上七點了———————–
鬧鐘準時的在七點把我從那個世界中拉回來,但我卻明顯感覺到自己還有一絲靈魂掛在那世界…於是又倒回去小睡了20分鐘,把我殘餘的靈魂碎片收拾回來。

最近我的夢劇情細節越來越多了,變身的男人想必是昨天看Diablo影片的殘影,而那金黃色的彎月權杖不就屢屢出現在達利的畫中嗎?但最教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前半段發現自己懷孕的情節…類似的夢境早已出現不下十次,我會在不同的情境下發現自己已經懷孕,有時候甚至是剛把小孩生出來;然而…出現打胎的念頭卻還是頭一遭…想著昨天擴大療癒慶典時,最後老師還要我們想著我們愛的人,將他們像小嬰兒一樣抱在懷中,怎麼昨天如此充滿愛的情景…在我的夢中卻變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的現實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夢的故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就在初嘗禁果後 – 苗女之夢

  1. Lillian 說:

    不得不說,在這次聖誕市集旅行中,我碰見了與這個夢某一段類似的事情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