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the odds be ever in your favor

從來沒有嘗試過以外星人或是不同宇宙的角度看地球人;之前有人說我原本是木星人,而木星人的特質是慈悲與憐憫,這讓我不禁好奇,如果真有外星球的生物,他們會用什麼形容詞來描述地球人呢?

多半在科幻小說中,地球人會被視為殘暴、好戰、自私等,但地球人的擁護者總是會說人類擁有最珍貴的情感 – 愛,因此愛戰勝一切,地球人就是比那些沒血沒肉的異形/機器人,或是因高度發展而不再拘泥於小情小愛的外星高智慧生物值得讚許。

我相信人性本善,所以我總想不透為什麼會有人寫出那麼變態的情節,從一開始的大逃殺、今天看的飢餓遊戲,到剛剛在書店隨手翻的國王遊戲…劇情都如出一轍,為了根本不成立的理由逼原本友好的人互相殘殺;即使心存善念的主角總是能活到最後(或比較慢死),但這一切(不管是著作本身或是劇情)的意義又何在?只為了滿足人類內心嗜血的欲望嗎?

電影的確很好看,我只看過小說的開頭與結尾(還有剛剛翻了後面兩本續集的開頭與結尾),感覺電影稍微把小說美化了些,還讓男主角免於截肢之痛,但我仍沒辦法讓自己與這部電影產生共鳴…畢竟電影中的世界實在太扭曲了。

奇裝異服的 “貴族"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反諷,自以為是身分的象徵卻把自己裝扮的跟馬戲團一樣,跟鐘點戰類似的分區制度呈現的是貧富不均的現象,誰能想的到麵包竟然是奢侈品?

整部電影的人物造型與服裝都非常搶眼,我不知道小說裡怎麼描述,但在我看來這些誇張的造型與動作都是一種諷刺,諷刺那些高高在上自以為可以操控百姓的貴族與官員,酒池肉林一邊還對百姓說何不食肉糜,他們眼中的現實與正義是扭曲的,就跟古羅馬競技場一樣,把看犯人互相殘殺做為消遣,還說服自己這對那些犯人反而是一種榮耀…也難怪如果我是拿著望遠鏡觀察地球的外星人的話…會覺得這好戰的種族還停留在原始人時代。

單純就電影來說,這部電影拍得很好,結構清楚,步調也平均,不像有些小說改編的電影會跳來跳去的(不過這部電影的運鏡還真的是跳來跳去的…好幾場戲我根本看不清楚在演啥),比較有趣的是演mentor的那個演員,前兩天draw something的題目有他,我跟我弟在查他照片時還想說怎麼沒看過他演留金黃色長髮的角色?沒想到那是飢餓遊戲裡的劇照阿!!女主角演技還ok,雖然某些時候我會希望她演得更內斂些,而不是大剌剌的把不自在展現出來…這樣看起來真的很不自在…而男主角…我很希望他的表情與眼神能更有層次…他小時候耍狠很在行,怎麼要他演個深情的樣子就表達不太出來呢?

電影裡最讓我無法認同的除了這個打著記取教訓名號進行的殘暴遊戲本身外,最無法認同的是操控遊戲的那些人…他們有那麼high end的技術可以即時迸出火球、讓樹崩倒、還可以憑空變出幾隻怪獸來…怎麼不用這些技術讓整個國家的人民生活都獲得提升?

就跟鐘點戰一樣,這是個十足的欺壓與操控,當然…我也不會很假惺惺的認為有錢人或是政府就該幫助窮人,但至少不該那麼堂而皇之的用自己的優勢去玩弄他人的生命,還把這當成American Idol那樣的show供大家娛樂。而身邊的觀眾竟然也每個都看得很開心…讓我不禁冒了冷汗…是否某天當這樣荒謬的事情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上演時,大家竟也能冷感的接受呢?

最近開始思考 “愛"這東西,我們人類總把親情、友情、愛情這類的愛掛在嘴上,但這其中又有多少成份是純然的愛?當以宏觀的角度來看愛,重視的是整體的best interest,但在我們常看到的電影中,best interest一直被身為小人物的我們視為冷血、不近人情、犧牲少數人,那麼換個角度來說…不就是我們太執著於小情小愛、personal interest了嗎?從我們的角度來看,人類有熱情、為了在乎的人事物赴湯蹈火,這就是我們所謂的愛,但當這 “愛"引發了戰爭、傷害…還算是真正的愛嗎?

非愛,可以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包裝成愛,而飢餓遊戲也是,在這萬人矚目的 “野地求生"比賽下,包裝的是人對權勢掌控的慾求,還是全民對遙不可及的希望的幻想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電影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May the odds be ever in your favor

  1. Gabriel 說道:

    心血來潮,多回個一篇希望不會太過份:p
    倫理學裡也有很多這類問題,
    Best interest的確有太現實的問題。
    以這種方式衡量到德的倫理學理論被稱為Utilitarianism,
    一般譯為"功利主義",但功利主義在中文裡的既有印象偏負面,
    但也不完全錯就是了:p
    家師認為譯為"效益主義"更中立一些,
    效益主義的缺點之一也的確是太過功利。
    例如,種族主義者可以滑坡推論下去,
    並主張除去某些少數人種對全人類有益。
    這也是內在價值論者最反對效益主義的一點。

    班門弄斧了:)

    • Lillian 說道:

      歡迎盡量回的…我這邊好缺水喔!!

      那那那,你的老師或是你是怎麼看待效益主義的呢??到底什麼時候該apply,什麼時候又不該呢??

      • Gabriel 說道:

        嚴格說來,哲學還真的是很空談:p
        以我自己來說,我認為效益主義非常實用,至少相對康德的道德令式、後設倫理學或內在價值的觀點,效益主義非常恰如其份:p 總是可以有個依據讓我做判斷。但也不可否認,大部份的情況下,我們不可能把所有條件都備齊、更不可能對所有條件進行計算。一方面不可能計算如此龐大的條件群體;另一方面,有些東西根本就無法計算,就像機械公敵裡的機器人,計算出小女孩獲救的機率只有11%,轉而救了存活率高的成人。太過強烈的效益主義就會變得像機器人一樣,Spooner說機器人之所以能夠如此理性,或許正是因為他們是冰冷的機器(艾希莫夫的科幻作品真的很有深意)。最終那個VIKI就是最明顯的極端效益主義:p
        當代效益主義最有名應該屬Peter Singer,當年他一篇文章,只是在舉例說到「如果我們知道胎兒嚴重的有先天殘缺,在考量整個社會負擔、人類基因遺傳的情況下」墮胎是值得的」,光這一點就被許多人批評為「殺嬰者」、「種族主義者」(但他仍是出色的大學者就是了:p)
        另一方面,人之所以為人,與冰冷的機器不同,一些以效益主義談動物權的哲學家,最後竟然可以順著自己的理論就變成素食者,全身上下不用任何皮件,只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做有best interest :p
        阿蓮娘娘也太有sense了,application也是大問題。但道德問題畢竟牽涉廣泛難以像科學或數學用簡單的定律或公理貫徹,所以最近這20年的倫理學討論也出現了一派,專門針對某些事件或議題,以各種不同的倫理學理論進行道德檢視,我們說這一派做的是應用倫理學(applied ethics)。

        我好像在上導論,沒什麼回答到問題的樣子XD

      • Lillian 說道:

        好好玩,改天我們應該好好找時間認真的聊天,你來幫我多灌輸一些哲學基本概念好了XD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