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Fake

聲明: 這事一篇掛羊頭賣狗肉的網誌
 
花了兩三個禮拜,總算把Randy Pausch的演講看完,
真的很instpiring,內容及呈現方式非常生動活潑,他可以說是live a life的最佳代言人。
 
裡頭提到Head Fake這個詞,有點像是中文的掛羊頭賣狗肉,朱學恆翻作隱藏真相,
因此,接下來寫的東西…其實跟我要寫的東西一點關係都沒有。
 
上個禮拜跟了三個男性朋友聊天,問他們一模一樣的問題,得到了三個答案,
1. 你很優秀
2. 你很精明
3. 你很有自己的主見想法
 
看起來我真的是個時代新女性,不是嗎?
 
其實我一直存在著許多疑惑,到底人是要改變自己好還是堅持自我好呢?
"為了達到目標,所以要改變自己";"為了堅持理想,所以決不妥協",
兩個理念看似都沒有錯,那麼到底誰才是對的呢?
 
毫無疑問的,我選擇後者,雖然自己曾經嘗試前者,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有一種觀念,
"人不該為了另一個人或另一件事而改變自己,除非這個改變是自己想要的",
當然,有時候自己想要改變的動機不夠,會借助外界的力量來拉自己一把,
但如同那個國中課本誰誰誰(是胡適嗎?)說過的,那只是個工具,不是目標,
當目標達成後,就不該再依賴這個工具了。
 
我想自己應該是個運用工具的高手,
常常很多事情沒有辦法用自己的力量達成,就會借助外界的回饋來增加自己的動力,
例如,有時候對一件事情不是很滿意,想要釋懷卻又沒辦法,
所以先強迫自己對這件事情說些好話,抱持正面的想法,
接著,旁邊的人也被自己感染而給予這個事件好的評價,
而我再藉由這些外界的回應來說服自己這件事情的確是好的,讓自己心服口服。
 
這個方法在面對負面的情緒時似乎無往不利,但也仍會有副作用的時候,
一個存在我心中近五個月的困擾,一直想放掉卻沒有辦法,
現在正好有個大好機會,可以讓我把思緒完全投入另一件事情中,把自己從泥沼中抽離出來,
不過,才短短沒幾天,已經產生了嚴重的副作用–退化。
 
一個很熟悉的自己逐漸回來了,
這個自己有著一個非常個人的世界,在裡面非常的悠然自得,
她透過一個透明的防護罩看這個世界,雖然覺得有些隔閡,卻也不想突破這道薄膜。
 
老實說,有些害怕,雖然知道已經改變了,不可能跟以前一樣,
但終究擔心那些我不容易得到的會再度失去,而事實上已經真的開始失去了;
當人一無所有時是無所畏懼的,恐懼是在擁有以後才開始的。
 
以前曾經有個人說我"用溫柔的口氣說出殘酷的話",現在自己終於體會到這種感覺,
跑去洗手間耍自閉了兩次,突然想到前兩天詐欺花美男中的一段對話,
"交心會讓自己變得軟弱",我已經把自己的心開得太久了,現在大概只有一件事能讓自己堅強起來了。
 
很想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不知道如何是好,還是太過無情,
其實也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早在五個月前的那個晚上就有過類似的疑惑。
 
這時候會很懷疑…look on the bright side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因為一直看光明面,所以把負面的情緒一個個轉化掉,卻也因為這樣而無法放手,
就像自己很想買一個東西卻沒有錢,所以會對它日思夜想,
即使知道這個東西不是最好的或最適合自己的,但就是喜歡,也沒什麼理由讓自己不想買,
除非,有一天看到另一個更愛不釋手的東西,或是有一天,找到了讓自己不想買的理由…
 
我很努力的找這個讓自己不想買的理由,可是我並不喜歡接連而來的負面情緒與想法,
因為要讓自己不想買,所以逼自己看到這個東西的缺點,抱怨這個東西,討厭這個東西,
可是…自己本來是喜歡這個東西的…為什麼非得要搞成這樣呢?
難道沒有可以在不破壞自己對這個東西的看法下,弭平心中慾望的方法嗎?
 
也許有,靠自制力,靠自己對自己的承諾,
但如我所說的,自己的power不夠,沒辦法獨力達成目標,一定得要靠工具,
即使知道這可能是個飲鴆止渴的方法,還是只能試一試;
兩個生活,對我來說是兩種極端,既然一邊目前遙不可及,那麼就奮力盪到另一邊去吧!!
 
Do you see what the head fake i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Head Fake

  1. Lillian 說:

    真剛好,我現在又遇到類似的狀況了…只是這次我並沒有很想買這個東西,但這東西卻還會掛在帳上一陣子…導致我想直接閃人都不行
    我陷入了同樣的狀況,明明感覺很不舒服,可是又不想把關係弄僵,所以要自己look on the bright side,然而上次我就是看太多光明面,把自己騙的太慘才無法自拔…這次很不想這樣,畢竟這件事情很容易損己傷人,而我再也不想拖任何人下水了
    當然,從當年把心閉起來後,又努力了好幾年,最近才把心再次打開,所以我不會傻到再次 “關心",當然也不會像上次一樣想用另一個極端的生活來麻痺自己…那只是暫時的止痛藥,後遺症很大…那麼…現在我該找什麼新方法來解決這個舊問題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