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夢三部曲

人身在北埔山林間呼吸著芬多精,也許是大自然與烤肉的交集太過衝突,半夜做的夢也非常詭異。

——————————–夢之一———————————

我們生在一個悲慘的世界,上周五一個朋友(Glee裡面的Emma)努力的在報紙上想找工作,但她所圈的每一個廣告都浮現一個百分比,且不斷的下降,把她所有的機會都扼殺了,讓她非常難過。

這周一二又陸續發生一些事情,到了周三,碰到了Glee裡面的Will,我才一開口跟他講這些事情,他就激動得哭了,我也非常的難過,跟他說…其實我想過要死,從13樓一躍而下,但我知道他不會那麼簡單就放過我的 (編按:那個他好像是控制這世界的大魔王,而我…跟小時候所做的夢一樣,依然肩負著只要犧牲小我就可以拯救全世界的大任,但我一樣依然不願意委屈犧牲….);我甚至好像已經嘗試過真的從高處跳下,但除了感覺到高速墜落的刺激感外,我毫髮無傷。

———————————————-夢之二———————————————–

我手中抱著一個小嬰兒,他是一個女人剛生出來的第三個孩子,他還有一個比他大一點的小姐姐,可能才會走路沒多久,另一個姐姐就比較大了,我對那女人一直懷有戒備之心…可能之前曾經被她害過。

我抱著這小弟弟,悉心的呵護他,對他說話,我好愛好愛他,輕聲的教導他,希望他能長大成為一個好孩子,不受外界的污染。

我很希望他媽媽不要那麼早回來,她一定不樂見我和她孩子在一起,可是我總覺得自己有義務要好好愛護、教導這小嬰兒…這小男孩真的好面熟,總覺得在哪邊見過他?

直到我醒來,才發現…這小孩就是我弟小時候的樣子阿!!那這麼說,他的小姊姊就是我,那再大一點的姐姐不就是…..哥…對不起….我在夢中把你去勢了=_=

————————————-夢之三—————————————-

我身邊是一個剛發明的機器,可以把兩幅畫或平面的圖案擺在一起,當我在機器某處按上兩個指紋後,機器會自動用第二幅畫的素材copy成第一幅畫。

假設第一幅畫是個古典派的風景畫,而第二幅畫屬於現代藝術的色塊風格,則按下指紋後,第二幅畫會經過重新編排,也變成跟第一幅一樣的風景畫,只是組成不再是精緻的古典畫派,而是現代簡約的色塊風格。

這是個創新的發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無法recover,所以要是兩幅畫的順序放反了….就只能哭哭了T_T

——————————————夢醒時分———————————————

好一陣子沒做那麼豐富的夢,尤其第一場夢,情緒真的很深,第二跟第三場夢其實是連貫的,只是我忘了中間的連繫是什麼…只隱約記得夢中每個角色都有小說般的名字…看來我的夢中劇本越來越完善,以前只有劇情,現在連角色名字都開始定義了XD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記事, 夢的故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