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目標與自由意志

今天下班後覺得一陣悶,打開手機查查…嗯…大約捷運到站時剛好有部電影開演…就去瞧瞧吧!!

近十年來,動不動就會出現世界末日或是自由意志戰勝命運的電影,這次的命運規劃局就是屬於後者…剛好,最近聽了光得課程行星四的簡介…就用光的課程的概念來寫這次得心得吧!!

根據光的課程,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藍圖,這是在我們投生前,我們的較高自我、靈魂還有一堆高靈上師們一同決定的,這就叫做靈魂計畫…在這部電影中就叫作plan,也就是命運規劃。

當然,人生在世,一定會有一些gudian angels在我們身邊,引導我們,為我們指路,在這部電影中,天使就是一堆拿著一本本生命之書,帶著小帽子,並在必要時刻進行"神聖干預Divine Intervention"的人 (我講真的,前幾天看到一個日本地震後,不知道哪個上師帶下來的訊息,裡頭真的用了Divine Intervention這個詞…沒想到今天就在電影中聽到…好諷刺=_=)。

當然,這類的電影一定要探討的就是命運與自由意志,所謂的Chairman或是God到底有什麼權利決定我們的命運?而在我們不服從命運時又不斷生出許多障礙來"提醒"我們呢?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即便是已經完全行走在光中的人,某些時刻還是難免會懷疑…這真的是我要的嗎?真的該這樣嗎?What if? “懷疑",這是人類最大的禮物也是最大的障礙…所謂的信仰是要有blind faith的,然真追求所謂的真理卻又要抱持懷疑,如果我們所信仰的是真理,那麼我們到底該懷疑這一切以證明它是真的,還是相信這一切以證明我們的信仰呢?

當然,所有這類的電影都告訴我們要懷疑,畢竟自由意志才是一切,命運是不可能被決定的…即使在某個更更更高的層面…我們也只不過是一個任人擺佈小卒子罷了!!

然而,不管是天使或是人類,不管是自由意志或是神聖干預,到底又有誰能夠決定什麼是好的、是對的?真愛戰勝一切,所以兩人自由了,可是因為兩人有了彼此而滿足,世界上少了一個偉大的總統跟傑出的舞蹈家,這到底是兩人的得還是全世界的失?

當然,站在宇宙的立場,一切能量守恆,兩人此生擁有的熱情就是那麼多,把熱情花在彼此身上或是花在追逐夢想上,對這個宇宙來講沒有差,挺多就是分裂成平行宇宙,發展出不同的支線劇情,既然如此…達不達成靈魂目標或是跟不跟隨自由意志又有什麼差呢?

是的,站在造物主的角度來看,一切都是完美,然而站在靈魂的角度,沒有達成生命藍圖是一種遺憾,可是站在小我的立場…沒能跟隨自由意志去完成一些不屬於計畫中的事情…更是遺憾…

只可惜人類是如此渺小,在這人世間無法參透靈魂計畫是多麼偉大的目標,我指…我當然知道"這一生要運用自己的能力去服務大眾"是個非常崇高的理想…但…關我屁事阿!!憑什麼我有能力就一定要幫助他人?為什麼我不是被服務的那個人?身為小我,這是我們的想法,而且覺得這是真真切切的感受!!直到有一天,如此經歷了一生,暮然回首…才發現自己的腦袋當時多麼渺小,當時以為的全世界,現在看起來只不過是一粒沙罷了!!而自己就為了握住這一粒沙而錯失真正美麗的世界…只是,即便頭腦能理解,心總是跟不上來的!!

於是,我們會力抗命運,告訴自己自由意志無敵,true love triumphs,以為自己用愛與意志戰勝了一切,卻不知道自己只是執著在個人利益與小情小愛。

可是,這就是我們,這就是人類,利益薰心,因小失大,正因為情感蒙蔽了理性,才讓我們有了人性;之前有個朋友說,學光讓她覺得自己很不像人,當時我還聽不懂…但現在慢慢能理解…當你能目空一切,所有負面的能量都能很快的釋放掉,那些想激怒你、傷害你的人都無法得逞時…你真的一點都不像人了…但這樣活在這世界上又有什麼意思呢?也許我還沒頓悟…但正是這世界上的七情六慾才讓我心中有那麼多感觸,讓我有真正活著的感覺阿!!

有點離題了,不過這部電影真的讓一直就在思考大我與小我目標的我有很多想法,不論是靈魂目標的突然改變,還是生命中發生的一些sign讓你不經意的轉換生命軌道,這一切的確是有跡可循的,只是,這部電影終究是好萊塢電影,有著fairy tale式的結局,在現實世界中…生命藍圖可不是那麼容易可被alter的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電影, 身心靈, 心情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8 Responses to 靈魂目標與自由意志

  1. Lillian 說道:

    剛聽完行星八紫色之光,看到電視上正在演命運規劃局,還記得當時看這部電影時將之比擬成小我與大我的抗爭,小我自由意志與天命的對比,也就是紫色之光的重點..但很奧妙的,當時我完全站在男女主角那邊,這次卻開始覺得..也許the book改變了規劃是其來有自,硬要走回頭路…只是重複過去的因果循環罷了

  2. Gabriel 說道:

    決定論與自由意志也是很有趣的問題呢 🙂
    西方人因為有宗教的傳統(或該說是束縛),
    對這問題有比較深的研究,
    自然也比較會融入在藝術或商業作品中。
    (啟蒙之後,決定論漸漸遠離宗教或神秘主義的起源,
    而以科學上的physical為主要觀點)

    不提無趣的專書,
    關鍵報告也是很值得思考這問題的一部片

    • Lillian 說道:

      東方人可能生性順隨,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一切都是命,比較沒那麼講求自由意志,可是西方人從小就被要求要獨立,所以對個人意志的掌控會更強烈

      不過說到關鍵報告,我的想法倒是,很多講述預測未來的電影,都是以影像片段來描述未來,而實際上…影片中的未來也的確如實發生,只是實情卻不依定是看到的那個樣子XD 就有點像算命,也許算命師看到的是正確的,只是詮釋或切入的角度不對,整個就差很多…哈…亂入一下

      • Gabriel 說道:

        追溯一下這個"從小" :p
        嚴格來說也是啟蒙之後,歐洲人把生命重心從彼岸的神,
        拉回到人身上,所以才出現自由意志對抗(沒那麼嚴重就是了XD)決定論

        以我的觀點,我認為關鍵報告還是很決定論:p
        但這決定論是在微觀上的決定,
        因為人還是對自己的行為有意志
        但,電影並沒有否認人的任何一個行為或意志會產生某個特定的結果:p
        簡單點說,如果我做了A"仍然"會出現A’的結果
        但我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做B的行為而產生B’的結果
        雖然仍逃不開因果的必然性
        但也正因為有這種必然性,讓我們的人生不會是random

        好像說太多了….

      • Lillian 說道:

        不只關鍵報告,真實人生也是,有因就會有果,自由意志是在於你要選擇經驗哪種因果,或是可以選擇做創造較少負果的決定
        就像你講的,在微觀上還是決定論,可是從身心靈角度來講,這就叫宇宙法則,總是有那麼些基本的準則是需要follow的XD

  3. Gabriel 說道:

    「選擇創造比較好負果的決定」正是效益式的考量,這樣算有回答到另一篇的問題嗎?:p

    也許形上的因果律是宇宙法則,但也許它根本就是人類思考能力的先天範疇,而我們有限的能力並不能掌握這個physical world最根本最核心的那些東西,只能用我們有限的範疇去看宇宙 :p

    • Lillian 說道:

      你這樣一講…我又有點confuse所謂的"效益"是什麼了?在我們陳述best interest時,是不是應該要先定義好應用範疇?
      ex: 對某個團體來講的best interest並不一定對整個國家是,同樣的,對自已來說創造較少負果的決定卻可能對整個團體不利,那麼這樣還算是效益主義嗎?
      或說這個效益其實也是主觀的,端視當事人的觀點來看,如果是這樣,那麼少數人眼中的效益考量在大多數人眼中不就變成非效益式考量了嗎?那這個效益就淪為小圈圈中自己的語言,並非放諸四海皆準的準則了
      更進一步,甚至於何謂"有效益"都應該要先定義,效益到底指的是safe or happy or rich or….,而這個被定義出來的效益或是best interest到底又是全民多數決,或只是少數當權者決定的?若為後者…那又怎麼稱得上best interest for all??

      至於宇宙法則,我想你講的沒錯,對我們人類有限的範疇,某些規則是不可打破的,但也許在更高的存在層次,又可以打破這些界限,就如同三次元打破了二次元沒有高度的界限一樣XD

  4. Gabriel 說道:

    想了好幾天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問題 😄
    這問題就像論文訂了一個太廣的題目一樣
    一方面我不想用太過狹隘的哲學系式回答
    (通常會讓人很不想再接話XD)
    另一方面這些問題又的確是很哲學的問題

    我自己簡單的回答是這樣
    先吊一下書袋,亞里斯多德在Nicomachean Ethics裡
    把"幸福"(Happiness)視為人生的終極目標
    我想也很難否認,這個幸福當然也可以有很多種解讀
    裡面有說明人生值得追求什麼樣的目的
    哪些目的又只能算是你達到終極目的的過渡"工具"
    當然,這幾千年來也有各種不同的倫理學家試著說明「我們應該追求的是什麼?」
    但要說清楚這些問題,不得不牽涉到每個哲學家
    甚至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立場、人生經驗
    哲學家試著找到一套通用的普世價值
    但也不捨棄任何可能的獨特性

    無論是倫理學或哲學本身
    本來就不會帶來任何解答

    至於這個效益是主觀或客觀,其實並不完全只是效益主義的問題
    這就牽涉到一個人的形上學立場,比較哲普式的討論
    通常不會著重在效益主義這麼狹隘的範圍裡討論:p
    也有可能是我水準不夠,沒有能力化繁為簡
    當然「效益主義是主觀性或客觀性」也是足以作為碩論甚至博論的題目
    但也許舉個反例,能讓你對這問題進一步思考甚至推翻自己:p
    「母親對子女(你)的愛,是你的主觀感覺還是客觀的普世價值?」
    這問題再下去多少又要爭論到性善性惡:p

    當權者決定也很有趣:p
    如果當權者是個全知全善全能的"人",遠超過所有人類的智慧(也許有人說是神?:p)
    作為一個當權者,甚至獨裁者,他所決定的best interest
    難道不會比全民多數決好嗎?:p
    (當然只是純舉例,"神"的概念也還有得爭論)

    以我的能力只能簡單這樣回答,
    雖然不想說得太自負,但畢竟也走了這麼多年
    就當心得說一下:p

    其實哲學沒有那麼天馬行空
    有很多原本"天馬行空"的想法
    早就被那些聰明的老骨頭消化過
    成為一些有系統、有條理的討論
    所以一般人討論的時候比較容易在深入釐清一個問題前
    就跳到其他相關的問題去
    最後就變的好像哲學什麼都說不清楚:p
    在本科的訓練基本上是透過閱讀和老師帶領讓學生如何掌握問題核心、
    如何軟土深掘並且比一般人接觸哲學的範圍再廣一點

    這篇又變成奇怪(而且喋喋不休)的哲學前導課程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