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錯的守護者

電影是一項精練的藝術。

也許是近兩年好萊塢開始大量翻拍小說,手法也慢慢由拙劣變的純熟,
一開始可能只是照本宣科的把書裡的文字表達出來成為冗長的故事,
接下來開始學會斷章取義,帶觀眾以光速走過整本書,像是一開始的哈利波特,
但慢慢的,電影開始懂得如何發展出自己的生命,有時甚至活得更精彩,
想是購物狂的異想世界、暮光之城、以及姊姊的守護者。

其實這不是我意料中的事情,在小說看到一半就先去看電影,
然而現在想想,這似乎是最好的安排,
讓我不至於catch不到電影開頭鋪陳的用意,卻又不用看到我很賭爛的結局。

電影一開始的手法就跟小說一樣,以不同人的視角時光交錯講述故事的緣起,
然而就在我小說看到的段落附近,電影與書本開始分道揚鑣,走出各自的道路。

當小女孩還在自述時,這部電影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個包裝了一層糖衣的苦澀,
底下藏了很多黑暗、不堪、難以忍受的事情,但表面卻用愛與微笑來掩飾,
我一直無法真正快樂起來,因為我看不到真正的快樂,一切都只建築在岌岌可危的基礎上,
電影的表相讓整個故事看起來更為陽光,但書裡卻揭露了更多赤裸的真實,
於是…電影成了這本小說的糖衣,看來如此溫暖卻又無法掩飾底下的虛偽。

就如同一開頭所說的,電影是門精煉的藝術,
於是它將書中少數精彩的回憶抽出,用明亮的色彩塗鴉,脹滿了悲傷間的空隙,
然而在你真正看書時,卻想像不到那快樂的光頭母女組合是多麼快樂,
那短暫的浪漫是多麼甜蜜,這些片段似乎只是作者為了不讓小說太灰色所點綴的色彩。

有一種悶悶的感覺,什麼被壓在底下出不來的感覺,
看到電影中段,隱約明白一切事情的真相,明白為什麼看小說時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有種被電影破梗的感覺,朋友說我的感覺太可笑,畢竟不論先看何者,這個梗遲早要破的XD

有點可惜的是坎貝爾這個角色被邊緣化了,而他的舊情人茱莉亞整個消失,
當然,這算是另一個完整的支線故事,被裁撤也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只是覺得他可以佔有更重要的地位,表現出更有深度的內心戲,
畢竟每個人的心中都背負了太多太多,不是光憑表面的兩三句耍嘴皮子就可以讀出的。

傑西的黑暗面在電影中被淡化許多,不知道該難過還是開心,
並不忍見到這樣一個孩子遊走在黑暗邊緣,卻又更不忍他再次的被邊緣化;
不是很懂他撕畫的用意是什麼,這是以另一種角度表達let go嗎?
他在這整個故事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一個無能為力的旁觀者嗎?
有時候…我想這比身在其中的受苦者還難受吧…我十分了解這種矛盾無力的感受。

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類型的故事中,理智的總是父親,而媽媽一定要扮演偏執狂的角色,
努力的把沉重的愛灌到孩子身上,強迫他們接受,並覺得他們若不接受就是不知感恩,
但…這一切的一切是由誰決定的?父母真的知道孩子要什麼嗎?或這一切只是父母想要的?

不太能認同媽媽角色的我被朋友曉以大義一番,
但我卻只能苦笑,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執著造成了多少痛苦,
當我們堅信著自己是為了愛、為了對方好的同時,
有沒有想過所謂好的定義在對方眼中是什麼呢?
讓你施展能量的對象自己選擇他是否要接受吧!!畢竟這是他的人生,不是你的…

兩個本質上相同卻又完全相反的結局,我自然是支持前者,
至少每個人都適得其所,走向他們預設的方向,
以戲劇化的方式teach everyone a lesson我並不認為是個好方法,
如果能單純只是讓負荷多年的執著再也找不到依附點,前方的路便能立即豁然開朗了吧!!

我無法讓自己執著的依附點消失(雖然我很想,而且用盡各種方法),
但交錯的視角讓我能慢慢鬆動那份連繫,不再只把攝影機鏡頭對準一個方向,
等到我學會分鏡的技巧,並能自在的切換視角時,也許我就可以開始剪輯自己的人生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電影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